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底,在兩岸智庫學術論壇等多場兩岸視頻會議上,本人提出了智統主張,就是嘗試以中華民族的大智慧應對台海挑戰,也是基於大國擔當、中華民族復興的智慧選擇。

一是台海情勢嚴酷。民進黨當局搞「依美抗陸保台」,推進台獨,美國打台灣牌,碰觸大陸底線,台海陷於戰爭邊緣,走向懸崖,需要以大智慧應對。二是中國正處在「兩個一百年」的交彙期,比歷史上任何時候更接近民族復興、國家統一的那一刻,必定面臨各種險峻挑戰,更需要大智慧,不要踏入西方反華鷹派設置的戰略陷阱。三是作為負責任大國需要展示大國形象、大國擔當,在國家統一方面需要大國智慧,為世界各國提供國家統一的新版本。四是中華民族自古就是富有智慧的民族,孫子兵法、王道精神蘊藏著智統寶典。現代科技、大資料、智慧化完全可以助力中華民族走出一條智統的康莊大道。

本人認為實現統一有三條路,一條路是和統,兩岸和平談判最終解決,時程較長,難度較大,需要做各種細緻艱苦的工作,類似中醫調理。這需要戰略定力、戰略耐心,問題是當前大陸人民等不得了,台灣的統派朋友也急切期盼早日終結民進黨的「綠色恐怖」。

一條路是武統,軍事解決,類似外科手術。大陸民意支援武統的聲浪很高,但武統變數很多,代價很大,後果難以精准預測,武統後兩岸面臨什麼樣的困難需要充分評估,包括台灣治理、長治久安等等。

本人認為除了和統、武統之外,兩岸統一還有第三條路可走,上上策就是智統,即以最高智慧,採取最佳路徑、最優方案,以最快速度、最低代價完成國家統一。

具體而言,就是借鑒古今中外的統一模式與路徑,在中華文化指引下,集成兩岸及海內外華人智慧,採取一切手段,團結一切力量,調動一切積極因素,運用和戰兩手、文武兩策,演繹新時代的王道與霸道,推動兩岸關係融合發展,將台海兩岸推進到「不戰而屈人之兵、不戰而阻來犯之敵」的境界,最終完成統一。

智統既是統一模式的集大成,更是創新體。智統應博採眾長,中國歷史上每一次統一都是智統的典範,各國統一範例也是我智統的他山之石。德國、越南、也門、坦桑尼亞的統一模式,北愛爾蘭、哥侖比亞的和平協定,俄羅斯、西班牙打擊分裂勢力的謀略等,均是我智統的有益參考。在此基礎上進行模式創新,探尋一條新時代中華民族的統一方略。

智統既是統一的系統工程,也是融合體。智統需要融合和戰兩手、文武兼備,實現和與戰、文與武的辯證統一。「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沒有軍事後盾,和平統一淪為空談;只有軍事一手,統一也缺乏基礎。軍事準備越充分,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就越高;同樣,和平統一工作越扎實,軍事手段、流血傷亡的可能性就越低。只要高度融合和戰、文武、王道霸道、軟硬兩手,統一方可盡早到來。面對內外形勢、兩岸實力變化,時刻調整兩手的配比,和戰成分多少、節奏的快慢,關鍵就看推進統一的效果。當「台獨」聲浪高漲、美國挑釁大陸台海底線之際,軍事這一手不妨加碼推進,以取得打擊「台獨」、震懾外敵、鼓舞統一的功效。

邁向智統應賦予其科學、民主、開放、創新特質。智統應採取最為科學、最為精準、最經得起歷史檢驗的方案推進統一。智統需要透過兩岸民主協商,充分反映兩岸及海外各界代表性人士的意見建議。智統是開放的體系,吸納古今中外一切可用的統一模式、統一路徑,集成一切關心兩岸統一人士的智慧、謀略。智統更是一個不斷創新實踐的過程,體現經歷中美戰略競逐、新冠疫情大考後中華民族的強大腦力。

邁向智統需要把握「三不」要訣:一是不犯錯,不能犯下顛覆性錯誤,決不能落入美國反華鷹派設計的戰略陷阱。二是不畏懼,為所當為,更要大有作為。三是不反智,就是選擇統一的最佳路徑、最優方案。

可見智統不是「不統」、「緩統」,更不是「不戰」、「懼戰」,而是在對的時刻做對的選擇,把對的事情做對、做好。

當前智統可以做兩件大事。一件是智合,推動兩岸融合發展。關鍵是「應通盡通」,建設兩岸兩個「新四通」、台胞登陸第一家園,共用公共服務「三化」,提高對台治理能力,實現兩岸同胞心靈契合。另一件事是智戰,推動軍事創新變革。超越傳統內戰模式、解放軍作戰模式及渡海登陸模式,嘗試數位戰爭、智慧化作戰,力爭統一戰爭的低代價、「零傷亡」。

(作者為上海台灣研究所副所長、《台海研究》主編)

#統一 #智統 #軍事 #武統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