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桃園市議員王浩宇被罷免通過後,高雄市議員黃捷的罷免投票亦將登場。而在蔡英文總統親自下達動員令之後,無異是將這場原屬地方民代的罷免攻防,正式升高至政黨對決態勢。從表面上看,黃捷有了「今上」的宣示力挺,應該是吃下了定心丸,但深究下來,號稱無黨的黃捷也等於是被民進黨綁上綠旗、推上戰車向前衝,對她個人的未來與台灣的民主發展,禍福之間尚難逆料。

民進黨會說,明明是韓粉和泛藍陣營為了韓國瑜被罷免,因此才發動一連串的「報復性」罷免,怎麼會變成蔡英文造成政黨對立呢?但按照這個惡性循環的邏輯,泛藍支持者必然也會說,先沒有惡性的罷韓,哪有後來的這一切?

以民主政治的常態而言,擁有更大優勢與資源的執政黨,本就該對在野黨展現更大的和解與努力,尤其在台灣這個因政治立場與激情撕裂而近乎「理盲」的社會裡,總有一方要付出較多實質的誠意,才可能修復傷口,避免形成更慘烈的創傷;更何況民進黨之前在「罷韓」中,以各種踰越分際且充滿爭議的黨政力量,才得到了這麼多心知肚明的「收穫」,現在又要發揮雙標本色,讓民間團體乃至在野黨立馬放下心結,天下豈有此理?其收放之間,就考驗蔡英文的智慧與格局了。

之前王浩宇被罷免其實因緣際會造成四個微妙的結果:一是以操弄網路民粹、撕裂社會、製造對立的嘴炮民代,被敲了一記當頭棍,證明此種歪路未必全然暢通,也讓社會仍然清明的人心有了一點公道的撫慰。二是鬱悶已久的藍軍被打了一劑強心針,因此稍微祛悶解氣,不致因完全壓抑而有更偏激的言行;但罷王案的成功應該回到個案的本身來務實探討,既無須對台灣公民力量的覺醒過於悲觀,卻也不能因此擴大解釋,這也是泛藍有識之士起碼的自覺與理性。

三是囂張至極的綠營被澆了一盆冷水,至少警覺到為了包山包海,任意招降納叛的反效果;四是整個社會看到、也聽到一個警鐘,注意到罷免攻防可能的利弊影響,因此必須有所綢繆因應,勿使對立惡化。就此觀之,這陣子的罷免喧囂,反倒從中提煉出促使台灣民主政治修復進化的養分了。

不少人擔憂台灣會進入報復性罷免、仇恨性動員的時代,這種憂慮其來有自,卻也並非是必然,因為成敗因果之間,一在台灣公民意識的覺醒強弱,二在政黨有識之士的自覺調控。目前的罷免風潮過後,民怨得到適當紓解、政客有所警惕後,自然會回歸正常,不必因此小看民意的智商,更不會動輒形成罷免攻防的病態。

當初民進黨利用國會優勢不斷將罷免門檻下修,並想藉此罷掉了韓國瑜,如今外界又注意到了不同民選職別,在罷免門檻設計上的各種不合理、不公平,這是除了政治生態之外更重要的法制穩定性問題。但民進黨迄今仍在享受罷免之利,非要等到自己成為受害者才會思考修法?亦未可知。

在蔡英文公開下令、藍綠都動員更結合反萊豬的民怨下,黃捷罷免攻防戰已經成為對民進黨的不信任投票,1/4的投票門檻必然跨過,剩下的就是正負票數的正面對決,這對黃捷未必有利,對台灣卻是制衡與對立的利弊互見。

#資深媒體人 #張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