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全國台研會會長戴秉國突然卸任,由曾任全國台聯會長的汪毅夫接棒,判斷台海情勢可能稍微緩和,以及應對西方對中共圍堵,大陸所作的因應。

觀察此次人事異動,與其討論汪為何接棒,更應該先看戴秉國為何卸任。過去兩年在川普政府帶頭抗中下,全世界的反中氛圍已形成一定氣候,許多歐洲國家也都在修法,因應大陸在經濟、科技、軍事等各方面的迅猛發展。

戴秉國官至副國級的國務委員,曾任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是大陸資深且重要的外交官員,歐巴馬時代,曾多次參與中美經濟戰略對話。在此項人事公布前,他曾於10月27日參加中國社科院舉辦的一場中日關係座談,11月20日參加中印高級別二軌對話,在大陸官媒的報導中,都僅提到戴是「前國務委員」,沒有提全國台研會長的頭銜。

可見面對複雜的國際政治挑戰,戴秉國早就先被派去「忙別的」,正式離開台研會,可視為大陸要借重戴秉國對歐巴馬時代閣員的熟悉,和外交及對美長才,處理拜登新局及更棘手的西方圍堵挑戰。

再看汪毅夫,他曾任大陸全國台聯會長、台盟中央常務副主席,祖籍台南,出身廈門,還是習近平擔任福建省長時的副手,除了兩岸關係,汪對台灣的歷史和民情也有很深的鑽研,時常發表小品或散文,感性介紹台灣。

拜登即將上台,一般認為中美緊繃關係會稍微緩和,連帶兩岸關係也能因此減少些對抗,讓汪毅夫任台研會長,也能為兩岸經濟社會要如何推進融合發展,多集思廣益。

#快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