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8年的談判,RCEP的亞太區域15國上月完成了簽署儀式可謂是人類經濟史上天時地利人和、風水輪轉的重大螺旋牽引,也如同陰陽平衡的永續發展邏輯,將是一個來日終結的起始點。亞太地區的經濟整合自屢經波折,無非是合縱連橫、信心建構、權勢變動、現實利益、輕重度量的循環體。中美霸權的競逐下,川普總統唯我獨尊地摒棄了美國多年經營的全球WTO體系及TPP複邊體系,第一天上任立馬退簽TPP,不但破解了布希及歐巴馬總統「抗中排中」的布局,反而造就沒有美國的CPTPP 冰凍了「美霸條款」、 也凸顯了RCEP 「特殊與差別待遇」的特色。

儘管評議者宣稱RCEP並非是「高標準」的區域協議,但是它代表了全球3成的經濟成長動力,而區域內貿易量業已超過與歐美區域外貿易量的總和,一旦通過了「6個東協國+3個非東協國」的國內立法,區域內產業的商機便會大幅提升,諸如東協將成為中國大陸最大的二手車市場,日本外銷大陸的產品將由當前的8%擴增至86%零關稅等。RCEP對於去年自行退出的印度保有了「隨時歡迎重返」的大度。印度由於國內政治的考量,深恐加入RCEP後會加劇惡化與中國大陸既有的貿易逆差之說詞,即便無可厚非,或可作為「以退為進」之布局,但似乎也彰顯了印度未能善用「特殊與差別待遇」條款的靈活談判。

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後對於CPTPP的態度已成為區域內智囊的飯後茶餘話題。有些認為CPTPP的11國不應設下先例,任憑美國「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有些認為2022年美國國會期中選舉前拜登不可能冒犯鋼鐵與紡織各州選民,因而重返「TPP蛻變的CPTPP」將不會在選前發生。如何設下美國向來標榜的「高標準」,是否、何時及如何歡迎美國「回歸」也是CPTPP成員即將面對的難題。對於拜登總統已承諾返回白宮第一天即將簽署氣候變遷條約,亞太區域各國延頸企踵地拭目以待,並對美國的全球化進程有高度的期許。

中國在簽署RCEP之後,習近平總書記也在APEC年會上表達考慮參與CPTPP的可能性。對於向來高舉「開放性區域主義」的亞太區域領導願加入,參與各種形式的區域組織建構原本不足為奇,而時值美國總統交接空檔期,勇於面對外界視為對中國極具挑戰的CPTPP(尤其是國營企業以及勞工條款)之參與,各國當表歡迎。

法規的制定在全球化過程中象徵著領導的視野與高度,以及解決問題瓶頸的能力。區域整合是全球化的催化劑,而非抑制劑。有智慧的鞋匠絕不可能強求削足適履的「高標準」,而是如何客製化舒適合用、可走長路的寶鞋。「特殊與差別待遇」便是區域整合與重啟僵化WTO改革,趨於全球化的成功秘訣。廣納百川匯為大海也將是區域與全球組織延攬新會員的最佳範例。管子的「七法」對於致力於建構國際間法規謀和的策士而言,當可服膺為至寶:天下均有的「則」、分門別類的「像」、斟酌尺度的「法」、漸順服習的「化」、予奪利害的「決塞」、厚施誠恕的「心術」以及剛柔虛實的「計數」。(作者為亞太論壇成員、台灣經濟研究院顧問、台灣綜合研究院顧問、健康亞洲策略長)

#詹滿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