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占梅:「台勇糧餉,後繼乏力,還請大人費心。」他獨力安頓流民,又支付兩千名台勇,每月耗費數萬兩已大半年,就算是竹塹首富,也已山窮水盡。

趁機盪平地方豪強

丁曰健一聽,想出一石二鳥之計:「雪村兄,還請募到三千之數,以便揮軍直入,收復彰化。至於糧餉,我來設法。」

為了平亂,也為了台灣的長治久安,丁曰健決定在攻打紅旗軍時,趁機盪平地方豪強。

在這當中,他最在意的是林文察與林占梅。對付林占梅,就是用台勇榨乾他的財產,以此釜底抽薪。至於林文察,就沒這麼簡單了。

丁曰健一路南下,剿洗涉嫌響應紅旗軍的村庄,寧可殺錯,絕不放過。林占梅看不下去,全力阻擋,救下許多人命。丁曰健這時還不能跟林占梅鬧翻,只好同意,他第一要務是先光復彰化城,這是朝廷最在意的事,必須有此大功,接著才能對付林文察。

同治二年十一月初三日的三更,彰化縣城再度因有內應而被攻破,曾玉明在子時先入,接著丁曰健與林占梅也進了城。

林文察不懂朝政,只懂打仗。他知道彰化已無重兵,不難克復。真正難的是攻下各路叛軍的大本營,避免戰事延燒。

林文察選擇登陸麥寮,意在斗六。

這時戴萬生駐在斗六,丁曰健進攻斗六多日,徒勞無功。

林文察知道斗六防禦堅固,很難拿下,必須用計。他放出假消息說因為要援助彰化,命令城外各軍全部撤離,只留下區區數營,又燃燒柴火,讓士兵裝出失火驚慌的樣子,果然誘使城內的紅旗軍開門進攻,這時林文察部隊從旁邊甘蔗田衝出,大敗紅旗軍,收復斗六城,可惜戴萬生逃走。

「軍門,戴萬生死了!」林連招通報。他以前都直呼林文察之名,林文察升上提督後,他學著官場改口叫軍門。

林文察意外:「怎麼死的?」

戴萬生帶著家眷與護衛逃出,躲在七十二庄總理張三顯之處。張三顯卻出賣他,通報新任福建水師提督曾元福。曾元福勸降,允諾保全家小。戴萬生決定犧牲自己以開脫家小與部屬。

捉到謀逆首犯,本該解送京師,朱一貴、林爽文都是解送北京凌遲。沒想到丁曰健秘密審訊戴萬生後,以「言詞不遜」為由迅速斬殺。

林文察聽完喃喃自語:「謎團無解了。」

林連招:「什麼謎團?」

林文察搖頭不語。

這個謎團就是:戴萬生跟太平軍有關係嗎?

戴萬生的八卦會竄起,令人意外。養兵不易,當有巨資。戴家無此財力。幕後金主有人說是天地會,也有人說是太平軍。林文察想起李世賢的一席話,當時就懷疑他們有接觸。戴萬生一死,真相石沉大海。

可憐戴萬生死後,妻女受張三顯凌辱而自盡,兒子也淪為人質。

吳含笑聽說戴萬生下場,感嘆:「知人不明,貽害妻女。」

林文察:「戴萬生起事前,彰化曾經流傳一句讖語:『雷從天地起,掃除乙氏子;夏秋多湮沒,萬民靡所止。』看起來讖語不準。」

吳含笑默默不語。

林文察:「怎麼了?」

吳含笑:「讖語未必不準。」

林文察:「喔?怎麼說?」

吳含笑:「讖語的雷字,可以解釋成彰化知縣雷以鎮,他以為八卦會與天地會有關而去查辦,結果惹出了事端;乙氏子,合起來是孔字,應該是指台灣道孔昭慈,身為台灣道卻反而遭到亂黨掃除。夏秋,分別是指北路協副將夏汝賢與淡水同知秋曰覲,兩人果然都『煙沒』;至於萬民靡所止,萬字確實是戴萬生,靡所止是說他最後無家無子。」

林文察吃驚:「妳會解讖語?」

吳含笑羞赧微笑:「家父以私塾為業,也兼差當算命先生。」

林文察想起自己求得的籤詩。

收復斗六之後,林文察帶著林文明、林文鳳一起攻打四塊厝的林晟,這是林文察評估最難的一仗。

林晟勢大之時,經常動員數萬流民到處進攻,差一點滅掉阿罩霧林家,如今退守自己老巢,以為憑著堅強防禦工事與充足槍炮,足以自保。

林文察出動洋火炮一直猛轟,又派出洋火槍隊不停射擊,狂攻了三天兩夜卻連外寨都打不下來,反而折損多名將士。

林文察:「沒想到四塊厝這麼能防。」

林文鳳:「大哥,我有一個建議。」

林文察:「快說。」

四塊厝林家外寨的指揮官是林晟的親弟林昫。昫字不常見,鄉下人又多不識字,常念成林狗,後來有人竟然喚他林狗母,林狗母每次聽到必暴跳如雷。他的個性頗像兄長林晟,武勇又好鬥。林文鳳跟林狗母從小就常鬥毆。

林文鳳持刀走到陣前:「林狗母,臭豎仔,敢出來跟我單挑釘孤枝?」

林狗母果然答應:「你這隻笨鳥自尋死路,註定死在我的手裡。」

兩人決鬥五十幾回合,一開始林狗母佔上風,林文鳳防守嚴密,漸漸互有攻守,不分上下。林狗母經常酗酒,鬥到後來體力不支,林文鳳找到機會一腳踢中林狗母的右腿,趁他跌跤又揮刀砍下右臂,連肩膀也砍斷半截。

林狗母在慘叫聲中噴血倒地,不久睜眼而亡。四塊厝林家士氣受挫,當夜就有許多人逃走或投降。

林晟知道敗局已成,擺起宴席、備好火藥桶,準備自殺。吃喝到一半,聽到通報外寨已破、內寨危急。林晟大笑,下令縱火,立即引燃火藥,爆炸聲有如巨雷,把林晟炸出屋外,重傷垂危。

林文察攻入,下令把只剩一口氣的林晟斬成六段,傳送林晟的地盤示眾,四塊厝反抗勢力因而瓦解。

林文察平定四塊厝的林晟之後,又轉攻小埔心陳弄。

「急報!」

林文察:「何事?快說。」

探子:「張三顯造反,攻打彰化城。」

張三顯是七十二庄的連庄總理,地方勢力之大,比起四塊厝林家與北勢湳洪家猶有過之。戴萬生舉紅旗起事之後極力想拉攏,張三顯沒有答應。

張三顯以為出賣戴萬生會得到重賞,結果沒有重賞。

丁曰健接見時斜眼對他說:「就算戴萬生今天不降,明天也難逃我手。」

張三顯大怒。這時紅旗軍殘軍無處可逃,集結到張三顯處,勸他趁著內地已經大亂、彰化又成空城時造反。這時克復彰化的官兵已撤離,城中防守空虛。

張三顯以青旗為號起事,出動數千人占據八卦山,俯攻彰化城。

林文察知道彰化不能復失,急行軍回師展開救援。(待續)

#林文察 #戴萬生 #彰化 #張三 #林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