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許民主自由、開放多元,是一個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可以依據自由意志做判斷、採取行動的社會。一個容許自由選擇的社會,從家庭、各式各樣團體組織到國家層級,沒有誰可以說了算,爭辯是必要過程,有時還會非常激烈。

威權時代,投票只是形式,選舉結果可以預測,重要選舉支持率超過95%是常態。台灣民主化後,政黨競爭激烈,投票結果經常讓人跌破眼鏡,勝負差距往往一線之間。2004年大選陳水扁只比連戰多出2萬餘票,非常驚險。

台灣民主已落實到草根,所有政黨、政府機關、公法人組織、人民團體,內部無不競爭激烈,但人們習慣藉投票解決紛爭,即使過程火爆,票數差距在伯仲之間,投票結果卻受到尊重。

在民主法治國家,大法官是「憲法守護神」,屢有大法官不惜得罪當道,選擇站在民主法治立場,做出與當權者意志相左的解釋。1996年副總統連戰兼任行政院長,雖有前例可循卻引發憲政爭論,當時大法官做出419號解釋,認為不合宜,迫使連戰辭去閣揆。

今年6月蔡總統提名4位新任大法官,民進黨立院黨團強行通過同意權投票,蔡總統任內提名的大法官人數達到11名,超過大法官總人數的3分之2。加上3月間發生大法官呂太郎被蔡英文總統叫去總統官邸「訓斥」事件,大法官會議的獨立性開始受到檢驗。

即使如此,不久前大法官解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與黨產會組織合憲,仍有7位大法官提出「部分協同意見書」,4位提出「部分不同意見書」,並未出現「一面倒」情形。

NCC審中天新聞台換照,竟出現7:0的投票結果,NCC委員比中共還團結,背後沒有力量在操控嗎?又是誰在操控呢?不值得追查嗎?

#大法官 #投票結果 #連戰 #一個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