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桃爆發院內群聚感染,30日再爆4個本土案例,國內疫情明顯有升高之勢。在此當口,民進黨政府要員還發出「思古幽情」,集體開始檢討18年前SARS時期,北市和平醫院封院的決策過程,並迅速做出「當時台北市政府未經中央同意就擅自封院」的結論,綠媒、綠營名嘴和一干側翼火力全開。很快的,雙方各自拿出證據,證明自己說的才是對的,於是藍綠陷於一片口水之爭。時隔不到幾天,證明了前朝官員說的沒錯,而且甩鍋前朝無助於疫情的防堵。

民進黨相關人士這次刻意挑起「和平封院之亂」,主要的攻擊對象是當年的台北市長馬英九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前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加入戰場的則有現任立法院長、當年的行政院長游錫堃;剛從副總統卸任、目前擔任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的陳建仁,是當年的衛生署長;而他們面對的3人目前都無官職。

馬英九成為箭靶就不必多說了,自蔡政府執政以來,「馬維拉」是永遠的背鍋俠,楊志良和邱淑媞遭到飆罵,則是因為他們對疫情指揮中心處理部桃的過程,提出了直接的批評。

老實說,人非聖賢,總有不周或是犯錯的時候,民主社會有反對者是正常的也是健康的,無論是建設性的批評還是強烈的批判,執政者應該讓不同的聲音有管道發出,甚至有足夠的機會可以到達層峰的耳中;成熟的政治領導人應該要有「聞過則喜」的雅量,因為批評是進步的動力。

楊志良認為部桃最初染疫的醫生在發現自己有症狀時,不趕快回院檢測還到處趴趴走,恐怕會成為防疫的破口。邱淑媞提出防疫中心包括醫院內有醫護感染,就不該居家隔離,而應該採一人一戶或入住防疫旅館,以免家人也受到感染,以及院內發生感染應該停止進出等「4大錯誤」。

或許楊志良的「開除說」讓人覺得太過嚴厲,邱淑媞說話的口氣也往往顯得十分急切,然而,觀察疫情發展,證明他們說的都沒有錯,如果指揮官陳時中願意放寬心胸、察納雅言,及時修正部桃的防疫措施,或許後續就不必實施勞師動眾、勞民傷財的5000人隔離措施。畢竟楊志良是公衛出身、邱淑媞有抗SARS的實戰經驗,蔡政府實在不必以人廢言,甚至拿出18年前的事企圖打擊、傷害提出建言的人。

不論當年的真相如何,民進黨當權者合力圍剿目前已沒有任何實權的前朝人員,實在令人感嘆今夕是何夕?對民進黨政府來說,當前最重要的事,是趕快處理緊急的部桃疫情,還是找出18年前SARS決策的是與非?就算證明當年封院的決定是錯的又如何?更何況許多人證、物證、公文俱在,往事並不如煙,真相不是民進黨政府說了算。

時光無法倒流,身為此時此刻的決策者,蔡政府應該面對現實;人民對執政者的期待是能解決問題而不是扒糞。18年前的SARS處理過程如果有錯,應該是做為今天防疫的警惕與提醒,前事不忘為的是可供做後事之師,讓後來的人可以更有智慧做出正確的決定,讓疫情的傷害降到最低,而不是把前人的疏失拿來做為政治攻防的工具,甚至成為今天錯誤的藉口,大言不慚地說,以前不也如何如何?如果執政者存有這的心態,那人民不禁問:要政黨輪替做什麼?

蔡政府已是第2任,許多政策的錯誤還在拚命甩鍋前朝,這不但是自欺欺人、不負責任,更是一種政治巨嬰的幼稚行為。心理學上的「巨嬰」指的是有著成人的身體卻只有幼兒的心智。

有這類症狀的人具有自戀的傾向,認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幻想整個世界都為他而運行,又特別的玻璃心,容易受傷害。因此有錯是別人的,有功,那當然是自己的。

民進黨執政後,綠營側翼、1450網軍負責帶風向,只要有人批評民進黨政府,他們就集體出動,到處胡亂抹黑抹紅抹黃,讓對方煩了、怕了、懶得再戰,網軍們就取得了言論的宰制權。

靠壓制不同聲音取得絕對的統治權,這樣的政治生態絕非民主常態。我們很難期待蔡政府能夠做到如美國總統林肯一般善待政敵、甚至誠心延攬競爭對手入閣,組成所謂的「政敵團隊」,但民進黨政府至少要放下鬥爭的意識、願意給反對者空間。不要使整個社會最後成為一言堂,不再有異於執政者的聲音。因為這對蔡政府並不是好事,更絕非台灣之福。

(作者為作家)

#部桃 #民進黨政府 #當年 #邱淑媞 #應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