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或影劇中,總有些令人厭惡的賭徒角色。所謂賭徒,有幾個十分鮮明的特色:首先,對尋求獲利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不計代價,一味追高,一回神才發現已賠盡身家;接著是嘴硬,賭輸仍死不承認,總抱持著「有賭未為輸」的追逐心態,極力為自己辯解,隱藏自己私底下的債務;最後幾近傾家蕩產,又抱怨無人支持,最終在債務危機跟翻本的心理暗示下再次孤注一擲。

這種衝動失控的行為,本以為只會在日常生活或影劇中看到,現在卻正活生生的在臺灣上演。而正在浪擲千金的賭徒,就是民進黨政府!他們每一步都符合上述的特色。人常說小賭怡情、大賭亂性,但拿全國老百姓的利益去做一場毫無邏輯的外交賭注,只怕是要成了千古罪人。

經貿談判涉及取捨,應掌握者有二,分為「時間框架」與「利益框架」。對美關係是我國外交關係頭等大事,惟蔡政府的務虛不務實,體現在荒謬的戰略選擇上,完全忽略了時間框架及利益框架。在過去四年,只知道順著「川蔡通話」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不斷吹捧煙花幻火。此時居然選擇以「主動開放萊豬」來示好,豪賭一把,希望在川普政府選戰期間對中加碼施壓的背景下,尋得一點實質進展。

在時間框架上,想也知道,作為專業技術官僚的貿易代表,怎會在政府有交接可能性之際開展新的貿易談判?又根據美國2015年通過的《貿易促進授權法》,總統自正式通知國會90日後起,始可對外展開貿易談判。甫剛結束的美國大選,同時也是美國第116屆與第117屆國會的換屆選舉,任期屆至之際又要如何知會?

再者,無論總統是否換人,新任貿易代表都須經參院行使人事同意權方可就任,歐巴馬第一任期的貿易代表Ronald Kirk在2009年的3月18日於參議院通過提名;現任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的提名案則於2017年5月11日於參議院通過,等於總統就任後,尚需好幾個月的時間。換句話說,當蔡政府於今年8月底宣布開放,早就應該做好至明年年中臺美經貿談判可能都不會有實質進展的心理準備,此等都是忽視「時間框架」的低級錯誤。

其次,拜登早在今年刊登於外交事務的專文《為什麼美國必須再次領導世界》(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表示,在投資美國之前,不會進入新的貿易談判;另一方面,倘若川普連任,面對「美國優先」、「經濟復甦」的選票承諾,若要取得令建制派無以抨擊的戰果,重回美中貿易磋商機制都是可能的政策選項。蔡政府在這個時候投懷送抱,把臉送上去丟,這更是「利益框架」下的嚴重錯誤。

數不清的明顯誤判與草率,都讓人不禁疑惑,蔡政府究竟是憑著幾分自信,未經談判即自掀底牌,說出「符合國家利益及未來戰略發展」一席話。倘若不是毫無外交專業,就是不切實際的賭徒心理作祟。展自信與下險棋,往往一體兩面,蔡政府這次不計代價,一味追高,可是吃了大虧。自己被美國打臉是一回事,可臺灣人民的健康與經濟利益,也被糟蹋了。

賭徒的另外一個個性是嘴硬,死不認輸,執拗地想方設法為自己開脫。準總統拜登都近日又在與紐時專欄作家Thomas L. Friedman的專訪時闡明,在美國國內環境獲得強化前,將不會與任何人簽署任何新的貿易協議。然而,蔡總統在獲頒「國際領袖先鋒獎」發表演說之際,還是不斷強調洽簽臺美雙邊貿易協定,在尋求進展未果的背景下,蔡政府的空虛說詞與美方的態度宛如平行時空,毫無交集可言。

又,為避免被發現經貿談判進展一無所獲,國會議員、軍官訪臺、智庫學者甚至是外媒社論,都可以變成蔡政府合理化自己有所斬獲的說詞。原本要的是FTA,一路降到BTA、到僅有國務院參與的「臺美經濟與商業對話」、再到少了「商業」的「臺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最終只剩下一個五年效期的合作瞭解備忘錄(MOU),蔡政府還是可以大言不慚的說「全球夥伴關係再次提升」。

事實上,蔡政府說的對了一半,由國務院領頭的經濟對話,談的是投資、講的是產業鏈移轉,旨在希望臺灣配合美國國務院打造美國版的「一帶一路」來圍堵中共。殊不知物換星移,白宮易主後,這樣的政策還有沒有延續性,猶未可知。

嗣後,駐美代表蕭美琴致電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外交政策顧問布林肯,外交部馬上跟進表示,持續與拜登團隊保持順暢溝通、良好互動,一連串操作撇清大選押寶川普政府之說。其實,若是關係友好密切,何不由蕭美琴親自致函拜登陣營,並就臺美關係進行專業意見交換呢?對美賀函自然須由駐美代表處專差致送,外交部發言人低調證實已致送賀函,但由誰送達?又見到何等層級?拜登又如何回函?外界不得而知。然而,以民進黨政府好大喜功的做派,倘可稱順遂,又怎麼不會大做文章,出口轉內銷呢?由此觀之,蕭美琴與布林肯通話一事,還是放煙火的層分多一些。

近日總統府秘書長李大維與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至立法院備詢,面對眾委員詢問「給拜登的賀函寫了什麼」、「過去蔡英文有無與川普保持聯繫」等詢問,都三緘其口。事實上,川蔡有沒有密切往來,有或沒有都不是個好答案。要說沒有,那臺美關係不如馬政府時期;要說有,內容談甚麼呢?川普曾電話施壓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要求其調查拜登父子;在臺灣,川普政府有沒有請蔡政府政策助選?開放豬肉進口?買更多農產品?就如賭徒永遠不會坦言自己欠了多少債,蔡總統的對美交涉恐怕也會像川普的通話紀錄儲存在國家機密級的特製伺服器中,瞞天昧地、不見光明。蔡政府對新任拜登政府的關係經營實質上已經是啞巴吃黃蓮,既要放煙火營造與民主黨交好的景象,也不得不把自願開放的支票兌現。

最後,賭徒面對反對的聲音,往往會「見笑轉生氣」,怒指身邊人何以不支持。於是,就連國會議員在立法院以法案、質詢及預算等職權手段監督行政單位,都得被扣上一頂親中反美大帽。

回到2012年,當馬政府歷多重談判,原本美方要求的牛豬全部開放,終以各退一步的「牛豬分離」、「排除內臟」等措施達成共識,當時美方回應的是「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還有免簽。免簽對於國人旅外的便利性自不在話下;而早已多年未開的TIFA,一個含括國務院、貿易代表署、農業部、商務部、財政部及美國在臺協會共同參與的經貿談判框架,才是實質有助於推動臺美經貿合作的對話平臺。

國人勿忘,貿易談判要再有進展,農業議題只是其中一部分,根據貿易代表署每年公布的「貿易障礙評估報告」,包括基改食品、線上著作權侵權、健保制度藥價、醫療器材上市許可及價格審查機制、外人投資條例通通都是美方關切的重點,蔡政府此次豪賭成績盡墨,面對後續眾多議題,難不成還要繼續賭下去?

另一方面,政府不斷宣傳臺灣的加入需仰賴日本協助的CPTPP,核食也是日本重點關切。12月8號,日本產經新聞刊出了一篇臺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評論,文中引述民進黨相關人士說:「(核食)這是一個與日本,美國和中國錯綜複雜的問題,要做出決定並不容易。因為必須要解決,所以請再等一會。」文中的民進黨人士是誰?有沒有代表性?同樣面對不確定的回應,一味追高又不肯認輸的蔡政府會不會一不做、二不休,甘犯779萬公投民意,未經談判就先行開放?這,恐怕又是不定時炸彈。

令人不勝唏噓的是,生活、影劇中的賭徒輸的是傾家盪產、家破人亡;蔡政府的國安團隊執意要當外交賭徒,拿國家利益逕自下不專業、不理性的豪賭,卻得賠上全民權益。沒有連任壓力的蔡總統,放手一搏就是犠牲國人健康開放萊豬的失策。瘦肉精豬肉開放的立院攻防,在民進黨靠著人數優勢強勢通過後暫歇,1月1日後,臺美關係如何發展,全民都在看。

還是正告蔡政府,回頭是岸,莫忘自己說過的謙卑,誠實面對自己的錯誤、面對人民,否則終將被民意的怒焰吞噬。

(作者為國會助理)

#蔡政府 #賭徒 #拜登 #面對 #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