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0日,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簽署72周年的「世界人權日」,這一天將近有20位當年積極支持「黨外運動」的人士,在立法院群賢樓門前召開記者會,對蔡政府進行「人權體檢」,與會人士批判的面向非常廣闊,由萊豬、軍購、大法官等等,處處顯示今天執政的蔡政府正在快速地「法西斯化」。

其中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關中天新聞台」案。NCC審議委員全數通過此案,表示這個原本應獨立運作的機構,跟民進黨執政後刻意成立的促轉會、黨產會一樣,已經成為蔡政府排除異己的「血滴子」。

而且連司法也已經淪為蔡政府的禁臠。今年8月,大法官會議宣告《黨產條例》的爭議「全部合憲」,表示我國憲法體制內應有的獨立思考,已經淪為只會向蔡英文輸誠表忠的「綠衛兵」。

最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四大理由,駁回中天不服NCC裁決聲請假處分案,首要理由竟然是「媒體應受政府監督」,在民主社會中誰都知道,只有媒體監督政府,而沒有政府監督媒體這回事,顯示民進黨政府已經把司法權「收編」成行政院的附屬單位。這是蔡政府既收編立法院、考試院和監察院之後,又一次「偉大」的作為,讓民進黨人可以對蔡英文歡呼:「法院也是咱們的啦!」

號稱「人權鬥士」的陳菊出掌監察院之後,對於蔡政府這一系列的倒行逆施不但不發一言,而且還在世界人權日宣布在監察院內成立「國家人權委員會」,表示「菊姐」正在努力地替「英妹」布置「廁所裡的花瓶」!陳菊難道忘了當年她也是美麗島事件的受刑人?難道忘了他們當年不惜生命所爭取的自由民主價值?為什麼一旦得勢卻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

當「五權憲法」已經給搞成行政院「一權獨大」,行政院長蘇貞昌一聽到外面有什麼風吹草動,就要立刻表態:他跟蔡英文的互動「剛好把憲政體制發揮得淋漓盡致」,自己絕對沒有「背後開毒口」。蘇貞昌何等強勢?卻要在大庭廣眾前如此低頭。這難道不表示:蔡政府已經變成了「一言堂」?

當年鄭南榕自焚時,黨外雜誌詳細報導他的死是為了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他也的確以言論自由而殉道。不久前,孫姓老翁在中天電視台門前自焚,綠色媒體幾乎都噤聲不語。所以大家只能私下走告:如今台灣人民心中已有新的「小警總」,當心自己講的話「朕難容」!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蔡政府 #當年 #監察院 #人權 #難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