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27日簽署《2021財政年度聯邦政府撥款法案》、《西藏政策與支援法》以及我國最關心的《台灣保證法》。不過,要求行政部門對台軍售常態化、強化台灣不對稱與作戰能力,以及支持台灣參加國際組織的《台灣保證法》究竟會執行到什麼程度,主要得看美國新總統拜登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美國聯邦國會21日通過2021撥款法案時,川普曾揚言他會否決該法案,果真如此,不僅引頸企望經濟紓困的美國3億多人民警張萬分,也讓總統當選人拜登忍不住跳出來呼籲川普趕快簽署,以免為美國帶來災難性影響。

惟從《台灣保證法》與相關方案占聯邦政府撥款法案的金額比例、《台灣保證法》與先前類似法案的內容,以及拜登的全球戰略與對華政策等角度來看,不免讓人懷疑《台灣保證法》究竟能夠執行到什麼地步。

首先,在全部2.3兆美元的撥款法案中,經濟紓困方案就占了9000多億美元,另外約有1.3兆多美元用在聯邦政府各機構的開銷與用度。

此外,美國撥款300萬美元用在推動美台《全球合作及訓練架構》(GCTF)包括公衛、執行、能源、婦女賦權、網路安全、媒體識讀與良善治理等領域的合作與訓練計畫。而《台灣保證法》與《西藏政策支援法》主要是國會的意見與建議,用到聯邦政府的經費相當有限。

由於行政部門是看預算來決定如何推動政策,有多少錢辦多少事;因此,《台灣保證法》要執行到什麼程度,主要得看行政部門的立場與態度,而新總統拜登心中怎麼想又特別重要。

其次,過去4年,川普簽署的友台法案計有《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法》,以及2018-2020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內包括鼓勵美台軍艦互泊、強化台灣不對稱作戰能力、軍售常態化的一些修正案。

儘管這些友台法案與修正案來勢洶洶,讓大陸不安;但是美國行政部門其實只是選擇性地執行,敷衍一下國會而已。事實上,行政部門真要執行這些友台法案或修正案的內容,單是《台灣關係法》這個法源就足以讓行政部門盡情揮灑。若是行政部門執行的誠意不夠,總統就算簽署100個友台法案也沒用。

第三,《台灣保證法》建議,在該法通過180天內,國務卿必須向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提出報告,說明《台灣旅行法》、《台灣保證法》以及美國對台交往原則的執行情況與結果,並提出改進建議。 國會如能利用此一機會持續表達關切,或能有助於推動台美雙邊貿易協議的推動。

第四,《台灣保證法》建議行政部門協助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國際民航組織、國際刑警組織、聯合國農糧組織,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不過,不論美國再怎麼幫忙,只要習近平與蔡英文總統的關係有如陌路,我國恐怕仍得在各國際組織的大門之外徒呼負負。

最後,拜登入主白宮之後,當務之急自然是防疫與經濟。在對外關係上,歐盟、日本、中國、俄羅斯自然比較優先。一時之間,除非有重大事件發生,兩岸關係或台灣議題應將不會是優先處理項目。

由此觀之,雖然川普簽署《台灣保證法》,但蔡英文總統也別高興太早,因為一則兩岸關係不改善將為該法平添路障,二則拜登新政府打「台灣牌」的意願與興趣遠比川普為低。

(作者為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榮譽教授)

#台灣保證法 #行政部門 #執行 #拜登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