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幅員不大,憲法雖明定地方分權,但由於歷史因素,是一個由中央政府說了算的體制。中央集權集錢,地方重大建設多須向中央申請補助才能推動,例如:各地果菜市場和屠宰場多半老舊不堪,但中央政府鞭長莫及,從不關心,地方無力整建翻新。中央若能對地方一視同仁,地方乃可均衡發展;若中央偏頗徇私,問題就會如雨後春筍,沒完沒了。

配合政策越多補助越多

雲林縣長張麗善日前受訪時對農委會主委陳吉仲開轟,批評農委會已淪為民進黨的輔選工具。張縣長舉例,西螺果菜市場改建案,縣府提2億元預算向農委會申請補助,卻遲遲沒有下文。但去年底陳主委陪同某立委去西螺,卻逕自宣布給西螺鎮公所1.5億元改建市場。另外,農委會去年底宣布,對嘉義縣朴子補助20億元巨款興建新式屠宰場;但雲林縣屠宰業是嘉義縣的好幾倍,張縣長想升級屠宰場,卻盼不到中央協助。陳主委回應媒體時撇清,說農業不受政治影響,「只要有提出正面的,我們絕對會全力來協助。」

是這樣嗎?藍營的張縣長為西螺提出市場改善計畫,農委會不理,要等主委陪綠營立委訪問綠營執政的西螺時,再將補助功德做給綠營。去年底農委會決定以巨款補助改建屠宰場時,選擇的又是綠營執政的嘉義縣。陳主委日前視察嘉義市,面對藍營縣長和立委請求補助屠宰場改建時,回應說百億養豬基金已編列42億元用在屠宰通路上,但「配合政策越多補助就越多。」

2019年,嘉義縣養豬頭數為30多萬頭,在6個養豬大縣(市)中名列倒數第2,和列名最後的高雄市相去不遠。雲林縣高達150萬頭,是嘉義縣的4到5倍,但農委會卻給嘉義縣20億元補助,只給雲林1.5億元,完全不符「比例原則」和基本邏輯。難道就因為雲林是藍營執政,嘉縣是綠營執政?而給雲林的1.5億也只是給了綠營執政的西螺鎮,非常明顯是要拉抬民進黨執政地區的施政成果,並抑制在野黨的績效。

不但如此,嘉義市提出補助要求,陳吉仲不置可否,卻強調「配合政策越多補助就越多。」這是在暗示兼威脅嗎?縣市若不配合農委會的政策,例如提出或修改縣市自治法規阻擋「萊豬」進入,就別想獲得或只能獲得少少補助?所以,以後大力補助綠營縣市時,就是有道理的?難道,這就是經常將「不要泛政治化」掛在嘴上的陳主委領導農委會施政的特質?

國家就是我家的黨天下

豈止是農委會如此,看看行政院長蘇貞昌如何對待韓國瑜主政下的高雄市:一個並不複雜的「愛情摩天輪」,只因為是韓國瑜的競選政見,民進黨先是冷嘲熱諷,接著逮到機會,硬是不提供最合用的土地給高雄市政府,讓這個明明有幾家外商表達高度投標意願的觀光建設胎死腹中。其目的無他,就是要卡死韓國瑜,讓他的選舉政見落空,然後譏諷他打高空、畫大餅,卻無執政能力。

韓國瑜被罷免後的補選中,蘇貞昌院長立即承諾,將以4000億元協助高雄建設,為陳其邁造勢的意圖明顯。反過來看,馬政府主政下的行政院,對當時在野黨陳菊主政下的高雄,總是以「中央地方一體」原則,充分支持其各種建設,甚至「地方建設配合款」的分配比例,還略超過扁政府時代,看不出任何徇私政黨的狀況。

這種以國家資源遂行政黨私利的劣質民主,短期間當然有政治效果。當年,國民黨政府為進入世貿組織(WTO)開放美國火雞肉進口時,農民就激動示威,到國貿局丟得局長蕭萬長滿臉雞蛋汁液。這次蔡政府開放進口美國「萊豬」,要是在早年,大批豬農們恐怕早已上凱道、衝到行政院了,但迄今卻不見農民團體示威,顯然和陳主委所說「配合政策越多補助就越多」有直接關聯,民進黨政府的「治術」顯然高於國民黨。

但是,這種「國家就是我家」的「黨天下」私心,在經濟上將扭曲資源的有效分配,讓資源使用效能降低,影響經濟發展;在政治上將惡化政黨對立、朝野相互掣肘,不利整體施政,地方民意不受中央政府尊重,民眾也會反彈,降低民眾對中央執政黨的支持度;在社會上也會分化人民,無法團結國人對抗疫情等對社會發展不利之事件。民進黨的選舉技巧與統治術短期或許有效,長期而言對國家絕對是傷害。

#補助 #農委會 #嘉義縣 #越多 #屠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