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RCEP的簽署及川普連任失敗,美國是否重返CPTPP重新領導東亞經貿與地緣戰略,立即成各方關切議題,沉寂一段時間的區域經濟整合問題也重新獲得市場青睞。轉折並不令人意外,拜登競選期間已多次在競選演說中強調,將揚棄川普雙邊經貿談判策略,重回多邊架構下的自由貿易體系,川普退出TPP、擱置美歐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定(TTIP)等決定,可能全面翻轉。

面對國際經貿情勢丕變,市場普遍認為,不只有利全球經貿加速復甦,也可能改變中美對抗的局面。

中美兩國的競合態勢,有可能在美國重返CPTPP後,重新回到歐巴馬時期兩大巨型自貿協定的競合狀態。大陸也無意和美國進行集團式對抗,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日前在APEC領袖峰會中透露,中國加入RCEP後,將考慮加入CPTPP。

外界並不看好大陸加入CPTPP的可能性,認為表態性質居多。有專家學者指出,大陸加入CPTPP不如想像中容易,甚至認為大陸不自量力。主要原因在於CPTPP相較於RCEP,是一個高規格、高標準、高度自由化的自由貿易協定,以現在大陸的經濟體制與市場開放程度來看,離加入門檻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尤其是在國企補貼、電子商務、勞工權益等方面,恐怕連基本門檻都跨不過去。如果大陸硬要加入,勢必進一步開放市場,可能對大陸內需產業帶來嚴重負面衝擊,絕非北京所能接受。

乍聽之下這些論點很有道理,但實際情況真是如此?

以國企補貼為例,批評者多認為大陸國營事業,不管是從規模或政府股權控制來看,都明顯構成市場不公平競爭,有違CPTPP精神。但根據CPTPP「第17章政府控制事業及指定的獨占企業」專章說明,CPTPP並沒有禁止設立或維持政府控制事業(SOEs,即國營事業)。

也就是說,判斷是否構成不公平競爭,並不是以國營事業規模或股權掌控為依據,而以是否提供非商業手段援助,致使其他成員國國內產業受損來認定。更何況,專章最後還有提到「例外規定」,允許成員國可針對其個別情況,擬定適用例外規定之事項列入。例如,越南、馬來西亞及墨西哥等CPTPP成員國在加入時,就分別在國營事業專章獲得例外待遇或被允許降低門檻。既然有例在先,大陸提出申請時,當然也有機會比照辦理。

另一方面,CPTPP市場開放標準比TPP降低很多,一些標準過高的爭議性條款,於美國退出後已暫時擱置,大陸加入的難度隨之降低。換句話說,如果CPTPP成員國真的希望大陸加入,基本上有爭議的條款都可先行擱置,等加入一段時間後再經由談判協商,慢慢調整。目前CPTPP就採取務實策略,不求一次到位。

再就市場開放可能衝擊大陸內需產業來看,外界其實多慮了。市場開放原本就是當前大陸重要既定政策,趁此機會,倒逼市場開放,進而帶動內需產業升級轉型,何樂不為?何況市場開放過程中,導入的不只是資金與市場,還包括高階人才與技術,這是大陸最需要的。

總的來說,大陸加入CPTPP,關鍵還是在於自身市場要不要進一步開放的問題,而不是外在環境或內部體制的因素。

畢竟現在CPTPP是由日本主導,而日本首相菅義偉已表示,做為明年CPTPP輪值主席國,日本的目標是讓CPTPP規模更大,以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願景。在與王毅碰面後,菅義偉這段話意在呼應大陸加入CPTPP的訴求,現有成員國對大陸的表態多表贊同,特別是與大陸本來就已簽署FTA或RCEP成員國,基於大陸市場進一步開放的考量,都沒有理由反對。

加入CPTPP,大陸讓利一定比RCEP多,就如同習近平所說,亞太經濟合作從來不是零和博弈,而是可以互利共贏的機制。如果透過區域經濟整合,可以創造更大的利益,個別國家的小利根本無需在意。正所謂吃虧就是占便宜。更不用說,加入CPTPP,不只能夠倒逼大陸加速市場開放,還可強化大陸全球經濟的領頭羊角色。加入CPTPP、推動亞太自由貿易區是北京實現2035年中等富裕國家必由之徑。

#旺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