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駐美大使崔天凱27日出席「中國人民爭取和平與裁軍協會」與「卡特中心」舉辦的對話會,喊話拜登政府,將中國視為戰略對手與假想敵,將是一個嚴重的戰略誤判。崔天凱細數中美接觸42年來所獲致的成就,希望中美關係重回「合作」。

對中政策 難以轉圜

拜登就任總統後,陸、美雖然互相釋放調整關係的訊號,但民主黨剛剛接手因「川普主義」而撕裂的美國社會及同床異夢的同盟體系,為團結美國及拉緊盟國,拜登政府試圖「先打掃乾淨,再請客吃飯」,對中政策一時難以轉圜。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直言,期待拜登上台即可撥亂反正,未免「天真得無可救藥」,拜登在方法上或許不同,但陸、美對抗基調依舊。拜登上台至今,在南海、台灣、台海局勢及釣魚台列嶼等陸、美可能軍事衝突的三大熱點議題的立場仍文風不動。甚至在可能合作的氣候變遷議題上,亦相互較勁,美國氣候變遷特使凱瑞不諱言,不因尋求美、陸氣候變遷合作,而在其他議題上對大陸做出讓步。

陸、美都寄希望於對方,卻吝於遞出橄欖枝。陸美關係改善仍缺乏動力,雙方在東亞海域的對立卻持續升高,除大陸軍機接近台灣西南空域的強度日增,北京全國人大更通過《海警法》,授權海警部隊在大陸主張管轄權的海域,可對從事非法生產作業的外國船隻使用武器,美國海軍則派遣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經巴士海峽進入南海。前美軍太平洋司令部聯合情報中心作戰主任舒斯特認為,大陸將持續「測試」美國回應其行動的傾向及意願,以明確拜登政府的「紅線」。

《海警法》授權動武不應視為北京叫板美國新政府,或對陸、美關係失去耐心,意欲在東亞海域製造衝突,以武力脅迫日本及東協國家。北京深知「發展利益」高於領土問題,在領土問題可控下,無須動武,何況衝突無助於爭端解決,徒令大陸的大國及周邊外交失靈,經濟社會發展招致挫敗。

然而,日本對大陸《海警法》立法通過深感疑慮,聲稱將「繼續密切關注」大陸海警的行動。1月28日,美、日領袖電話會談,雙方言及釣魚台情勢,拜登重申《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適用於釣魚台列嶼。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質疑大陸海警的武力執法有違國際法之虞,日本憂慮今後大陸可能對在釣島周邊航行的日本船隻進行登船檢查或驅逐海保廳的巡邏船等,以凸顯對該群島及周邊海域的管轄權。

釣島爭端 左右中美關係

中日釣島爭端山雨欲來風滿樓,執政的自民黨為此召開國防小組與安全保障調查會的聯席會議,建議修法賦予自衛隊法源,採取海上警衛行動,應對大陸海警在釣島海域執法的不測事態。1月30日,日相菅義偉更首度以釣島為議題,召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四大臣會議,討論具體的應對措施。

《日本經濟新聞》披露,在釣島爭端升高中,美軍與自衛隊著手擬定因應釣島周邊緊急事態的「共同作戰計畫」,在拜登政府初期,美、陸在釣魚台存在衝突的可能。釣島爭端不僅牽動中日關係,更左右中美關係良窳。

大陸外長王毅以「十字路口」形容當下陸美關係所處位置,故在釣島維權上應切忌「暴衝」或「闖紅燈」。日本右翼團體或政治人物亦須克制,勿見獵心喜,試圖在釣島挑事,將印太區域帶向沒有贏家的衝突。

在陸、美對立中,日本謹小慎微地在兩造間保持平衡,拜登雖重拾對盟國的承諾,但不意味日本有恃無恐,可在釣島爭端中放手一搏。拜登的「百日維新」以戰勝新冠病毒為首要,改善陸美關係則需時間以耐心醞釀互信,不急於一時,期間日本無須幫倒忙,而應適時居間調停陸、美「冷戰」,因可協調、合作的陸美關係為日本周邊安全無可或缺的條件,此乃日本的利益所在。

中美關係雖嚴峻,卻仍充滿機會。誠如崔天凱所提的陸、美「四要四不要」,呼籲雙方要互信、不要誤判;要對話、不要對抗;要合作、不要爭鬥;要交流、不要隔絕。為此,北京應張開雙手,莫握緊拳頭,拳頭徒招猜忌、對立,張開雙手始能相互擁抱,掌握機會。外交如此,兩岸關係亦然。

#旺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