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川普在任期間的一大敗筆是與中國的貿易戰。在其即將離任之時,事實證明,中國贏了川普發起的貿易戰並讓美國人埋單。儘管川普言辭激烈,但中國貿易順差和出口仍有增長,而拜登政府更可能傾向於技術控制。

2018年當川普開始對約3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時,曾在推特上發表了著名的推文,說,「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trade wars are good, and easy to win)」。 事實證明,他兩方面都錯了。

甚至在新冠感染了數百萬美國人、並引發自1929年美國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之前,根據川普用來自我辯護的標準,中國就已經經受住了川普的關稅攻勢。當中國控制住了疫情後,儘管有關稅的存在,但是對醫療設備和居家辦公設備的需求,最終擴大了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

儘管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大國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並不是在川普執政期間開始的,但他通過對科技公司徵收前所未有的關稅和制裁擴大了戰爭的範圍。然而接下來的事情證明,更嚴厲的措施並沒有如其所願達到目的。不過有一件事他做了,就是告訴拜登,什麼有效,什麼無效。

雪城大學(Syracuse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瑪麗•洛夫利(Mary Lovely)說,「中國太大了,對世界經濟太重要了,不能認為你可以像剪紙娃娃一樣把它剪掉。川普政府的作法讓大家清醒過來了。」

美國貿易赤字增加

持續的對華貿易赤字表明,美國企業對中國龐大的製造業產能的依賴程度有多高,疫情再次突顯了這一點。
持續的對華貿易赤字表明,美國企業對中國龐大的製造業產能的依賴程度有多高,疫情再次突顯了這一點。

在2016年大選之年,川普發誓要迅速開始扭轉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易逆差,讓那些淡化雙邊逆差重要性的主流經濟學家靠邊站。然而,此後對華逆差增加,據中國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1月的11個月裡,對華逆差達到2870億美元。

隨著美國公司轉向從越南等國家進口,2019年的貿易逆差確實同比下降,但仍高於2016年的2540億美元。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中國對約11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減少了從美國進口的產品,這些產品直到2020年的最後幾個月才開始恢復進口。

作為一年前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一部分,中國政府承諾,到2020年將進口價值1720億美元的特定類別的美國商品,但截至2020年11月底,中國購買金額只達到了這一目標的51 %。疫情期間能源價格的暴跌,以及波音公司飛機的問題是導致這一失敗的部分原因。

持續的對華貿易赤字表明,美國企業對中國龐大的製造業產能的依賴程度有多高,疫情再次凸顯了這一點。中國是唯一有能力大規模提高產出,以滿足對在家工作所需家用電腦、通訊裝備和以及醫療設備等商品不斷飆升需求的國家。

中國的出口機器繼續運轉

川普多次表示,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使其經濟像火箭一樣騰飛,他認為這是不公平的結果。事實證明,川普與中國的貿易戰恰逢中國出口的又一次擴張,在2015年和2016年連續兩年萎縮之後,中國的總出口在川普上任後每年都在增長,只在2019年對美國的出口略為下降。

在2015年和2016年連續兩年萎縮之後,中國的總出口在川普上任後每年都在增長,只在2019年對美國的出口略為下降。
在2015年和2016年連續兩年萎縮之後,中國的總出口在川普上任後每年都在增長,只在2019年對美國的出口略為下降。

於2019年由10個東南亞國家組成的集團取代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隨著東南亞經濟體預計未來10年的增長速度將超過已開發國家,這種向亞洲轉移的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去年年底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將進一步鞏固這些貿易聯繫。根據該協定,15個區域經濟體將逐步降低對彼此商品的部分關稅。

川普表示,關稅將鼓勵美國製造商將生產轉移回國內,他在2019年的推特上「命令」他們立即開始尋找替代中國的替代品。可悲的是,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這種轉變正在發生。榮鼎諮詢的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從2016年的129億美元小幅增加至2019年的133億美元。

榮鼎諮詢的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從2016年的129億美元小幅增加至2019年的133億美元。
榮鼎諮詢的數據顯示,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從2016年的129億美元小幅增加至2019年的133億美元。

經濟數據顯示,四年的貿易戰後中國出口幾乎沒有受到影響,這說明了中國製造業能力的韌性。然而貿易戰暴露了中國在某些瓶頸行業的脆弱性,比如高科技。在9月份接受調查的位於上海及其周邊地區的200多家美國製造商中,超過四分之三的公司表示,它們不打算將生產移出中國。

美國公司經常將中國消費市場的快速增長,及其強大的製造能力作為在華擴張的理由。上海美國商會會長克爾•吉布斯(Ker Gibbs)表示,「無論川普政府將關稅提高到多高的水平,都很難阻止美國企業投資。」

雙方都遭受了經濟損失

川普稱,關稅提振了美國經濟,同時導致中國經濟在2019年經歷了「50多年來最糟糕的一年」。然而,相對於兩國的經濟規模,直接經濟影響較小,因為兩國之間的出口價值,相對於國內生產總值而言微不足道。

明尼蘇達大學經濟學家周洋(Yang Zhou)表示,2018年和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均在6%或以上,關稅成本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3%左右。據她估計,同期貿易戰讓美國損失了0.08% 的GDP。最明顯的贏家是越南,隨著企業搬遷,關稅將該國GDP提振了近0.2個百分點。

美國消費者為此埋單

川普一再聲稱中國在為關稅埋單。分析這些數據的經濟學家驚訝地發現,在徵收關稅後,中國出口商通常不會降低價格以保持商品的競爭力。這意味著美國的關稅主要由本國公司和消費者支付。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美國人口普查局和美聯儲的研究人員對公司機密數據的分析顯示,占美國出口總額 80% 的公司,不得不為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支付更高的價格,導致出口增長放緩。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美國人口普查局和美聯儲的研究人員對公司機密數據的分析顯示,占美國出口總額 80% 的公司,不得不為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支付更高的價格,導致出口增長放緩。

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一份論文,關稅導致2018年美國消費者每年損失約168億美元的收入。另一個損害到美國經濟的副作用是,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往往會減少美國的出口。這是因為全球化的供應鏈意味著,製造業是由國家共同承擔的,而美國通過對中國零部件徵收關稅提高了自己產品的成本。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美國人口普查局和美聯儲的研究人員對公司機密數據的分析顯示,占美國出口總額80%的公司,不得不為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支付更高的價格,導致出口增長放緩。

川普在2016年大力競選時承諾,要通過與中國較量,把工作機會帶回美國,從而重振鐵鏽帶。這是指美國製造業衰敗造成地方經濟蕭條的那些州。這事並沒有發生。

2019年美國製造業就業增長停滯,部分原因是出口下降。紐約大學商學院經濟學家邁克‧沃爾(Michael Waugh)的研究表明,即使是鋼鐵等行業所在的地區,它們在川普的關稅措施下得到明確保護,就業也出現了下降,這表明貿易戰並沒有顯著改善美國製造業。沃爾說,「這些東西自然會轉移到海外,保護政策會稍微推遲一點。沒有證據表明關稅使工人受益。」

2020年疫情對世界經濟的破壞,造成很難估計關稅對就業和投資的影響。

中國以自己的速度改變著

川普政府聲稱,關稅增加了美國對中國的影響力,這將迫使中國進行有利於美國公司的改革。川普說,「我喜歡適當地加徵關稅,因為它們會讓外國的不公平競爭者,做任何你想讓他們做的事情。」川普政府在其貿易協議中宣稱的最大勝利,是中國方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承諾。但這很可能符合中國的利益。

紐約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中國法律專家馬克‧科恩(Mark Cohen)表示,儘管中國政府在過去兩年裡做出了巨大的立法改變,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但中國自身加強創新的動機,可能是比美國壓力更重要的因素。他補充說,該協議並沒有「推動中國的結構性改革,使其體系在系統上與世界大多數國家更加兼容」。

2019年中國企業向美國支付的知識產權使用費已經達到創紀錄的79億美元,高於2016年的66億美元。中國法院對涉及美國企業的知識產權侵權處以了創紀錄的罰款。但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這一增速低於中國向全球支付知識產權費用的增速。這表明,中國向美國支付知識產權費用是總體趨勢的一部分。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這一增速低於中國向全球支付知識產權費用的增速。這表明,中國向美國支付知識產權費用是總體趨勢的一部分。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這一增速低於中國向全球支付知識產權費用的增速。這表明,中國向美國支付知識產權費用是總體趨勢的一部分。

華盛頓方面也未能就中國國有企業改革取得任何重大承諾,這也被視為加徵關稅的理由。

從貿易戰到科技戰

現在由拜登決定是否繼續貿易戰。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他說他不會立即取消關稅,而是會重新評估第一階段的協議。

與關稅相比,不斷升級的技術衝突更讓中國擔憂。如果美國繼續加大技術封鎖,中國邁向全球產業鏈高端的現代化進程無疑將受到影響。

到目前為止,美國行動的影響是加速了中國在技術上自給自足的努力。這個問題已迅速上升到政府的議程上,其象徵是上個月的一份聲明,該聲明稱,提高「戰略科技實力」是最重要的經濟任務。

根據路透社2021年1月14日的報導,美國在中國商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委託牛津經濟(Oxford Economics)所做的研究,美中貿易戰造成美國最嚴重時曾損失高達245000個工作機會。如果雙方關税能逐漸減低,期望到2025年時能重新創造145000個工作機會。

如果美中貿易戰繼續升級而造成美中這兩個最大經濟體脱勾,則美國GDP在接下來5年内將損失1.6兆美元,這將會造成美國在2022年損失732000個工作機會和在2023年損失320000個工作機會。

這項研究報告就在拜登上任幾天前發表,可作為美國貿易政策制定的参考,這其中也包括了美國的盟友關於川普加於中國懲罰性關税的諮詢與應對。拜登說過他不打算立即改變川普所加於中國的關税,但他會聯合美國的盟邦對中國施壓以改變中國的貿易行為。拜登政府必須完全了解加增中國貨物進口關税所造成的經濟代價。

這報告估計,在2019年美國對中國出口支持了120萬美國人的工作機會,中國企業也因中美貿易而僱用了197000美國人,並且美國公司於2019年在中國投資了1050億美元。

預估中國在未來10年將對世界整體經濟成長的貢獻約佔全球三分之一,保留中國市場對美國全球商業進展將無疑將愈發重要。

(作者為美國華人學者)

#中國 #川普 #美國 #關稅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