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跳出來說「當年馬市府和平醫院封院,沒照步驟來」,一根手指指著馬英九,卻忘了指著自己的四根手指頭。

部桃爆發院內感染,民進黨需要轉移焦點,把腦筋動到了當年的和平醫院封院。先是說「封院是北市府決策」,被台北市議員羅智強以公文打臉,現在陳建仁又跳出來,大意是「(民進黨)封院的決策沒錯,但(馬市府)的執行有問題」。

要以「後見之明」,回到2003年4月的時空,去打臉當時決策、執行如何如何,並不困難;但是在和平醫院封院的當下,醫界對於SARS的傳染途徑還不了解,哪一位大羅金仙能夠未卜先知,做出完全正確的決定?

就以陳建仁的批評「封院應該要分艙分流、循序漸進,但台北市政府卻是時間一到就拉起封鎖線」為例,難道陳建仁院士的意思是,時間一到,不應該拉起封鎖線,先讓有感染疑慮的人在外面趴趴走,等政府規畫妥當、一切就緒了再來封院?

面對一個未知的、感染途徑不明的疾病。當年北市府選擇「先封院再配套」,這個選擇不完美;但另一端的選項,「等一切就緒再來封院」,等於是讓有傳染風險的人留在社區更長的時間,更增加社區感染的風險。這中間的兩難,很明顯是父子騎驢,陳建仁的批評太廉價。

拿同樣「後見之明」的標準來檢驗陳建仁。和平醫院的感染源頭是曹姓婦人,封院前二次被檢驗為陽性,蘇益仁教授後來說,「當時就確信該例為SARS個案。但專家學者組成的委員會卻依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標準:『一定要去過疫區(大陸或香港)才能判定為SARS病例』,曹姓婦人未到過疫區因而排除。」

這個誤判確診個案的專家委員會,召集人就是陳建仁。如果我們拿陳建仁的「事後諸葛亮」標準,去說「陳建仁你怎麼可以誤判確診個案,和平醫院的院內感染、後來需要封院都是你害的。」請問陳副總統、陳署長、陳院士,這樣公平嗎?

當然不公平,就像陳建仁對北市府的求全苛責,也不公平。台灣現在的防疫成績是站在SARS的肩膀上,拿18年前的SARS出來救援,有什麼意義?

民進黨現在,好像是一點都不能被罵、被檢討,一旦有人膽敢批評,就黨、政、側翼全軍出動,1450出征,寸草不生。不過一個民主社會,人家講幾句,怎麼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不是應該這樣嗎?

就好像楊志良對院內感染的預警,也證明是說中了。雖然「開除」的話是重了點,但是媒體時代,話不說得重,如何引起大家的注意,繃緊防疫的神經?

現在是防疫的時候,民進黨的政治口水,等到疫情過去後再慢慢噴吧!

(作者為野台製作人)

#陳建仁 #封院 #SARS #民進黨 #指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