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有人會問,美國是否存在媒體系統性扭曲事實,導致大選不公?

言論自由和民主制度密不可分。一方面,民主制度以憲政保障言論自由。行政、立法、司法權力都不得干涉言論自由。另一方面,言論自由是民主制度運作的基本前提。民選參議員、民選眾議員、民選總統,靠的是競選者和支持者自由發表言論,靠的是選民獲得準確的信息,能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判斷。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民主制度。

自從建立近現代憲政以來,媒體就是絕大多數選民獲得信息的主要渠道。傳統上,所有穩定憲政制度中的媒體,絕大多數都遵循客觀中立的自律原則。從某種意義上,媒體客觀中立與司法獨立一樣,對憲政的運作至關重要。但是,最近幾年發生了很多令人擔憂的變化。這些變化是快速發展的新興產業革命對社會衝擊的一部分,是革命性新技術「創造性破壞」的一部分。

在理想狀態下,媒體應該與法院和政府機構一樣,在政治立場上保持中立,以此保證客觀性。但是在美國所有的媒體都是私有的(法律禁止美國政府的美國之音 Voice of America 在國內營運),自負盈虧的,在市場上自由競爭的。在私有制和競爭下,單純從經濟或商業角度媒體不可能自律保持客觀中立。

憲法保護言論自由,但沒有限制媒體立場的規定。作為個體,每個記者、每個媒體人、每個媒體機構,都有言論自由。但長期下來,歸根結柢是信譽的競爭。為此,必須要核查信息來源,努力保證不報導虛假信息。沒有任何媒體能保證不在報導中犯錯,但關心聲譽的媒體,絕對不能「有意」犯錯,損壞自己的長期聲譽。

這個持續了兩百年的傳統,使一些長期保持客觀中立的媒體,靠著積累的聲譽,逐漸集體形成所謂的「主流」,其中包括所有民主國家的知名媒體。這個所謂主流,是市場的認可,是大眾的認可,而不是任何人封的,更與政府和政黨無關。

主流媒體之間的競爭激烈,競爭的核心是聲譽,而媒體的聲譽來自對事實客觀中立的報導。因此,所有具有聲譽的媒體都有共同的底線:不會報導荒唐、聳人聽聞的謠言,或虛構的陰謀論。但是,由於媒體機構和媒體人自己的立場,要關注自身的受眾群體之興趣以及政治偏好,競爭並不能完全保證媒體的中立性。在這些主流媒體上,總能看到一些偏頗的討論,總會看到忽略重要問題。但是,由於憲政制度保障了言論自由,媒體是多元的。因此,任何追求全面了解信息的人,對待重大信息,對任何一個媒體的報導都必須持謹慎態度,從不同來源多方核對。

如前所述,最近幾年美國的一些主流媒體發生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變化。原本一些基本中立客觀的媒體,逐漸顯露政黨立場,個別媒體甚至表達很強的政黨立場,但這並不意味著媒體都是一面倒的,並不意味著沒有言論自由,而是在媒體中產生了兩極分化。有的媒體變成了親共和黨,甚至強烈親共和黨,如福克斯新聞(Fox News)。有的變成了親民主黨,甚至強烈親民主黨,如 CNN。

但基本事實是,這些變化並不是政黨控制導致的。一些(並非所有)媒體演變成具有黨派立場,在很大程度上來源於社會發生的變化,尤其是技術對社會的衝擊。互聯網、社群媒體、自媒體的產生和爆炸性發展,如同中世紀發明的印刷機,從基本上改變了人類社會的信息傳遞。

與傳統媒體競爭的社群媒體和自媒體,幾乎不面對傳統媒體關心的聲譽問題。大多數完全無須在立場和客觀性方面自律。大量商業性社群媒體追逐利潤,而利潤與點擊率掛勾。為了增加點擊率,社群媒體有意向讀者推送他們喜愛的內容,而無視內容真偽或者性質。同時,由於社交媒體和自媒體提供的信息量巨大,大量的信息在短時間內快速廣泛傳播,分辨信息的真偽變得更困難。

大量在新興產業革命中蒙受損失的人會強烈不滿,甚至憤怒。這些人多數受教育程度較低,他們自我選擇更依賴社群媒體作為信息來源。而且,新興產業革命最發達的地區與受新興產業革命衝擊最嚴重的地區之間不平等差距加大,導致區域政治傾向朝兩極化發展。人群的兩極化,社群媒體兩極立場的說法,從而不關心事實,不關心中立客觀的信息。

為了吸引讀者,很多傳統媒體逐步偏離了客觀中立的傳統。此外,在言論自由的民主社會,媒體依據事實批評政府政策和國家行政首長是常態,反此道而行則為反常,這是保護民主制度的堅實基礎之一。遵循憲政傳統,所有民主國家的行政首腦和媒體之間是相互尊重的關係。即便行政首腦在面對尖銳批評,甚至不公允的批評時,仍然如此。

但是,從 2016 年開始,美國產生了前所未有的總統與媒體之間強烈的衝突。這不僅在美國歷史上非常不尋常,在全世界所有民主國家都不尋常。在總統和主流媒體之間形成戰鬥狀態時,一些媒體喪失了中立的理性,不但具有明顯的政治立場,有的甚至賦予自身政治使命。這種偏離,不僅對這些媒體非常不幸,也對社會提出了一個大問題:媒體是不是可信的?

有人說民主黨控制了所有的主流媒體,甚至把「主流媒體」等同於極權制度下的宣傳工具。但是這從基本上違反了事實。事實上,在言論自由的憲政規則下,美國的所有媒體都與政黨無關,完全享受言論自由。部分喪失中立客觀性的媒體仍然有很多受眾,那反映了社會兩極化的現實,也反映了一些受眾更關心立場,較少關心事實真相。人群的兩極分化和很多媒體喪失客觀中立原則,互相催化,會導致社會進一步兩極分化,而破壞了民主憲政的基礎,這極為令人擔憂。

在言論自由的制度下,即便媒體偏離了中立的立場,人們仍然有能力獲得相對準確的信息。但是,當很多受眾關心立場超過關心事實時,這就從基本上挑戰了民主憲政的運作。

(作者為美國華人學者)

#媒體 #客觀 #言論自由 #中立 #憲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