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文化部開始積極審查來自大陸的「禁書」,原本看似只是媒體上的新聞,不料立刻就降臨了我自己身上,有點不可思議,實際上卻印證了蔡政府政治上的墮落,已經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台灣民主政治的基石已被摧毀,回不去了。

大約10天前海關通知我們,有一件大陸寄來的出版品郵包,問我們是什麼?對方說,按現在的規定,必須向文化部申請獲准才能進來。其實,如果寄件者沒有事先通知我們,通常我們不一定知道寄來的是什麼,於是我再問海關寄件人是哪位?立刻得到答案,原來是「山東畫報出版社」定期寄來的《老照片》。這是一本小開本的雜誌,以老照片回憶個人或時代記事,由於圖文並茂,思想開放,型態新穎,很受歡迎,具有相當的文化影響力。

《老照片》的創刊曾經被列為過去40年中國大陸改革開放50大文化事件之一。1999年起,作為台灣作者,我開始經常在《老照片》上發表圖文稿,於是社方每期出刊後也就固定寄兩本到台灣給我。如此,經歷李登輝總統、陳水扁總統和馬英九總統,寄了15年以上沒有任何問題,即使陳水扁主政兩岸關係最兇險的時候,台灣也沒事先審查大陸寄來的出版品。一直到今天蔡英文總統主政,變成我需要先向文化部申請,要寫一封函說明《老照片》是什麼東西,然後文化部給我批准函,我再傳批准函給海關,如此再走幾天的程序,才終於把雜誌寄到我手中。

曾幾何時,今天的文化部已經成了文化審查部,而且充滿諷刺的是,現任文化部長是李永得,是我們過去跑新聞的同輩人。

1987年,他和徐璐作為《自立晚報》記者,突破國民黨政府的禁令,直闖大陸,成了兩位首次公開訪問大陸的台灣記者。此事當時非常轟動,李永得和徐璐也就成了突破台灣對大陸文化和新聞禁制的自由象徵。時隔30多年,那個充滿自由理想以及衝破兩岸管制的年輕記者李永得,竟變成執行兩岸管制的文化部長。而且,效率還比不上過去。以前是新聞局直接派人管控,有問題的告訴你有問題,沒問題的一聲不吭,直接通關。現在無論什麼內容,海關先扣押住,要你先去跟文化部申報許可,權力姿態比過去高上好幾級,好像刻意炫耀。

剛好,更早幾天,我出席攝影前輩莊靈等人的作品集發表會,由李永得部長主持。一位新上任的文化官員幾次在李永得面前高呼「榮耀台灣」,讓人想起納粹帝國新提拔的文化官員在宣傳部部長戈培爾跟前高喊「德意志萬歲」,如此對權力諂媚,真夠噁心肉麻!不幸的是,李永得其實並不是那樣的人,卻不自主地扮演那樣的角色。這就是蔡政府上行下效官僚體系集體道德的墮落,現在連行政院小編也不僅不把江啟臣放在眼裡,而且也不在乎曾蹲過牢獄、付出生命代價的黨外前輩是什麼東東了。

問題也就在此,民主並不是實施一人一票,贏者取得了權力和民主美名後,就什麼事都可幹。民主是需要幾代執政者長期具體民主行為的累積,形成了價值典範,最後深化為集體的生活文化。它不只是有形的政治制度,更是無形的公共文化涵養。一旦執政者開始做出負面的示範,政治就往反民主方向走,招引而來的必然是另一個更反民主的狠角色,作為平衡之道。這是最悲哀的結局,因為此後民主就永遠回不來了。

#李永得 #文化部 #台灣 #老照片 #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