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即將去職的美國國務卿發出了驚天之語,「台灣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看來是要根本否定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結果,觸動了敏感的美中台關係。照理說,聽到這樣的論調,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應該歡天喜地的慶祝一番,想不到卻是低調到不行,只能重申老掉牙的「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在太平洋的彼岸,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都講得這麼直白了,國務院卻也趕緊出來打臉自己的國務卿,聲明繼續執行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只有獨派人士跳出來痛批小英政府軟弱無能,不敢接招。「一中原則」如果對台灣是只有百害而無一利,為何民進黨不敢大方附和美國國務卿的說法?大家都糊塗了,到底台灣是要一中原則,還是徹底否定一中原則?

其實,「一個中國」的原則是有生命的,會演化的,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機能。1971年的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成為中國的唯一代表權,從此以後也成為中共在國際間主張「一個中國」的重要依據。從那時候開始,台灣在國際的外交戰線上就節節敗退,雖然各個國家和中共的建交公報用語都不盡相同,有的說是承認(recognize),有的說是注意到(acknowledge)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基本在一中的原則上都有或多或少的表態,在那一段雪崩式的外交挫敗中,「一個中國」就像緊箍咒,讓台灣在國際社會上逐步被孤立,不但邦交國減少,也從一個又一個國際組織中退出。在美中三公報中,《上海公報》和《建交公報》都提到了一個中國的原則,美國政府不是不提出異議就是認知到一個中國,從此以後,美國就以自己的一個中國原則來處理美中台關係。這時候的「一中原則」基本上對台灣的對外關係是非常不利的。

但是隨著兩岸關係逐步緩和,民間交流漸趨頻繁,一中原則有了巧妙的變化,其中最經典的當然就是九二共識了。在我方的解讀,九二共識是兩岸對一個中國的政治內涵存在各自表述的空間,所以我們就說這是「一中各表」,當然大陸並不認同這樣的解讀,不過雙方都有默契各說各話,也就是有了這個模糊的「一中原則」,兩岸簽署了ECFA、台灣也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了世界衛生大會(WHA)、更曾應聯合國專門機構「國際民航組織」(ICAO)理事會主席的邀請,以特邀貴賓的身分參加ICAO第38屆大會,這是我國於1971年失去聯合國席位到2013年,首次獲得正式邀請參與ICAO的會議。因此,隨著時空環境的變化,一個兩岸各自表述的「一中原則」居然還扮演起讓台灣重返國際組織的功能。來到這個階段,「一中」到底是害台,還是愛台?其巧妙之處,就看是否操作得宜。

然而,自從小英政府2016年上台以來,全盤否認了九二共識這個無比好用的模糊論述,只要一聽到「一個中國」就大力反擊,結果失去了外交的迴旋空間,於是WHA和國際民航組織的會議,我們都被拒於門外,即使動員再多友我的國際人士替我們發聲,也都無濟於事,聯排上議程討論的空間都沒有。馬政府下台時,留下最好的資產就是,用創造性的模糊搭起了兩岸溝通的橋梁,尤其,國際關係一向是在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之間擺盪,現在的小英政府將台灣人對國際社會的期待,已經提升到無限制地追求理想主義,也就是不斷以大內宣將台灣意識無限上綱,結果也只換得美國空洞的支持,台灣花大錢買軍火,開大門迎萊豬,最終一位即將下台的國務卿信口開河,再將台灣進一步推到兩岸衝突的最前線。

日前《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完成簽署,涵蓋包含大陸在內的15個國家,成為目前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遺憾的是,台灣並不在其中。也許經濟部評估這項協定對台灣的影響沒那麼大,但畢竟在一個亞太區域的經濟協定中,台灣被排除在外,當然也是一個挫敗。少了「一中原則」,兩岸少了模糊的緩衝空間,直接硬碰硬,結果可想而知。從現在的時空看來,「一中原則」究竟是害台,還是愛台?如果我們是從小英踏實外交的結果來看,答案應該很清楚了。

#台灣 #一中原則 #一個中國 #一個 #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