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畫靶射箭的審查機制下,中天新聞台被關台的結果並不讓人意外。有意思的是,7位NCC審查委員像黑社會簽下投名狀一般地全票一致通過,這不僅是這7位委員生死與共,還代表著連同全台灣人民都被綁在一列權力失控的失速列車上,奔向渾沌混亂的深淵。

有人說民進黨是黨國體制復辟,可是在許多黨國體制中,黨國有一套清楚的目標與價值,為了達到那個目標必須集中資源,犧牲小我,所以領導階層在必要時也要表現出某種程度的一致性。「清廉、勤政、愛鄉土」、「追求百分百的言論自由」是過去民進黨人喜歡掛在嘴邊的口號,長久下來,給人一種「理念型政黨」的錯覺。

但是從民進黨第一次執政開始,陳水扁的貪汙腐敗、公器私用就已經自毀「清廉勤政」的招牌。第二次執政更多次出現政策髮夾彎,不斷地否定在野時所標舉的立場。國家名號隨著各種政治需要變化,以台獨主張自我標榜,卻又跑去跟美國人說「瘋子才會搞台獨」。爭取言論自由起家,現在又踐踏言論自由。不斷的昨是今非、言行不一,到最後根本搞不清楚這個黨的立場與屬性和那些威權體制的政黨有什麼不同,這個黨不再相信理念與價值,只相信權力。理念會限制自己的行動,但有了權力就可以顛倒是非,說黑即白。

民進黨還有一項過去國民黨所沒有的強大武器,那就是網軍,有了源源不絕的網軍,國民黨的「黨國」顯得不夠徹底,軟弱無能。網軍成為我們這個時代最有效率的思想員警與職業學生。當民進黨說黑就是白時,網軍就有這樣自覺的忠誠。

為什麼網軍這麼有效率,如此忠誠。因為這20多年來的教育給他們一種世界觀,用新的敘事方式和語彙接續舊時代的信念、趣味和思想狀態。這種思想狀態有效地產生喬治歐威爾所說的「犯罪停止」的作用。他說:「犯罪停止的意思就是指在產生任何危險思想之前,出於本能地懸崖勒馬的能力。這種能力還包括不能理解類比,不能看到邏輯錯誤,不能正確了解與黨的原則不一致的最簡單的論點,對於任何可以朝異端方向發展的思路感到厭倦、厭惡。總而言之,犯罪停止意味著起保護作用的愚蠢。但光是愚蠢還不夠,還要保持充分正統,這就要求對自己的思維過程能加以控制」。

所以當出現提供比較、指出邏輯矛盾、立場與黨不一致的言論,或是像柏拉圖「理想國」中洞穴的比喻,有人告知外面的真實世界,就必須予以消滅。尤其來自簡單乏味的生活所產生的不滿,被有意識地引導到向外發洩出來,敲敲鍵盤、轉轉文章,在仇恨中找到存在感。

在民進黨堅壁清野地整肅異己並且有網軍支持下,民進黨與網軍的權力已經失控,出現互相挾持,甚至融合為一的情況。這已經嚴重影響政府的行政紀律、決策品質與思考空間。在缺乏制衡的情況下,權力如猛虎出柙;在無能對外發動戰爭的情況下,必須不斷從內部尋找敵人滿足權力的嗜血性,這就是權力的邏輯,會擴張到無法擴張為止。今天是中天,明日稍有不慎或不從,又換是誰?

(作者為退休大學教授)

#權力 #網軍 #民進黨 #言論自由 #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