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日,美國《紐約時報》記者埃里溫‧彼得利向外界透露,拜登在候任總統的一次內部會議上表示,美國新政府不會在台灣問題上,繼續川普前政府挑釁中國的外交政策。拜登說,「這一點很重要,這是我們的外交基石。挑釁中國,不但毫無意義,而且極其危險。台灣是中國的尾巴,踩著他,雖然可以讓中國痛不可當,但也會給美國和世界和平埋下一顆碩大無比的定時炸彈。」拜登這一段話,應該是為美國外交新戰略的「現實主義」下了一個經典的註解。

最近一陣子,各方對於美國新政府上台後的外交特別是對華政策頗多揣測評論,重點更多集中於一些相關位置如國務卿、國安顧問、國防部長等人事安排,以及這些新人選曾經有過的一些政策立場或主張之上,這當然不錯,就此而言,前朝鬥爭派退場,換上一批競爭派、合作派、交換派,當然傳達出了一些重要信息。但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有這樣的變動,這個問題就跟拜登及其團隊的基本戰略思維有關了,後者,我認為取決於三個因素:

一、大挫敗。美國遏華戰略始於歐巴馬(重返亞太),川普繼之(印太戰略),前後兩個回合12年下來,不但未能遏制中國,反而讓中國更追近了美國。特別在川普後期,猛打台灣牌以致中美關係急轉直下,更增添了美國的戰爭風險,這樣的戰略實不宜前規拜隨了。

二、大形勢。大形勢分「大兩岸」與「小兩岸」。大兩岸指太平洋兩岸的中美關係,與過去比,明顯地是中長美消;若就中美博奕的西太平洋之「介入」與「反介入」能力而言,雙方幾已勢均力敵。小兩岸指台灣海峽兩岸的大陸與台灣,情況類似但變化速度更快,美國繼續打台灣牌,不但越來越吃力而且風險越來越大。

三、大趨勢。形勢是現狀,趨勢是未來。未來10年內,中國GDP超過美國已是鐵板釘釘之事;GDP之外,所有綜合國力的指標,從工業、科技、太空、軍事,甚至對內的治國理政、體制效率,中美差距之快速縮小甚至出現反超,也均為大概率的趨勢。除非美國真要跟中國幹上一架,但結果勝敗難卜。

了解了這樣的背景後,就比較容易明白跟隨了拜登數十年的外交策士、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針對中美關係的「5R」論了。

這5R是:一、回歸正常(Return to normal):過去一段的中美關係極不正常,不可持續;二、逆轉(Reversal):因此新政府將逆轉那些在美中關係上的不正確做法;三、檢視(Review):以美國利益角度檢視美國面對的新形勢、新趨勢,作為新戰略、新政策之依據。四、現實主義(Realism):體認全球形勢的現實變化,體認中國是強悍的競爭對手;五、負責任(Responsible):高明且負責地認知到美中在地球上必須共存,否則就是雙雙毀滅。

現實主義用中國話講也許更傳神,即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也」。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美國 #中國 #拜登 #形勢 #中美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