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時代兩岸密使曾永賢。(本報資料照片)。
李登輝時代兩岸密使曾永賢。(本報資料照片)。

前總統府資政曾永賢先生去年底故世,國史館最近重新出版他的訪談回憶錄《從左到右六十年》,雖然是舊書新發,讀後仍令人感慨不已。

曾永賢是苗栗客家人,出生於戰前日本統治時代,15歲隻身赴日留學,受到左傾的二哥曾永安影響,加入日本共產黨。戰後曾永安前往大陸,投入紅色中國,曾永賢本來也要去,因故未能成行。後來他返回台灣,因緣際會結識謝雪紅,並加入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正式入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他參加二七部隊,在烏牛欄之役與國軍對抗,失敗逃回故鄉苗栗,領導重整後的台共組織,於1952年4月被捕。

催生此書的已故國史館前館長張炎憲,在序文中以「4次人生轉折」,歸結曾永賢的一生,每次轉折都充滿傳奇性與戲劇性,張力十足。曾永賢自述青年時代加入日共青年團,返台後參加中共地下黨活動,乃至投身軍事對抗,「都是主動的、毫無顧慮的,也是順理成章的」,當時共產主義是世界潮流,也是追求正義的化身。張炎憲解讀他人生前兩次的轉折,反映的正是弱小民族追求獨立自主的時代思潮。

被捕後,曾永賢在調查局關押1年多,成為「自新人員」,留在調查局第二處工作,直到1990年退休,前後37年都在同一個單位。沒想到他退休後,竟迎來人生的第4次轉折,受李登輝總統重用,負責國統會的籌備、中國政策研究,及對日本的外交工作。那十幾年在總統府的工作,對曾永賢來說簡直就像好萊塢電影《神鬼交鋒》的翻版,只不過主角從那位詐欺犯後來為FBI支票防偽專家,變成由親共到反共的曾永賢。

晚年這段不凡經歷,成為曾永賢最為人樂道的人生篇章。然而閱讀這本書最讓我內心觸動的,卻是他成為「自新人員」後的適應過程,以及如何「從左到右」的心境轉折。曾永賢回憶在調查局的30多年,表面看起來平順,其實是一條艱辛的路。因為調查局對「自新人員」歧視、不信任,只准他做匪情研究,不能接觸情報業務。所幸他生性淡泊,把這樣的處遇當作修行,這才適應下來。

但信仰轉變的挑戰更大,不只是政治立場的調整,還有人生價值的失落。他承認自己確實有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心中總是有一點不能諒解自己的心情存在。多虧自新後留在匪情研究的崗位上,使他的掙扎時間縮短不少。其中幫助他突破內心世界影響最大的一件事,就是1953年史達林死後不到半年,蘇聯特務頭子貝利亞遭到整肅,讓他很快認清共黨的真面目,領悟到拋棄共產黨並不是「離經叛道」,而是真正回歸正道,心中的枷鎖才完全解開。

有意思的是,曾永賢之成為調查局「自新人員」,乃是蔣經國下的命令;進入總統府工作,則是李登輝的緣故。眾所皆知,蔣和李都曾是共產黨員,都有過從親共到反共的經歷,某種程度上可算是「自新」的一員。這讓曾永賢「從左到又右」60年的人生轉折,更添了時代的傳奇色彩。

(作者為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

#曾永賢 #轉折 #自新 #調查局 #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