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上任後,二月一日接受《微軟國家廣播公司》(MSNBC)首場電視訪問中,被問到布林肯曾在任命聽證會上表示,中國大陸是對美國國家利益的最大威脅,那如果中國大陸對台灣採取任何行動,美國是否會與中國大陸發生軍事對抗的問題時,布林肯回答到,美國會確保軍事布局並阻止中國大陸的攻擊,所有選項都在美國的控制範圍內。上述回答讓台灣政府見獵心喜,但確實如此嗎?引人存疑。

一、專訪言論並未明確針對台灣而是對於整體大局的回應

首先,布林肯認為,中國大陸毫無疑問比起其他國家構成美國最大的挑戰,但這是一個複雜的挑戰,這種關係有對抗的一面,當然也有競爭的一面,同時還有合作的一面,但不論美國是在處理美中關係的任何一面,都必須能夠從一個強勢,而不是弱勢的立場來對待中國大陸。

其次,布林肯強調,當中國大陸挑戰美國的價值觀時,包括在鎮壓新疆維吾爾人或香港民主時,美國要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價值觀,投資自己的人民,讓他們能夠充分競爭,同時還要確保美國的軍事布局,能夠阻止中國大陸的侵略。

最後,布林肯表示,上述每個選項都完全在美國的控制範圍之內,當建立更強大的聯盟、與世界接觸後,在捍衛美國的價值觀、投資美國的人民、確保美國的軍事布局完善下,美國也可以在這一領域重建到更好狀態。

二、台灣是美中關係下的關鍵因素

前美國國防部副次長、現為哈德遜研究所美國海權中心主任克洛普西(Seth Cropsey)曾表示,拜登政府上台後將立即面對嚴肅的外交挑戰,尤其是中國大陸在西太平洋的一系列挑釁作為,而「台灣正是這些挑釁的靶心(bullseye)」,因為台灣的民主與中國大陸的專制模式相互矛盾,而台灣的地理位置阻礙中國大陸海軍通往中太平洋的海道。

克洛普西認為,如果統一台灣是中國大陸的根本目標與核心利益的話,則維持美國作為太平洋的主導力量對於美國的經濟未來及安全部署是一樣重要的,如果美國不能遵守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在台灣遭到攻擊時伸出援手,那麼將削弱所有美國的安全同盟,同時「沒有任何一個美國總統能夠忽視這一點」。

因此,克洛普西便發出警告,認為在中國大陸的軍力快速擴張下,中國大陸的導彈能力明顯增強,高超音速導彈已經有能力擊沉美國航母,美國必須在軍事能力上做更多投資,同時美國阻止中國大陸奪取台灣所剩時間已不多,前美軍和北約阿富汗指揮官麥克里斯托爾(Stanley McChrystal)也認為,美國必須思考是否已準備好為台灣而戰,也是拜登政府一上台就要面對的立即挑戰。

克洛普西認為,拜登如果能擴大美國與台灣的伙伴關係,將有助於緩解地區對中國大陸的擔憂,並展現他的政府對於與日本、澳洲、菲律賓與韓國等盟友合作的興趣,他也建議拜登應該持續對台灣軍售,並著重於近程及遠程移動型導彈、無人機及水面下技術,不過這還不夠,美國印太司令部還可以加強威懾,將台灣融入其戰爭規劃、進行高級官員互訪、實施港口停靠、舉行美國、台灣及其他同盟海軍聯合演習,並協調與日本增加部隊的部署。

三、美國的「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之爭取決於美國政治利益

對於華盛頓是否應該終結戰略模糊政策,美國政策圈贊成與反對人士的主要論點在於何者更能確保台海和平。贊成改變模糊政策、改採戰略清晰政策一派認為,在中國大陸軍事崛起、對台灣越來越咄咄逼人的作為下,華盛頓必須明確讓中國大陸知道美國對防衛台灣的決心,一旦對台動武必有代價;反對人士則認為,戰略模糊給美國最大政策彈性,使北京無法預知美國的行動,同時也防止台灣因美國會防衛台灣的「空白支票」而對北京採取刺激挑釁行動。

美國和平安全研究中心法律及政治學者帕特里克·賀米(Patrick Hulme)便指出,儘管美國國會議員提出許多支持台灣的法案,但法案內容大多和戰略模糊政策一致使用模糊性的文字,對於傳達美國堅定反對武裝攻擊台灣的決心效果不大,無法保證一旦衝突真的發生,這些議員是否真的能夠承擔政治風險,對於授權總統使用美國軍力投下贊成一票。

美國必須非常小心,一方面表達國會對保護台灣不受軍事侵犯決心,另一方面也不會不必要地挑釁中國大陸,在這情況下其實「有其他立法工具」可以達到這個目的,例如表達國會意見的共同決議案就是其中之一。隨著中國大陸軍事能力的增強,關於美國如何表明對台灣安全承諾決心的辯論還會持續,台灣海峽的戰略風險控管問題日益重要,如何在危機發生前減低戰爭的風險是美中台三方都極為關切的。

對於中國大陸明確表示「台獨就意味著戰爭」,五角大廈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對台海議題做的回應是,先重申支持台灣自我防衛的長期政策,但接著強調台灣與中國大陸間的緊張關係是沒有理由需要演變成對峙衝突局面的,這是拜登政府執政後五角大廈首度談論台海議題,由此,美國的態度可見一班。

其實,隨著近來中國大陸頻繁派遣軍機繞巡台灣周邊,台海緊張情勢升級,如果中國大陸真的武力統一台灣,美國作為亞洲,甚至全球「老大哥」的威信將蕩然無存。從某種層面來看,這場戰役已經展開,這一兩年來兩岸發生衝突的風險正處於數十年來的最高點,解放軍已發起「灰色地帶」(gray-zone)戰爭,目的是掀起空襲威脅的同時,運用壓力、網路攻擊、外交隔離等戰略讓台灣筋疲力盡後加以制服。

因此,中國大陸如若武統台灣,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主導權就會被「毀掉」了,美國在世界上的威信也會被粉碎。這也就是為何中國大陸在南海地區爭議島礁軍事化的行動,會引發美國緊張的態度,川普政府更是重整美軍在亞洲的部署,強化日本、印度、澳洲等區域強權的合作關係來制衡中國大陸的主因之一。所以,台海衝突的所有選項並非都是在美國的控制之下的、也不是美國所能單方面掌控的。

(作者為國立台東專科學校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美國 #中國大陸 #台灣 #認為 #布林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