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瘦肉精的認識

畜牧業在台灣俗稱的「瘦肉精」是一種腎上腺乙型接受體作用劑 (乙型受體素,beta-adrenergic agonist),這種物質實際上是幾種不同成分的藥物統稱,屬於類交感神經興奮劑,本來預定研發用於治療人類呼吸道疾病 (如氣喘),但未通過臨床試驗。所謂「瘦肉精」中較常見的有鹽酸克崙特羅、沙丁胺醇、萊克多巴胺、硫酸沙丁胺醇、鹽酸多巴胺、西馬特羅和硫酸特布他林等。

後來發現「瘦肉精」添加在畜禽動物的飼料中可以提高瘦肉的比例,降低脂肪比例及加快生長速度,優點包括減少飼養成本、增加利潤、提高糧食自給率及降低排泄物對環境的汙染等,所以被轉作為飼養畜禽動物的飼料添加物。

萊克多巴胺 (Ractopamine, 國際純粹和應用化學聯盟 IUPAC 的名稱: 4-[3-[[2-Hydroxy-2-(4-hydroxyphenyl)ethyl]amino]butyl]phenol)

萊克多巴胺化學結構:

萊克多巴胺化學式(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萊克多巴胺化學式(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是「瘦肉精」中一種代謝較快,毒性較低的類型,畜禽動物 (如豬、牛、羊、及火雞等)使用萊克多巴胺後,可以活化β1和β2的交感神經受器,進而刺激肌肉細胞,增加5~10%的蛋白質合成,並減少脂肪合成,達到增加瘦肉的效果。

世界上已有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及巴西等26國允許加入豬飼料;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及印尼允許加入牛飼料;美國及加拿大允許加入火雞飼料。

2. 瘦肉精對身體可能的影響

常規劑量的萊克多巴胺可在人體内被代謝並排出體外 (若不過量食用,約90%可在24小時內經由尿液或糞便排出體外,在人體血漿半衰期約4小時),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要知道萊劑加熱後不易被破壞且水溶性佳,使得萊克多巴胺經過烹煮後仍容易殘留在肉品及湯類料理中。若不幸過量攝入萊克多巴胺,人體會出現不同程度的中毒反應,其症狀上與動物中毒症狀相似,表現為肌肉震顫、四肢麻痹、心跳過快、心律失常、嘔吐、腹痛、肌肉疼痛、噁心暈眩等症狀,重者可引發高血壓、心臟病甚至死亡的風險。萊克多巴按被禁止由人直接食用。

美國食物與藥物管理局 (FDA) 稱,“FDA相信,只要根據批准說明書來使用,萊克多巴胺是安全有效的。”

但這種說法並非人人買帳。屠宰後的肉中被發現殘留少量萊克多巴胺,鼓吹消費者權益的人士因此質疑,長期食用這類肉產品會不會損害健康。

FDA表示,不存在與食用這種肉品相關的健康風險。該機構稱,萊克多巴胺的殘留未被證明會造成對抗生素的耐藥性。

目前尚無獨立的科研計劃,研究長期、少量食用這類添加劑飼養的肉品是否會影響人體健康。

聯合國專責協調並建立食品安全國際標準的「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CODEX)」在2012年制訂了萊克多巴胺的殘留標準,牛和豬的肌肉、脂肪殘留量是 10 ppb (parts per billion,10億分之1濃度)、肝 40 ppb、腎 90 ppb,其餘部位則未規定標準。這標準比美國 FDA 所規定豬肉中的萊克多巴胺最高允許量 0.05 ppm (即 50 ppb),豬肝中 0.15 ppm (即 150 ppb) 要來的嚴格。FDA 對豬腎没定標準。

3. 國際上反對萊克多巴胺的理由

然而,歐洲食品安全局(European Food Safety Agency)在2012年7月9日在《對萊克多巴胺聲明》 (Statement by EU on ractopamine) 中認為 CODEX 的相關評估報告,並未包含對於孩童、老人、孕婦、肝腎臟疾病及心血管疾病患者的特別風險評估,且報告中僅有6名受試者太少,沒有採取雙盲測試,數據缺乏可靠性,迄今也只有這份人體臨床試驗報告,而且內容僅有短期的急性毒性評估,並沒有評估長期影響的科學數據。因缺乏足夠證據,並只是由一次 CODEX 組織會員投票多數票決定 (2012年7月6日 CODEX 於羅馬投票結果贊成票與反對票的比數是69比67),這牛豬肉中生長激素最高殘餘量限制 (maximum residual limits) 仍存存安全顧慮,因而歐盟和歐洲其它國家共約45國反對。

因此,歐盟目前仍未開放使用任何「瘦肉精」,對萊克多巴胺的安全性質疑聲浪不斷,各國抱持截然不同的看法。

在2013年,俄羅斯研究人員分析了將萊克多巴胺作為食用動物生長因子的科學數據,並對肉類和副產品 (內臟) 中殘餘萊克多巴胺的最大允許含量進行測試及驗證。俄羅斯方面在 CODEX 第35屆會議上指出,可接受的萊克多巴胺每日攝入量未經充分驗證,無法確認肉類和副產品包括內臟中萊克多巴胺的最大允許含量是無風險的。

雖然攝入食物的殘餘萊克多巴胺含量符合 CODEX 的建議水平,但是考慮俄羅斯聯邦動物產品的消費方式及水準,將導致人類健康風險達到無法接受的水平,這將使得人們罹患心臟病的可能性提高及預期壽命減少。因此,俄羅斯反對接受食品中萊克多巴胺的最大允許含量。

至於中國禁止萊克多巴胺的理由,中國強調阻止美中猪肉貿易的並不是保護主義,其根本原因在於萊克多巴胺。早在中美貿易戰之前美國占中國猪肉進口的份額從2011年的近50%跌到2016年的不到13%。

中國雖然於2000年提出禁止使用「瘦肉精」類藥物,但在畜牧業生產中「瘦肉精」的使用仍屢禁不止。中國為了消費者的食品安全,從2011年起就開始採取法律行動,打擊非法使用萊克多巴胺,近千人被捕。

2019年6月中國決定禁止加拿大猪肉進口,因為在加輸華猪舌中檢測出萊克多巴胺。加拿大政府認真對待此事,表明北京的限制是出於對國民健康的考慮,而非保護主義大棒。使用萊克多巴胺養猪在中國不被允许,這也並非針對哪個国家,加拿大含有任何「瘦肉精」(包括萊克多巴胺在内) 的猪肉也是在禁止之列。

添加劑尤其在動物内臟含量較大,由於美國人基本上不吃内臟,因此他們允許使用。但是此添加劑對嗜吃豬内臟的華人之損害就可想而知。

除上述國家之外,印度、土耳其、伊朗、埃及、肯亞、辛巴威等國也不認同 CODEX 的標準而禁止萊克多巴胺。全世界超過168個國家禁用萊劑,只有26個國家允許在動物飼料中加入萊劑,另有一些國家禁止在本國動物飼料上加添萊克多巴胺但允許進口以含萊劑飼料餵食的動物。台湾自2021年1月1日後如同日本,允許開放萊豬、萊牛進口,但在本國飼養的豬和牛不准使用萊劑。

4. 美國對添加萊克多巴胺的趨向

而在美國國内家畜業近年來也面臨一些困難的選擇。關鍵的議題在於:如何說服越来越多疑的美國消費者接受肉品生產過程中使用了藥物?或者如何讓消費者為那些打着 “純天然” 標誌的肉品掏出更多錢。

面對愈來愈多反對肉類生長素添加劑的質疑,包括了美國幾家最大的肉商,Smithfield 和 JB USA 在2018年已停止使用萊克多巴胺,而 Tyson Food 也在2020年2月停用萊劑。

5. 如果非吃不可,那吃了可以換到什麼?

雖然由前述我們可知 CODEX 法典沒那麼絕對科學,但理性的想,這也並不表示「10 ppb」就一定是不安全的,畢竟世界上也有不少國家食用添加萊克多巴胺所餵養禽畜的肉品。

因此台灣人應該問的是:吃了之後,我們可以換到什麼?

台灣人吃從美國進口含萊劑的牛豬肉,從來不只是為了肉本身,而是答應進口萊豬後美國能給你的「利多」是什麼?

回到馬英九提出含瘦肉精的美牛進口的2012年初,同年7月25日表決通過,才過兩個多月,2012年10月2日美國就宣布台灣加入入境美國免簽證國家,赴美觀光或商務90天,至今如此。

在川普執政期間,台湾主動提出開放萊豬進口,這樣的示好上繳「保護費」究竟得到川普政府何等「互惠利多」保證?但隨著川普下台,拜登上任後可預期的政策轉變,今天政府有義務回應「可以換來什麼」的質疑,而非只用「將心比心」之類的話語模糊帶過。

6. 馬英九也曾開放萊牛——確實,但他用的不是行政命令

有人說,馬英九當時開放了美牛,你怎麼不罵?

萊牛在馬政府任內結束了長年的禁令是個事實,大多也只能說「台灣人豬肉吃得比較多」,但若認真探討行政流程,會發現八年前馬英九和這一次蔡英文的解禁程序,其實有些不同。

2012年同樣剛連任的馬英九總統,早在該年2月就放出了「允許萊牛進口」的政策口風,之後受到人民廣大的反彈,接著有行政院長的保證,幾場公聽會、美國狂牛症復發的插曲,多次表決(甚至有些國民黨立委跑票),直到最後才靠國會多數驚險過關。

這些立法院的爭吵和推擠,實質上都是台灣和美國談判時的籌碼:你看台灣民眾的強烈反對聲浪,我這個政府推動萊牛進口花了多少力氣才推成功,你要怎麼補償我?

不僅如此,期間的這些反對所積累力量,也都成為之後政府「牛豬分離」的底氣,在2013年反對政府開放進口美國萊豬的動力,直到今天都是。

相比之下,8年後蔡英文政府在前期階段透過至今沒有說白的談判過程,之後以一個記者會就宣布要以行政命令開放美萊豬進口,之後才因為備受民間壓力而改為(其實没有實際功用的)立院審查。

7. 請讓我知道,究竟所為何來?

政府在美方並未強迫下開放極度為人民所反對的萊豬進口,總要清楚的告訴人民所付出的健康犧牲能換到什麼吧?蔡政府強調開放美國萊豬進口是她斟酌再三之後的決定,請國民體諒。不明白開放萊豬和台湾前途或與國際接軌有何關聯?蔡政府從未清楚向人民說明。退一萬步來說,人民的莫大委屈總該是談判的籌碼吧?否則情何以堪,誠屬不智。

(作者為美國華人學者)

#萊克多巴胺 #允許 #瘦肉精 #動物 #CO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