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是毒瘡,美國養癰貽患;川普是猛虎,美國養虎遺患;川普是大奸,美國姑息養奸。這個癰、這頭虎、這個奸是如何被養大的?

川普原本就有成廱、成虎、成奸的潛能(或者本來就是),4年來美國的政治體系猛餵他吃大力丸,他天天進補,快速長大,而能濫用總統大位播毒、吃人、犯科。

美國有人將他定性為「願意使用暴力來實現其種族民族主義目標的威權主義者」,這個說法大抵不錯,但未涵蓋川普惡質性的核心,也未解答美國這個大廚是如何把他餵養成這種體質的?

看看暴民攻進美國國會前一刻,共和黨那幫為增加自己下屆參選總統籌碼而蹭川、舔川者的嘴臉,他們明知沒有系統性選舉舞弊,卻仍跟著川普的魔棒起舞,評論家痛責「足見其不惜借人民屍首作其仕途踏腳石的卑劣」。

共和黨政要4年來搶著喝川普奶水,什麼是非、正義、公理都可拋,政治對立造成的兩黨撕裂,更使共和黨人唯黨利是問,一票右翼媒體與社交媒體甘為助紂為虐。

眾議院提出總統彈劾案後,足有明確事實證明總統有罪,但除羅姆尼之外,所有共和黨參議員都投票反對為彈劾指控定罪。沒有他們撐腰,川普不致暴衝到此程度,暴民也不致如此囂張。

政客無德只是助川普為虐,但川粉陣營如此龐大,氣燄如此囂張,就不能不從當前美國社會所罹病症探源。號稱民有、民治、民享的美國,做為骨幹的民主制度早已被利益團體蛀食,大資本和權勢集團多方綁架,金錢政治掛帥,民主助長經濟的果實被少數人劫奪。多數民眾哀苦無助,只能望著野心政客畫的大餅期盼「改變」,讓川普這種民粹煽動家得以擷取大位,肆無忌憚地利用並加深社會的撕裂謀求個人政治利益。

對立的政治、撕裂的社會又被碎片化的同溫層傳播型態推波助瀾,經由媒體繭房效應的擴大,政治益加極化,人民的政治態度越加固化,甚至造成民粹與反智的結合,致使政治煽動家運作的空間更大,蠱惑效應更可觀。

川普掌握美國分配不均導致越來越嚴重的貧富懸殊等病灶,利用民粹方式包裝為反菁英的戰鬥,利用選民長期厭惡盤踞在華府爭權獲利的兩黨建制派政客,巧妙地以商人身分偽裝為超脫傳統左、右意識形態的「政治素人」,同時將痼疾的問題外部化,煽動人民對於移民、有色人種和中國等外部勢力的仇恨,從中牟取個人政治利益。

他煽惑民粹主義為自己帶來個人魅力,咬住美國貧富懸殊、白人處境滑落、美國地位下滑、經濟衰退、資本無序擴張等問題,大肆吸血。他擁抱「驕傲男孩」、新納粹、匿名者Q等白人極端民粹主義和懷疑論主義,並在其4年統治下,將極端政治推向高潮。

川普的粗暴、反智與虛無只不過是危機的冰山一角,他執政4年荒腔走板卻選票激增,顯示美國社會病症日益嚴重,政治文化趨於卑劣,政客愈益無品,人民更加憤蠻。這正是民粹主義滋長的絕佳沃土,川普深諳運用與劫奪之道,他利用美國的失敗獲取自己的成功,最後以自己的失敗把「山巔之國」推向深淵。美國的政治社會養大川普,他不感恩圖報,反而摧折國家,美國養老鼠咬布袋,再不悔悟,恐將遺害萬世。

#資深媒體人 #陳國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