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經意間翻到了很多在台灣交換時拍下的照片,思緒彷彿又回到了9年前的那個春夏。

2011年,大三的我意外得到一個去境外交換學習的機會,當我把選擇去台灣的決定告訴父母時,他們略感驚訝,並告知我1949年家族有親人因為戰亂遷台,90年代兩岸交流開放後,爺爺和他們一直有書信往來,但因為一些原因,兩邊人一直沒有見過面。他說或許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在引導我,希望我能借這個機會,去探訪一下家族的親人。

入台前從家人那裡瞭解到,當年遷往台灣的是我曾祖父的親弟弟(江西人),青年時期他從金陵大學畢業後進入國民政府擔任公職,遷台前是國民政府後勤部門的工作人員,到台灣後曾經主持政府農學會的相關工作,頗受兩蔣父子信任。從離開到1996年去世,他再也沒有回到過大陸,2011年他的三位子女均已進入退休生活,長子定居台灣新竹,次子定居在美國鳳凰城,小女兒定居馬來西亞。所以這次我能見到的就是定居在新竹市的這位叔公。

叔公知道我要來台灣,很早就在接機口等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場景至今還歷歷在目,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身材挺拔的叔公,他舉著寫著我姓名的面板,焦急張望。我快步地走近向他打招呼,他高興地跟我擁抱,緊握住我雙手,上上下下的打量著我,我當時很激動,有千言萬語在心間,但除了問好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呆呆地在原地開心傻笑。叔公的雙目炯炯有神,腳步利索,體態勻稱,儼然是一位對生活充滿了熱情的老人,那種感覺很神奇,我與他從未謀面,卻又好像有某種內在的聯結。短暫的交流之後,因為要隨接機校車去嘉義市的交換學校,我們只能分別,叔公獨自返回家中。

利用週末和假期的時間,我去叔公家拜訪了很多次,每次都是叔公開車來高鐵站接我,當時覺得很驚奇,因為在我自己的生活圈子裡比較少看到有70多歲的老人家還能把油門剎車踩的那麼溜。

他給我講了很多自己的人生經歷,成都的童年,跟隨家人顛沛來台的波折,軍中服役的艱險,還有他的美國求學之路,在台灣從一個普通工程師做到公司董事的職場生涯,以及退休後走遍五大洲的遊歷見聞,叔公的經歷彷彿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

我們逛遍了他能想到的台北名小吃,各種博物館、紀念館,看了許多藝術展。不只跟叔公,我和叔婆、姑姑,還有姑姑可愛的孩子,也慢慢熟悉了起來。叔婆是山東人,退休前做財會工作,雷厲風行,說一不二,持家有方,而且她廚藝驚人,對美食有很嚴格的標準,是一位地道的美食品嚐家和實踐者,姑姑看起來很像小說中走出來的那種文藝女青年,明眸皓齒,美麗大方。我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一個台灣家庭。

台灣社會跟美國社會的關係似乎很密切,在我交換的學校裡經常能聽到同學談論假期去美國打工、實踐或者自駕遊的計劃,叔公的家庭也是如此。

叔公年輕的時候經常去美國,工作後還進修了斯坦福大學的MBA,兩個女兒都在常青藤盟校畢業,他的外孫跟外孫女也都是在美國長大回台灣念書,整個家庭受美國文化的影響很大。

有時候他們會談論政治,談身分認同,叔公跟叔婆都堅定的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每一次選舉他們都義無反顧的把票投給國民黨,可是又無奈於國民黨的內鬥和乏力,怒其不爭。他們告訴我台灣是一個已經有點撕裂的社會,比較缺乏大陸官方經常提到的「凝聚力」,從地理上說,北台灣商業氣息濃厚,生活節奏快,文化包容性強,南台灣本土意識占主導,但也人情味濃。他們不太信任媒體,認為本土媒體跟輿論蒙蔽了不少台灣人,尤其是南部台灣人。

總的來說,他們的家庭屬於台灣的中上階層,家族成員都接受了高等教育,有體面的工作或者退休生活,享受到了台灣的經濟發展成果,他們有批判精神,也有對將來的未雨綢繆,既欣慰於大陸的蒸蒸日上,更渴望看到台灣的持續繁榮和富強,但並不過多的去評判兩岸是否要統一,如何統一,統一後怎樣的問題,或許這也是不少普通台灣人的心聲吧。

在過端午節的那天,我透過視訊工具讓大陸的爺爺和叔公在網上見了一面,兩位古稀之年的老人相互問候,鄭重道別,也算是完成了讓這代人重聚的一個小小心願。

除了拜訪叔公一家人,我後來的足跡也遍布全島,吹過了太平洋的風,看過了淡水的夕陽餘暉,踩過了墾丁的沙灘,泡過了宜蘭的溫泉……在交換學校的經歷也是豐富多彩,這都可以寫好幾個篇章了,暫且不表。

離開台灣的那天,行李箱被叔婆塞滿了送給大陸親人的禮物,依然是叔公送我到桃園機場,分別的那一刻,想到叔公一家人對我的關愛,各種不捨,瞬間淚崩,叔公並沒有太多的叮嚀和囑咐,只是拍拍我的肩膀,目送我離開。

工作後,除了逢年過節電話視訊問候,我也只去過2次台灣探訪他們,但每次想起他們一家人,心中總是湧起溫暖,來台灣前我和他們素未謀面,來台灣後卻像從小被他們看著長大的孩子一樣,被他們溫馨地對待,用心地照顧。

像這種家庭的存在,其實也是大陸跟台灣親緣關係的一種體現吧,台灣跟大陸還有多少親緣?這是一個很宏大的議題,兩地一脈相承,有許多說不清的羈絆,而這份親緣於我而言,更多的是我對家族血脈對可愛親人的一份牽掛,至今我會時不時念叨起叔公帶我走過的台北老街,回味叔婆包的鹼粽,相親相愛的那一家人……在點滴的回憶中嘴角上揚。

(王思遠/陸生)

本文來源:兩岸青年公眾號

#叔公 #台灣 #身分認同 #交換 #美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