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蔣萬安委員提了一個案子,名叫《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而後又自己修正為《威權統治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等於蔣萬安自己承認兩蔣時代是威權統治時期。此條例若通過,無異於賦予促轉會更大的權力,實為受人以柄。我奉勸蔣萬安委員、江啟臣主席,以及林為洲總召,不能失去國民黨的尊嚴,更不能忘卻國民黨的歷史貢獻。冷戰時期兩位蔣先生與同時期的國民黨,盡力攔阻赤禍進入台灣,在這過程中出現的歷史悲劇可以檢討,但不能對其全面否定。

當年中華民國政府在國共內戰中失利,中華民國中央政府從大陸撤退來台之後的那段日子,由於戒嚴令與動員堪亂臨時條款,而限制憲法的民主權利,時常被稱「白色恐怖」時代。但別忘了,同個時期,美國有麥卡錫主義、南韓也有白色恐怖,還屢屢出現大規模亂事,死難者幾十萬人。

若把歷史時間軸拉長,許多獨派台灣人所懷念的日本,在軍國主義的時期就有「特高」(特別高等警察)這種專門肅清共產主義毒素的單位存在,因此台灣在日本殖民時期,也有不少左派及信仰共產主義的人士嘗過特高的迫害,但奇怪的是,獨派份子卻很少回顧日殖時期的白色恐怖。

可以這麼說,在共產主義還沒有信用破產的20世紀多數時候,政府如果不選擇打擊、壓制紅色浪潮,就必然被紅色革命力量顛覆,遭到鬥爭清算,那是一個資本主義(支持私有財產者)跟共產主義(無個人財富)嚴重衝突的時代,幾乎世界各地都無法倖免。

蔣中正總統與宋美齡夫人盡力照顧戰爭遺孤,成立育幼院、小學、中學,婦聯會也是在做這些事務,如今卻成了清算的目標。(圖/國民黨資料庫)
蔣中正總統與宋美齡夫人盡力照顧戰爭遺孤,成立育幼院、小學、中學,婦聯會也是在做這些事務,如今卻成了清算的目標。(圖/國民黨資料庫)

兩蔣時代的威權統治難道都錯嗎?在中華民國政府及其體制之下,當時的台灣處於反共的前線,然而在兩位蔣總統勵精圖治之下,小小的台灣地區創造出了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奇蹟,而且當年打拚的遺產,至今仍然適用。國民黨不應該被外界的無邏輯亂罵,罵久了就自己失去信心。

說說為什麼蔣萬安委員的提案很不智。不少法界人士跟國民黨人,向來主張促轉會、黨產會、黨產條例都是違憲黑機關,還記得之前的張天欽嗎?國民黨當時是怎麼大力批這些機關是東廠,是民進黨的政治打手,這些說法一點都沒錯,民進黨追求的從來不是正義,僅是打擊異己,確保他們永遠優勢。如今蔣萬安等國民黨委員,主動提這個法案,無異於合理化促轉會、促轉條例等案子的正當性及合法性,那麼國民黨還有多少立場質疑不當黨產條例跟促轉會等組織有違憲疑慮?要是未來有機會釋憲的話,又該如何自處?不只自失立場,還賦予黨產會及黨產條例正當性,只怕日後促轉會與黨產會等被國民黨稱作是東廠的組織只會更加猖狂,因為連國民黨自己都認錯,甚至立法案幫他們背書了,那麼未來國民黨還如何批判他們是民進黨政府的打手呢?還如何批判他們是民進黨的黑機關呢?還如何批判他們是東廠呢?

白色恐怖總是被批評,然而這個詞是相對的,另一個是「紅色恐怖」,也就是共產集團的迫害事件,其嚴重性更甚於反共的白恐。(圖/wiki)
白色恐怖總是被批評,然而這個詞是相對的,另一個是「紅色恐怖」,也就是共產集團的迫害事件,其嚴重性更甚於反共的白恐。(圖/wiki)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登記的「共產主義烈士」,有許多就是白色恐怖受難人,在早年,他們有更貼切的稱呼-「匪諜」。(圖/網路)
北京西山無名英雄紀念碑,登記的「共產主義烈士」,有許多就是白色恐怖受難人,在早年,他們有更貼切的稱呼-「匪諜」。(圖/網路)

這在情、理、法上面都說不通,非常不合理。

中國國民黨立場如此前後不一,國民黨自己的支持者看得下去嗎?蔣萬安想要選台北市長,但是,會因為蔣萬安如此做而投票給他的綠營或是中間選民非常有限,反倒是自己的鐵票會因此鏽蝕的更嚴重,便宜了新黨,還讓紅統人士有機會赤化更多藍營的民眾,因為被視為藍營未來之星的蔣萬安居然這麼對自己的兩位先人,如此只會讓人對國民黨更加的失望,此時紅統人士就開始吸收了。

我們都知道台北藍大於綠,蔣萬安此時在這個時候做這種事,無異於重創自己在台北的票源,綠營本身的凝聚力就高,如果民進黨此時又派有聲望的人參選,若對上以蔣萬安擔任候選人的台北市,只怕是藍票催不出來,到最後只會讓紅、綠撿便宜,紅的人赤化、吸收台北的藍營,綠的人因此得以拿下市長之位,而國民黨在台北這個自己的地盤又得再吃敗仗,到時候黨內又氣勢不振,有些人又會開始吵什麼改黨名之類的鬼東西。

蔣萬安不了解民進黨,對民進黨的鬥爭手段似乎不懂,看看228事件就知道了,馬英九道歉又道歉,228的賠償放寬到連拿武器去攻打政府而死的人,都可以得到賠償,沒有嚴謹的爬梳客觀史料,沒有強力的佐證,直接賠償,寬大到不能再寬大了,但228的史實至今被還原了嗎?除了馬英九不斷的道歉之外,228的史實跟真相至今還原了沒有?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更多誇張、誇大的228題材,更多聳動跟扭曲的說法,以及不斷用各種手段升級跟渲染過的228,現在所講的228,有多少是事實?如果有時光機,我想,活在今天這個被加工過的228歷史的人回到過去,可能會發瘋吧!

因為親眼所見的跟他之前耳濡目染所了解的有非常大的不同,他所認知,甚至是信仰的一切都將在他的親眼見證下崩塌。

見微知著,從228事件到白色恐怖,皆是如此,民進黨並不打算撫平傷痛,反而變本加厲的去扭曲、渲染,好獲得政治利益,而且樂在其中,不打算停止,未來只會有更升級的手法,現在已經進階到以行動劇跟電影來表達了!未來呢?我難以想像。

促轉會及黨產會成員的組成,不論是客觀性或是正當性,都是備受質疑的,我們也看到不少團體被打成附隨組織,連孤兒院也被打成附隨組織,蔣萬安可曾去看過他們?甚至是慰問過他們?江啟臣、林為洲可曾去了解過這些組織過去都做些什麼,有過什麼貢獻?這些被清算的組織真的只是國民黨的斂財工具嗎?被如此清算,公道嗎?合理嗎?這不是冷血無情,什麼才是?江啟臣是不是因為過去自己的先人有受過白色恐怖的波及,所以才想要如此報復國民黨?您對中國國民黨是愛,還是恨?是否把個人的兒女私情凌駕於當年兩蔣及黨為國家的存續所不得不做的決定,換位思考,今天如果是蔣萬安、林為洲、江啟臣三位站在兩蔣當時角度來看的時候,當眼前只剩下赤化跟白色恐怖兩個選項的時候,你們選哪個?哪個才是能真正做到捍衛中華民國,避免台灣被赤化,自己好好想想。

白色恐怖跟228事件,我相信一定有冤案,會出現無辜受累者,但按常理判斷,,事件中必然也一定有真的違法作亂之人,網路及新聞媒體早就有提到過不少被平反的人至今被刻在北京的「西山無名英雄廣場」上,白恐的平反名單有不少跟無名廣場刻的名字是完全一樣的,像這種的促轉會,真的有公信力嗎?其調查真的沒有偏頗嗎?真的有還原真相嗎?

國民黨可曾自己花心力、心思去好好理解及爬梳脈絡?還是選擇以囫圇吞棗及道聽塗說的方式去了解228跟白色恐怖?民進黨跟促轉會及黨產會的人士對於228及白色恐怖早有深刻的偏見,根本不是真心要還誰公道,而只是為了政治利益,國民黨一昧的委曲求全,換來的只會是軟土深掘、變本加厲的凌辱,現在的促轉會、黨產會、促轉條例都不可能還給大家一個真相跟公道,國民黨此刻還有人看不清楚事實,不願意自己花時間去了解228事件跟白色恐怖的真相跟原貌,反而還有人想賦予其合理性跟正當性,等於是嫌人家砍你砍的還不夠,你自己還提供武器跟對方砍你,這可以說是比耶穌還偉大了(此為反諷)。

鄉愿在教育部的「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中的釋義為:「外貌忠厚老實,討人喜歡,實際上卻不能明辨是非的人。」;孔子在中也針對鄉愿有過評論,「子曰:『鄉原,德之賊也。』,鄉愿一詞最適合套用在現在的蔣萬安等人的頭上,這再適合不過了。

蔣萬安如果還有良知,希望你盡早撤回你的提案,不要自掘墳墓,害了自己的市長路,也害了國民黨,你如此作為,對自己、對黨,都沒有好處,你不僅看不懂民進黨,也不理解兩蔣當年的那個環境跟氛圍,省省吧!

蔣萬安為中國國民黨的立法委員,黨中央有絕對的權利可以去制止他這種錯誤的作為,如黨中央不作為,那就是放縱蔣萬安胡作非為,放任他害國、害黨、自殘。

(作者為國民黨年輕黨員)

#國民黨 #蔣萬安 #促轉會 #民進黨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