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雙帥蔣萬安與吳怡農近日都有聚焦媒體的操作,蔣聚焦促轉會及相關條例,吳則參選民進黨北市黨部主委且上節目陳述自我期許。由於上屆立委兩人在同選區捉對廝殺早就具話題性,2022北市長選舉是否再度對決又是焦點。從細部操作來看,兩人動作確實都充滿謀略及前瞻性,已就戰鬥位置,後續互動深具可看性。

就蔣萬安來說,他提案修正《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明定威權統治時期不當沒收人民財產的返還辦法及擴大適用罪名,更直指促轉會成立3年多,雖陸續撤銷有罪判決,卻遲沒返還財產,所以他提案提供明確法源依據,期待凸顯財產返還的急迫性。畢竟不論是戒嚴還是威權統治時期,綠營總是會直指「兩蔣」執政的不是,甚至將此做為選票提款機,而國民黨對此的論述或反制總是理不直、氣不壯,無法訴求社會廣泛支持,確有盲點,甚至變成蔣家第四代蔣萬安從政的「原罪」。

但蔣針對這外界看是他最弱的直球正面對決,不僅展現氣度格局,也顯出面對歷史負責的勇氣,給國民黨另個策略操作的方向,光這點就能加分;況且他若要競逐高位,勢必會有綠軍藉此對他軟土深掘,蔣此舉等於先對這「必考題」進行反制消毒,即便可能遭到部分深藍群眾誤解或質疑,但此策略,訴求中間及淺綠選民的拓票效果仍會存在,遑論深藍群眾對蔣家仍有感情的情況下,蔣的選票鞏固及擴張當無懸念,著實為其進取台北市長打下基礎。

至於吳怡農,千呼萬喚始出來參選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除了凸顯從政的企圖心外,意味民進黨有計畫且系統性地進行永續執政的布建,更形塑了吳怡農作為綠軍新生代一哥的印記;畢竟吳上屆立委雖敗給蔣,但雖敗猶榮且凝聚了大批粉絲向心力,就連參選黨部主委,不只對手退選,媒體報導的陣仗已不輸民選首長,政治能量已悄然累積中。

特別是還未上任,卻已有定見,宣布不參選明年台北市長而專心輔選,並劍指2024年立委,此策略亦頗明顯。一方面可持盈保泰、蘊積能量,畢竟明年市長選舉,蔣來勢洶洶,柯P陣營黃珊珊也有出馬意向,民進黨似乎也開始擘畫大咖空降,變數複雜無法掌握,加上自己仍無充分的政治歷練,與其強出頭還不如多養望;另方面插旗2024立委,由於主委的操兵歷練,甚至根本不用局限特定選區,使他的自由度更大,勝率更高。

吳怡農雖有策略考量及企圖心,卻顯露幾個風險。第一,吳參選北市黨部主委,外界多認為是高層意志,特別是顏聖冠退選,更會被質疑高層為吳鋪平了康莊大道,當然折損他的「壯闊」氣魄;第二,他在節目中斬釘截鐵說要為明年黨的市長候選人輔選,自己要參選2024年的立委,但問題是,政治局勢瞬息萬變,若屆時高層執意要他參選市長,他豈不食言而肥?

蔣、吳二人雖各領風騷,但以現階段來說,若真對決,蔣的風險較低,可望稍微領先。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專任教授兼系主任)

#鈕則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