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升溫,世界經濟陷入低迷,經濟全球化遭遇逆風之際,「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引發熱議。有些國家認為有助於全球經濟復甦,有些國家則擔心中國將強化在東南亞的勢力擴張,而台灣政府則刻意淡化,宣稱早就超前部署,做好調適並積極尋找突破之道(加入CPTPP)。事實上各國在考量是否加入區域經貿合作圈,主要係從自己國家利益出發,同時尊重對方的利益,求同存異,避免意識形態之爭給區域合作造成政治障礙,才能創造互利共享的局面,台灣亦不能例外。

RCEP整體標準雖不及CPTPP,但實施後不僅將強化成員國間的產業鏈分工,讓產業鏈更為完整緊密可帶動當地就業及經濟成長,產品流通將更為便捷,會對亞太各國經濟發展起拉動作用,也將進一步提升亞太經濟在全球經濟中的分量。中日韓GDP合計占全球20%以上,占亞洲70%以上,未來中日韓三國的經貿能否因而更密切融合將會是擴大RCEP效應的一大關鍵。台灣官員不能只提關稅減讓部分。

亞洲地區是農漁業的重要生產基地,也是世界重要的農產品貿易市場,2019年RCEP成員國農產品總產量占世界的比重約為20.1%,多數成員國視農產品為敏感領域,在兼顧各國不同需求情況下,也取得一定的成果包括:進口關稅的削減甚至歸零(2019年日本平均關稅4.4%,其中農產品平均關稅達15.7%,未來日本六成以上,中國八成以上的農產品將互相取消關稅)可大幅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獲利;取消農業出口補貼補貼,回歸市場機制(維持一定的農產品配額);可吸引該區域以外的投資者前往設廠,作為向其他地區(尤其中國大陸)的出口轉運站。

另外,提高通關效率及檢驗檢疫規定更加透明化(如要求生鮮水果等易腐貨物6小時內通關等),可提高生鮮農漁產品跨境流通效率;採原產成分累積規則,可提高協定優惠稅率的利用率,便於企業在區域內進行採購;服務貿易及投資領域主要採負面清單(非禁即入)的開放方式,有利於企業在區域內的產業鏈佈局,提升參與國際農業合作機遇(目前RCEP所吸引的外國直接投資,只30%來自區域內部,仍有很大增長空間),未來區域內從事農產品進出口相關企業將迎來更多的商機,台灣企業及廠商應儘早布局。

加入區域經濟合作帶來的好處,越南是個典型的例子。該國2020年經濟成長2.91%(2021年經濟增速有望達到6.8%),農業領域成長2.68%,尤其水產品透過「歐盟越南自由貿易協定」(EVFTA)、「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以及與韓國、日本和東協等主要市場簽訂貿易協定,讓該國水產品在這些市場上變得具有競爭力,去年上半年雖然受到COVID-19大流行影響導致出口大幅減少,但自7月後出口開始逐步回升,2020年水產品出口總額將達85.8億美元,未來再加上RCEP、越英自由貿易協定等助力, 2025年水產品出口額希望能達到120億美元的目標。該國2020年稻米出口也超越泰國,成為全球第二大出口國。

這對於同樣以外銷為主的台灣農漁產品,將產生連帶影響(如農漁產品貿易轉向效應,而中國仍是台灣農產品出口的首位等),蔡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不能一廂情願,必須重新調整,尋求正確的切入點以免徒勞無功。近年來面對產銷失衡或經濟自由化衝擊,蔡政府慣性反應便是紓困補貼並把責任推給中國打壓,而不是協助產業轉型或升級,這樣的作為只會讓台灣經貿更難走向國際。畢竟經濟是做衰不是被唱衰的!

(作者為農漁經學者)

#RCEP #農產品 #未來 #區域內 #水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