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罷免案將在本周六(16日)投票,緊接著高雄市議員黃捷的罷免投票也將在2月6日舉行;另一方面,國民黨推動的「反萊豬」、「還我公投」兩項公投案第二階段連署也已起跑,在各縣市進行連署活動,而更進一步針對「萊豬立委」擬展開的罷免行動,亦已蓄勢待發。可預見今年雖無重大選舉,但將是一個政治能量翻騰、檢驗民意導向的「罷免攻防」年。

罷免成功後續才有氣勢

話雖如此,如果國民黨還想扮演在野老大的角色,卻不能把喊得震天價響的罷免口號,提升到戰略層次的思惟,進而策動有為有守的攻防戰術,在該出手時就出手,而且出手必中,反而流於雷聲大、雨點小的老套,結果就是被看破、看扁,只會令支持者再一次痛心背離,民進黨暗笑且更形囂張。更重要的是,真愛台灣,希望台灣進步改革的所有選民,都不應該退縮觀望,必須踴躍參與,為自己的民主未來盡一分心力。

王浩宇案為罷免年揭開了序幕,這是繼去年6月高雄市民對前市長韓國瑜行使罷免投票後,第一個完成各階段法定程序的罷免案,投票結果具指標性意義。對去年一整年連遭重挫、今年試圖發動反攻的國民黨來說,罷免王浩宇一役的成敗,對國民黨聲勢的影響,幾乎可用「首戰即終戰」來形容,此案罷免成功,後續才有氣勢,如若不成,2022地方選舉等於先輸掉一半。

去年創下歷史紀錄的韓國瑜罷免案,成功關鍵在於「國家隊」的介入,在民進黨發動體制內外各種資源的操作下,罷韓風潮勢不可擋,政治思辨的理性力量根本無法力挽狂瀾。可以說,從罷韓案成立的那一刻到投票通過時,所謂罷免一位政治人物的「理由」已不復存在,罷韓之後,全台掀起另一股罷免「罷韓政客」的反撲怒潮。

的確有不少人將這股反制力量,視之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報復性罷免,從政治運作的相對角度看,這種反應亦無可厚非。事實上,從較高層次的直轄市議員、立委到縣市長,如果沒有政黨組織性力量的介入操作與動員,罷免案幾乎沒有過關的可能性,罷王案前兩階段的成案主要都是民間公民團體自行運作而成,到了臨門一腳,也是難度最高的投票階段,如果最該出手的國民黨還是畏畏縮縮、瞻前顧後,一副只有「尊重」民意而無實際行動的龜縮樣子,結果終歸是枉然。

綠色威權下靠罷免制衡

王浩宇在全台打開知名度,是從惡質修理韓國瑜開始,以他的從政歷程與表現來看,可謂典型的抓風向政治投機客,從投身綠黨訴求桃園市教育與地方建設,爭取選區藍營支持者認同起家,等選上議員後就不斷透過網路操作各種熱門議題,甚至不惜製造謠言蹭熱度,只為增加個人知名度,更為攀附執政黨而背棄自己競選時的環保主張、還誣陷其他小黨販毒;最後以綠黨為墊背成為民進黨員,表現得比民進黨更民進黨,反王陣營可說是集結了藍、白、黃3種勢力,連綠營不少人對他也頗有微辭。

王浩宇被謔稱為「全國不分區議員」其來有自,議員職權內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卻拚命去蹭、對執政黨更是歌功頌德,完全違背原有的理念乃至民代應有的角色;而為了脫困,擅於政治精算的王浩宇又變本加厲,把自己的罷免案和藍綠對決掛勾。如今罷免王浩宇不僅是一場測試政黨實力的對決,更是檢驗民代適任與否的本質之爭,國民黨在中壢議員數過半,議長邱奕勝、立委魯明哲都是中壢極具影響力關鍵人物,如果連這麼具有爭議性、引發這麼多民憤的小政客也拉不下來,夫復何言!

國民黨現在的說法是,罷王是民間團體發起,黨主席江啟臣不希望喧賓奪主,否則對民團不太尊重,國民黨感受到民意呼聲,但過程中不能讓人家覺得國民黨要割稻尾。這種顧慮簡直迂腐至極,無論王浩宇轉趨低調,或下一個面臨罷免的黃捷高調反嗆,無一不是根據選區結構與個人利益所作的政治算計,罷免案過關與否都與國民黨相關,國民黨若一味「自制」,結果只是「自作自受」,絕對不會贏來「自重」的評價。

在綠色新威權下,罷免案已成另類制衡執政黨的利器,絕對不容輕忽其效應與影響,罷王案既是今年藍綠攻防指標的開始,所有選民更是責無旁貸,應該共同奮起罷免不良政客,還給台灣清明的未來。

#國民黨 #罷免 #罷免案 #王浩宇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