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基金截至今年10月底累計虧損418.8億元,收益率負0.98%,其中光9月分就賠掉749億元;此時,更傳出勞動部勞動基金運用局國內投資組前組長游迺文透過勞動基金下單拉抬特定股票,以高於市價的價格,持續對特定股票高掛委買單,事後收取交際費及賄款弊案。這個事件到現在看起來都還是怵目驚心,金額之大與影響之廣都令人大感意外。

截至今年10月底,整體勞動基金規模高達4兆4500億元,其中新制勞工退休基金2兆6600億元、舊制勞工退休基金8949億元、勞工保險基金7344億元與就業保險基金1360億元等,勞動基金運用局每年管理的基金規模還持續穩定以每年千億元以上的速度增長。管理這麼龐大的資金,內部控制與公司治理尤為重要。

從游迺文涉嫌受賄並勾結業者共同炒股來看,顯然監管內控機制大有問題,勞動部雖一直強調是今年主動查核發現,但游迺文與業者往來密切傳聞多年,106年上半年就出公文要將他調離現職,轉任風險控管組,可公文上報就沒有下文,才讓游迺文能持續拿基金的錢炒股9年,這暴露出涉及弊案可能不是只有游一個人。勞動部公司治理與內部控制的能力令人搖頭,更將面臨廣大勞工嚴重的信任危機。

為挽回聲譽與信任危機,勞動基金運用局破例於12月1日主動發布今年11月績效,單月大賺2300億元,讓勞動基金由虧轉為大賺近1900億元,基金績效猶如洗三溫暖。

但勞動部的做法不過是緣木求魚。一個國內投資組組長怎麼可能隻手遮天?除了已知委外投資證券業者寶佳投顧外,難道沒有其他勞動部高層人士知情、甚至涉入?

其他知名鉅額弊案,例如,日本大和銀行紐約分行員工井口俊英身兼二職,一方面做債券交易員,另一方面又監督自己,球員兼裁判在11年內偽造3萬多筆的交易記錄,以隱藏超過11億美元的虧損;霸菱銀行李森事件;1995年楊瑞仁偽造面額387.55 萬元商業本票詐取98億元資金事件等,這些案件都是因為公司治理與作業風險控管不當所造成。

這些弊案本身並不可怕,因為在過程中會有許多蛛絲馬跡可以預防與矯正,只要做好評估與規畫,就能控制可能發生的危機,並將可能傷害減至最低,真正可怕的是管理者的怠惰與不作為,甚至是掩耳盜鈴及自欺欺人。

勞動部若真的有心要重塑誠信與安全形象,應該即刻啟動行政調查,並在立法院公布勞動部各大基金實際操盤人、委託的證券與投信公司名單、持有的標的物等,找出其中缺失、陋習與改善方向,向廣大勞工說清楚、講明白。

更重要的是,落實公司治理理念,內化為勞動基金運用局每位管理者心中的一把尺且奉為圭臬,同時建立一套有效的風險管理機制,以內控程序做好風險管理,並透過持續不斷的改善、監督、與學習,如此才能避免危機的產生,確保勞工的權益。

(作者為國立空中大學商學系兼任講師)

#勞動部 #弊案 #勞動基金運用局 #游迺文 #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