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人受困在湖北求救的管道有兩個,一是向台灣的「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簡稱海基會)的兩岸人民急難服務中心聯繫;其二則是向中國大陸的台辦系統請求協助。

台海兩岸關係複雜獨特,難有官方接觸,因此,兩岸交流所衍生的事務性問題必須透過一個由政府委託指定的民間機構來執行。1991年3月,台灣成立海基會;同年12月,中國大陸也成立性質相近的對等機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簡稱海協會)。台灣海基會的監督單位是「大陸委員會」(簡稱陸委會),而大陸海協會的指導單位則是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簡稱國台辦)。國台辦是中共中央成立處理對台工作的辦事機構,在北京有國台辦,在各省則編制有省台辦,各市則有市台辦,台商或一般台灣民眾在大陸所接觸的政府部門即是台辦組織。

1月23日封城開始之後,受困台人紛紛致電海基會求援,海基會除給予安撫並登錄相關資料外,亦建議受困者可聯繫武漢台資企業協會(武漢台協)的中間人, 請他邀請受困者加入一個微信(WeChat)群組。許多台灣人到中國大陸經商,因此各地均有成立台資企業聯誼協會,2008年,在北京成立了「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簡稱台企聯),它是由各地的台資企業協會為主體組成的一個社會團體,台企聯與國台辦系統有良好的關係。

微信群組迅速擴大

很多受困台人因海基會的建議加入了『武漢台協資訊群』,進入了微信世界,台人受困期間的生活從此離不開微信。該微信群組的規模短時間內迅速地擴大到300多個帳號,每個帳號後代表一個家庭,可見受困台人眾多,群組會員中亦可見海基會同仁帳號,亦有台辦系統人員在群內。受困初期,眾人驚恐萬分,期望透過群組掌握最新返家訊息;新加入者被要求填寫「台灣人位置統計」以及「台灣人物資需求」,當時大家紛紛有著應該很快就可以回家的感受。隨著加入者眾,訊息不斷被重新公告,每日的訊息有數百條,有很多有用資訊,也有取暖的,當然也免不了爭辯,貼文中出現的很多問題或困難也都即時有熱心的同胞幫忙解答或提供建議,此刻,大家心情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能快點回家。當時,僅是封城前幾天。

1月30日,台灣媒體訪問受困的台企協會,下了報導的標題:「我們非常緊急、非常危險」,那就是當時的氣氛,當時武漢確診人數已超過萬人,且每天以千人的數目增加中;大部分受困者只要待在自宅或旅館就應不會被感染,大部分人的飲食也沒有問題。然而,氣氛著實緊張,大家擔心一旦感染可能會禍及全家,當時中國大陸的媒體上出現許多全家因肺炎死亡案例,致使大家精神高度緊繃。大家心知肚明,此時不能上醫院,醫院是病毒的大本營,進了醫院,很可能是死路一條,群組中,大家互相提醒,儘量勿外出(當時尚可外出採買),避免被傳染,也不能生病,須保護自己健康,恐慌的氣氛蔓延在四處的空氣中。

武漢同胞籌組志工互助

已向海基會求救, 並加入群組待援, 大家都相信,台灣很快就會設法把大家救回。

在微信群組中,有熱心的會長委員籌組志工,這些志工也大都是滯留在武漢的同胞,部分是台灣本地人,亦有陸配。他們負責彙整大家所填的資料表,三百多個人以及他們的眷屬合計上千人的資料都靠這些志工整理;有志工每天睡眠時間不到六小時、有志工電話從不中斷一直協助聯繫、也有在台的志工請假數天來幫忙,大家有志一同,就是為了幫助這些受困者儘快能回到台灣,甚為感佩。(待續)

#封城 #逃疫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