正值美國政治真空期間,談判長達8年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已於11月15日完成簽署。亞太15個會員國覆蓋了91%的產品關稅削減、電子商務和原產地規則等互惠措施,總人口達22.7億,GDP達26兆美金,占當前全球總量約3成,出口總額達5.2兆美金,成為當前全球最大自貿區。

RCEP的形成,或將影響亞太貿易結構與外人投資(FDI),然而對於亞太供應鏈正在調整布局的大趨勢,影響不大。主要係在大背景不變的前提下,受新冠疫情衝擊與美國加徵關稅與技術管制等限制,在陸台外資尤其是科技廠商,有其遷出供應鏈的壓力,並形成產線分流管理的模式,預期即使拜登上台,仍將持續科技管制作為,那麼供應鏈移轉的趨勢就不會停下,RCEP是否形成影響不大。

尤其疫情後,各國均體認到供應鏈自主安全的重要性,避免過度集中於單一市場。加上中國大陸近來經營環境轉變,以及內部產業升級壓力提升,已逐步將勞力密集、資本支出大但附加價值較低或高汙染的產業外移,再加上中國人口快速老齡化,年輕人力多不願投入傳統製造業,使得大型製造業在陸生產日益困難。預期RCEP的形成,又將進一步加快產業外移現象。對在陸台商來說也是處於同樣處境,其常見的兩頭在外貿易模式,近年多已將低階製程移至境外(多集中在東協地區),製成品再回售至中國大陸市場。這種模式更多見於無根台商,預期未來RCEP生效後,會有更多台外商自中國遷出,移至東協相對低成本地區進行生產,再利用關稅優惠回銷中國。

上述現象,亦具體展現在近年東協吸收日本、韓國和台灣投資金額日益增加,規模已經超過台日韓對中國大陸的投資規模。在此趨勢下,東協得益於台日韓的大量投資與技術挹注,得以快速提升其製造業聚落效益的同時,也能運用人口紅利形成龐大市場。

美中貿易戰持續加上全球疫情加劇,國際情勢仍然紛擾。觀察RCEP成員國立場並不盡相同,之間存在諸多矛盾。除了中國與澳洲的經貿糾紛未解外,日本提出「供應鏈強韌性倡議」(SCRI),擬與印度和澳洲成為聯盟合作夥伴。另有「五眼聯盟」的成立,主要關切解決重要物資供應鏈過度依賴中國的問題,成員包括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以上或突顯RCEP會員國之間的互信度可能不足。

最後對應RCEP的形成,台灣仍應把握亞太供應鏈重組機會,提升企業在國際與區域中的角色,正如當前經濟部的政策思維,將原本以追求CP值(Cost Performance,成本效益)的目標,提升到追求TP值(Trust Performance,信賴效益;Taiwan Performance,台灣效益),讓世界各國肯定台灣製造,認同台灣優質生產,可以提供讓客戶信任的產品。同時結合新南向政策,強化創新連結當地區域市場,輔導並爭取海外台外商在台成立創新中心,以資本、人才培訓鏈結,掌握供應鏈移轉後的新南向地區商機。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長)

#RCEP #供應鏈 #亞太 #台灣 #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