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暴民衝進美國國會大廈的那一刻,美國社會科學界最尷尬的人之一,應該就是以「歷史終結論」聞名於世的法蘭西斯‧福山。福山的「歷史終結論」認為,蘇東波垮台意味著意識形態和制度安排的對壘已經結束,美國式的自由民主和市場經濟將成為人類社會最終的制度安排,萬流歸宗的時代到來,如果歷史是人類社會制度之演進的話,那麼,歷史到此終結。可是,歷史事實卻不斷打臉福山。

先談美國的市場經濟。在市場和政府之間,美國傳統上偏向「小政府」的制度安排,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時期,羅斯福總統推動「新政」,扭轉了美國的「小政府」傳統,擴大政府職能與支出,緩解了經濟危機,並且讓這種思維主宰了1970年代末期以前大多數時候美國的制度安排和政策作為。

1980年代初期開始,隨著雷根入主白宮,新自由主義開始大行其道。新自由主義鼓吹政府解除管制、減少干預,主張全盤自由化、市場化、私有化和接軌國際,使得勞工階層失去與資本家談判的籌碼,政府財政惡化,社會福利萎縮,導致跨國資本的支配力量凌駕於國家和社會之上,金融資本的投機需求凌駕於實體經濟的真實需求之上,造成了全球性的泡沫經濟和不平等的擴大加深,終於釀成了2008年肆虐全球的金融海嘯。

福山承認美國的市場經濟已經偏離了正軌,不足以作為世界的榜樣。金融海嘯發生後,福山指出,自由放任的全球化所造成的財富聚斂效應,使得美國的財富分配惡化,只有少數能夠利用高科技和全球性貿易與金融平台的精英,收入得以大幅提高,絕大多數人卻被排除在外。其結果,就是中產階級沒落,少數精英掌控了政治、經濟和媒體大權,使得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對既有建制不滿,把川普這樣的人送進了白宮。

不過,福山還是對美國或西方的自由民主政體深具信心,即使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失控,他主要歸咎於川普領導使得政府失職,而不是制度安排本身有問題。同時,在面對中國大陸持續崛起和有效控制疫情的表現上,他強調中國大陸體制的不夠透明與不可持久,隱隱然還在為他的「歷史終結論」辯護。

誠然,自由民主政體自有其價值,以數人頭代替打破人頭仍然是決定政權歸屬比較好的方式,但是,只講選舉勝負而沒有合理分配的社會經濟與理性包容的精神文明作為配套,老牌民主的美國也不免陷入分歧動盪的困境。最少,當暴民衝入美國國會大廈之時,標榜美國體制優越性的「歷史終結論」該被終結了。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美國 #福山 #歷史終結論 #制度安排 #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