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加大對互聯網企業監管力度,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調查組上周進駐阿里巴巴,宣布對其涉嫌壟斷立案調查,緊接著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4大金融監管機構,再次聯合約談阿里旗下的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阿里首當其衝,騰訊、京東等涉及金融業務的網路巨頭,股價波動劇烈,顯見市場對監管行動憂心忡忡,大陸的網路平台經濟乃至民營經濟要被打壓了嗎?

大陸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就約談螞蟻一事對外回應時,肯定了螞蟻在發展金融科技、提高金融服務效率和普惠性方面發揮的創新作用,他並且表示,此次約談,主要目的是督促指導該集團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落實金融監管、公平競爭和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等要求,進一步規範金融業務經營與發展。

看來大陸監管機構這次行動,主要是一次合規性的檢查,應可淡定看待。全世界各個國家,無論政經體制如何,反壟斷都是常態,Google、臉書等美國互聯網巨頭也都面臨反壟斷調查。大陸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也是管理層意識到壟斷的危害,表明對維護公平競爭和金融市場秩序的態度。這次對阿里出手,主要是從防止系統性風險角度出發,預判風險,保護消費者和中小投資者利益。簡言之,反壟斷不是反市場,也不是為了打擊某類企業,而是建立法治市場經濟,促進金融科技企業向著遵守法律法規、普惠方向發展。

大陸支持、鼓勵民營經濟發展的思路並沒有改變。大陸經濟的活力需要更多像阿里這樣的民營企業,中央級媒體對此次事件的報導,除了強調堅決打破壟斷、所有金融業務必須有相關資格證照方可經營外,還強調了依法保護產權,弘揚企業家精神,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社會創造力。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亦明確提出,「要大力發展數位經濟,加大新型基礎設施投資力度」、「國家支持平台企業創新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支持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監管部門約談阿里巴巴,並不意味著大陸對平台經濟鼓勵、支持的態度有所改變,反而是為了更好地規範和發展平台經濟,促進其健康發展。

問題是,如何管理新型網路經濟?在鼓勵創新與規避風險之間如何拿捏分寸,對世界各國都是新課題。學界對如何界定新經濟壟斷行為亦存有爭議。

大陸此前的應對模式,是在前期摸著石頭過河,默許新經濟野蠻發展,其中包含著鼓勵探索與創新的態度,到了中期發展壯大時再予以干預、規範。從目前情況看,未來平台型公司在初期的粗放型發展局面也許會改變。大陸互聯網經濟已走過幾輪週期,管理部門對平台經濟及其帶來的競爭、數據和安全問題積累了更多認知,在監管方面會作出更多規範。

企業發展壯大至巨頭規模時,其影響力是一把雙刃劍。既可以憑藉規模效應做出更多利於市場和社會的事,也會因邊界不受約束而累積更大風險。各國對此都保持一定程度的警惕。大陸定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追求的目標是共同富裕,而目前大陸財富正在加速向少數人手中轉移。大陸政策的平衡點,是兼顧效率與公平,政策的著力點,仍在全民醫保、義務教育、房住不炒、民眾收入穩定不被金融風險剝削等公平面的基本盤。

新經濟在行動互聯網技術和大規模資本的支持下,形成自然壟斷的速度更快,涉及範圍更廣,由此所帶來的危害消費者權益、擠壓小企業生存空間等問題的可能性更大。但互聯網平台獨有的服務和創新模式用傳統思路來監管是否合適?值得探討。大陸官方提出了健全數位規則的說法,提出要完善平台企業壟斷認定、數據收集使用管理、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的法律規範。

新經濟模式需要新監管措施,利用大數據提高監察能力、預防風險是可取方向。浙江省作為平台經濟、線上經濟和金融科技比較發達的省分,也於近日召開會議研究部署相關工作,強調了監管創新。會議具體提到監管流程要全過程、一體化,監管體系要邁向整體智治、高效協同,風險防範要實現源頭管控、預防在先。

可以肯定的是,嚴監管不是壞事,沒有制度和法治,市場無法真正蓬勃和開放。北京不會打壓民營經濟,台商無須過度擔憂。

#旺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