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致電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事後分別發布的內容南轅北轍,雖然這早已成為中美外交常態,但拜登總統剛就任,全球兩強權就進入「動盪期」,台灣又身處風口浪尖,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警告,面對中共威脅,台灣若「以戰止戰」就要做好犧牲的準備,似乎不是危言聳聽。

資深外交人士指出,在美國知情之下,民進黨政府在蓋亞納設立「台灣辦公室」尋求外交突破,卻慘遭滑鐵盧,就是場外交「前哨戰」,如中共以台灣的中南美洲友邦為對象展開反擊,代價恐怕非常慘烈。

拜登指稱中國是美國「最嚴重的競爭者」,已為美中關係定調,只是美國的具體策略要先完成跨部會檢討評估,並與盟邦及夥伴進行諮商後才會定案,其中包括國防部評估的「全球軍力態勢」將決定未來美國軍隊的部署。雖然沒有冷戰、圍堵之名,美國希望以全球性的「實力基礎」制衡中共勢力擴張已是昭然若揭。

布林肯在與俄羅斯等各國外長的談話中都涵蓋中國議題,他也承襲了川普時期的「自由開放印太地區」的標記。換言之,拜登政府制衡中共的手段可能比川普時期更為強硬,但希望透過整合國際力量,而非川普的專斷、躁進做法。

弔詭的是,美中競爭涉及貿易、經濟、財政、科技、人權、安全層面,在拜登政府的實質措施仍不明朗的情況下,台灣儼然已成為爭執熱點。中國大陸對台灣問題沒有妥協空間,必然會採取反制措施,美國專家分析,中共對台灣使用武力、或美中發生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實在很低,但風險卻愈來愈高,這絕非台灣之福。

#時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