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危機期間,病毒嚴重影響人類生活,創造很多的「新常態」,過去的一些行為模式,回不去了。幾次跟朋友的交換心得,發覺距離、教育、開會之間的關係要重新定義。

今年以來,全球各地的辦公室和學校暫時關閉,促使視訊會議、遠距教學瞬間暴增。過去推廣這些不在場的會議、教學,大家都有千百個理由抗拒。但疫情期間,使得原本沒用過或不熟悉的人,通通被趕鴨子上架,不得不在最短的時間內,學會使用各種軟、硬體設備及視訊會議或教學軟體。結果有些人一試成主顧,回不去了。

首先,因為科技進步,傳輸速度大增,畫面的品質、通話的清晰度都越來越好,加上還有大螢幕的電視、投影,分割畫面。軟體越做越好,不但上線的人數可以大量增加,每個參與會議的人都有可能現身在眾人面前,大家都有親臨現場的感覺。大公司業務或董事會在需求下須使用,愈來愈多的新創、中小型企業則在沒有固定會議室的情況下,零碎空間也拿來運用。例如一小塊空間的懶骨頭、會客室,乃至茶水間,只要架得起電視環境與網路,都能拿來做為視訊會議使用,都可以即刻連線開會。

對公司而言,過去商務旅行,要花大錢請同仁出差,去拜訪、看現場,回來再整理,做成簡報再跟高層報告,曠日彌久。現在網路連線,天涯變咫尺,請對方直接在現場連線、解說,會議室內同仁可以直接看到現場的狀況,有需要還可以鏡頭拉近放大,例如機器瑕疵、儀表狀況等等,技師可以遙測、修復,突破過去的想像。比爾‧蓋茲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指出,「COVID-19帶給人們生活上很大的改變,預期大流行結束後,超過50%的商務旅行和超過30%的辦公室時間將會消失。」因此,大家要有心理準備,未來商務旅行會大大減少。

另外,縱然年輕人身體抵抗力好,學校學生聚集卻也是病毒傳播的溫床,因此學校停課下多採遠距授課。視訊教學以學生上課來講,分割畫面一方面可以看到老師的講解,另一方面呈現黑板或簡報,可以清楚地知道授課內容。這甚至比在現場有時坐得遠,看不清楚簡報上面的字,還更好。

記得小時候有個作文題目:假如教室像電影院。同學往往會很興奮地振筆疾書,因為過去上課就是在教室中聽講抄寫,遇到能夠生動活潑講述的老師還好,如果遇到照本宣科,語調低沉無趣的老師,那上課真是折磨。因此假如教室像電影院,就很有得想像。

然而今天的教室,藉由老師的簡報,穿插播放影片,幫助學習,教室老早就可以像電影院。可是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互動,效果就不會很好。這也是過去遠距教學、函授最大的問題。學生有沒有在學,不曉得。學生要問,沒得問。那就失掉「學問」的教育功能。

拜會議軟體進步之賜。遠距之下,學生是否認真上課,已可觀察,甚至可以互動。老師可以在上課直播下,立即測試學生的反應。請學生在留言板上表達聽懂的打「Y」,不懂的打「N」,贊成的「+1」,反對的「-1」,也可請學生簡單的陳述。學生要提問,或是請老師再說明,再簡單不過。這可能比在教室上課還更熱絡。

如果非直播下,還有個很大的好處是可以隨時停下來,做其他事或思考,也可以反覆看內容,聽老師的講解。熟悉的可以快轉跳過,這對學習者而言,真是方便。

對老師而言,簡報影片製作可以做一次,多次使用,或只要每次上課前小量的修改,省去備課的麻煩。上課時間在播放影片時,觀察學生的學習狀態,或可以藉此來休息,這對老師而言也是好事。

我有個朋友,早年他在某一技職學校服務,上課最常講的話是「不要講話」。若有學生睡覺,不吵鬧,他都很感謝。後來有了手機,一般上課就安靜多了。但看到學生不專心,都在滑手機,總覺得不舒服。現在視訊上課,他也看不到學生在幹嘛,對他來講反而不受干擾,自己上課倒是越上越嗨起來。這也是一絕。

對一般人而言,現在到處都有開放的課程,也有各式各樣教學影片。從視頻中學習,別人整理好講給你聽,省卻自己翻書整理的麻煩,可以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享受真正學習的樂趣。(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老師 #上課 #學生 #過去 #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