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有座「護國神山」台積電,竟勞動德國經濟部長來函要求政府協助,讓台積電提高產量,充分供應德國汽車晶片的需求,讓國人雀躍不已。無獨有偶,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高層官員本周將和我經濟部視訊討論汽車晶片供應問題,晶片大廠主管將參與討論。

豬羊變色 豈不快哉

誠然,在多年被對岸政治打壓,遭到國際歧視下,台灣憑藉多年努力,竟能靠一己之力,創造出一個局面──供應尖端半導體晶片達全球半數以上,壓制了氣焰甚高的南韓三星,也讓晶片需求廠商們必須仰賴台灣的「臉色」,這可是標準的「豬羊變色」,豈止是不亦快哉而已?

巧合的是,全球正在搶奪新冠疫苗、陸續展開疫苗施打;台灣卻在排斥陸製疫苗下,對疫苗取得如無頭蒼蠅般地摸不著頭緒,讓國人集體焦慮感快速升高。於是,有智庫建請政府「以晶片換疫苗」──用先進國家嚴重缺貨的車用晶片,來換取台灣尚無解方的新冠疫苗,豈不是「兩全其美」?將「防疫政治化」不遺餘力的衛福部長陳時中,立刻表示「樂觀其成」;但經濟部長王美花先是保守表示這是產業問題,不同問題不宜一起討論,後來可能感受到壓力,表示已對德國表達需求,希望德國協助取得疫苗。顯然,兩部會間看法並不相同。然而,該如何看待此項攸關台灣人民「生死」的重大問題呢?

要探討問題的最適解答,首先應該回應兩個問題:一、在現況下,台灣是否真能如願「以晶片換疫苗」?二、即使真能換到疫苗,但中長期是否對台灣有利?也就是說,目前的短期利益是否超越中長期的代價或成本,所以值得去做?只有在兩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下,才值得我們採取這個策略。

首先,台灣真的能「以晶片換疫苗」嗎?請問,對歐、美、日等國來說,是攸關生命的「疫苗」重要,還是「晶片」重要?目前疫苗生產有限,遠不足全球所需,各國都施展全力爭取疫苗;世界衛生組織(WHO)為全球疫苗使用的公平性,批評疫苗廠沒提供足量疫苗讓它分配給開發中國家,要求增加供應世衛的COVAX分配平台。請問,我們要拿晶片換疫苗,是要向誰換?是找各國疫苗廠,還是政府?原則上,廠商不會理我們,因為他們也是一個頭兩個大,連應付當前的「需索」都已無力,何況晶片和他們無關,不可能為了換晶片而攪進複雜的政治。

有能力應對「政治貿易」嗎

那麼,可以找他們的政府嗎?德國可能回應說:這是企業的決策,政府無理由干預。他們請我國政府協調增產車用晶片,也只是一種「呼籲」,是否增產還是屬於台廠自行決定的商業行為。至於美國,如果經濟部請得動美國政府協調她的疫苗廠主管也坐上視訊桌,一起參加本周的會議,那就有可能「交換」,可以姑且一試;否則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美國不認為我們有這個分量和她玩這個「賽局」。基於以上,請問對疫苗大國提出「以晶片換疫苗」,真的可以如願嗎?

其次,即使短期間真能如願,以晶片換到疫苗,對台灣中長期的影響如何?須知,貿易理論告訴我們:對一個小型經濟體,最好的貿易政策就是「自由貿易」;任何對貿易的干預都將帶來扭曲,都有損經濟福利。只有貿易大國可藉政策干預,壓迫其他經濟體吸收扭曲成本來增加福利。沒錯,就晶片代工而言,台灣不是小型經濟體,乍看之下在國際間有「議價能力」,但對幾乎所有的其他商品,台灣都是「小國」,沒議價能力;一旦在晶片上開了先例,各國未來援引此例對台灣施展「政治貿易」議價時,台灣有能力應對嗎?

沒錯,美國川普政府大力推動「反全球化」,認為國家利益超過「多邊利益」,也引發少數國家效尤。但是,別忘了美國是貿易大國,而且搞了半天還自傷三分,拜登政府誓言扭轉這種不正常作為,要妥善恢復全球貿易秩序。因此,恢復被傷害的世界經濟,回到一個自由有序的貿易環境,才是台灣應追求的中長期利益。身為一個小型經濟體,能否從「政治貿易」上獲利,只要看看「口罩外交」的實質成果,再看看萊豬換FTA的教訓,答案就很清楚了。千萬別胡亂投醫,將「護國神山」搞成了「負國神山」。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