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於2月7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網(CBS News)訪問時,針對美中關係表示過去在擔任副總統時,曾多次與當時擔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見過面,且自認很了解習近平、認為習近平很強硬也很聰明,雖然在他主政下的美國不會與中國大陸為敵,但雙方會是「激烈競爭」的關係。拜登也強調,他不會照習近平所知道的方式去競爭,但同時也不會採取跟川普一樣的方式,而是會聚焦在國際規則上。

拜登如此自負的定調美中關係與評斷中國大陸領導人,勢必讓夾在美中之間的台海局勢再掀波瀾。2021年解放軍勢必會持續高頻率繞巡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西南空域進行反潛、電偵、技偵、遠干等實戰化訓練,若美中關係或兩岸關係再生波折,解放軍難免會再採取大規模海空機艦繞巡台灣西南海空域的反制作為,且將會更接近台灣,拜登所謂的「激烈競爭」無異陷台灣民眾於不義。

一、美中雙方相互展示武力

在美國方面,首先是美軍尼米茲號航空母艦(USS Nimitz)與神盾巡洋艦普林斯頓號(USS Princeton CG-59)等軍艦組成的打擊群,去年底結束在波斯灣的部署行動,啟程經印度洋及太平洋回美國。根據船舶追踪訊息,尼米茲號已於6日從麻六甲海峽駛入南海,目前艦載機聯隊正位於南沙群島以西海域訓練,而遙感影像也佐證了此一推測。

其次是在2月7日下午,美國空軍一架KC-135「同溫層加油機」在南沙群島以西海域飛出了一個非常奇怪的軌跡。這種飛行包線的存在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該機在給很多架軍機加油,考慮到美軍尼米茲號航母打擊群正在南海,這架加油機有很大的機率在與航艦的艦載機飛行聯隊進行聯合訓練,這也是近年來,美國海軍航艦與空軍加油機之間新的演練模式,其實在2020年時這種演練就進行過多次。

拜登政府上台後,短期內不會改變川普政府的政策,從中長期來看,未來美國與中國大陸對抗的大結構也無法改變,將以集結同盟國家的反中力量為基礎,形成集體安全的制約。

在中國大陸方面,一方面針對於美軍「馬侃」號(USS John S. McCain)驅逐艦於2月4日穿越台灣海峽一事,中國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回應表示,中國大陸密切關注並全程掌握美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的情況,中國大陸將繼續時刻保持高度戒備,隨時應對一切威脅挑釁,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同時,對於美國軍艦穿越台灣海峽後進入南海,並在西沙群島海域航行,中國大陸解放軍南部戰區新聞發言人也回應,中國大陸對於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不管南海風雲如何變幻莫測,戰區部隊時刻保持高度戒備狀態,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安全和南海地區和平穩定。

而另一方面,中國大陸國家海事局在2月7日發布最新航警,宣布將在渤海海峽與黃海北部進行長達十五天的軍事演習,時間從2月7日下午4時至2月21日下午4時,在四點連線範圍內禁止船隻駛入。可以說,這一系列演習乃是針對於美軍軍艦多次進入台海與南海區域的當前局勢所做出的因應。

其實自今年以來,中國大陸解放軍便在渤海、黃海、東海等三大海域密集演習,包含1月31日與2月1日於渤海海域執行軍事任務,以及自1月31日至2月7日在渤海海峽黃海北部執行軍事任務,此外,東部戰區海軍的驅逐艦支隊也在東海海域組織主炮射擊還有綜合攻防等二十多個課目的實戰化訓練。

由此可見,解放軍對於進入台海與南海之美軍機艦,必定會採取更嚴密之跟監措施。由於解放軍在此等海域可依托陸基火力支援作戰,將具備愈趨明顯之戰場優勢,美軍進入此等海空域將面對日趨嚴峻之挑戰。美中雙方相互展示武力,讓夾在中間的台灣呈現兩樣情,台灣官方是繼續倚靠美國來對抗中國大陸、台灣社會則是落入了被炒作操弄的民粹恐懼之中。

二、台海衝突的風險高於東海與南海

美國新任國務卿布林肯此前曾稱其會延續川普政府對於中國大陸的強硬政策,並與盟友合作,讓其中國政策變得更有效;不過,美國國內的共和黨人則是認為,拜登政府的軟肋便是其中國政策不夠強硬。但不論如何,就美國國內兩黨與國會的普遍共識來看,不同黨派的中國政策都持強硬態度,幾乎不給外交留下一絲彈性空間,這加深了美中雙方是否邁向全速對撞的憂慮。

就東海安全局勢而言,由於釣魚台列嶼屬於領土主權問題,也成為中日最可能發生衝突的引爆點,故美國對保障釣魚台的態度,是日本極度關心並不斷確認美國是否納入安保範圍的關鍵。既然拜登將強化雙邊或多邊聯盟關係,並以聯盟為架構處理區域安全問題,則美日同盟關係將會回到常態,並因要面對中國威脅而更加提升與穩固。

從南海安全局勢來說,拜登政府既有延續印太戰略的思維,而英國、德國、法國又已相繼宣布將在2021年投射相關軍事力量到亞太地區,如此將在東海與南海進一步形成對中國大陸的圍堵態勢。但川普政府在過去四年來,對同盟國家採取了輕視的態度,還有對多邊交流的不重視,導致美國在盟國領導權力的架空,拜登政府是否能再度凝聚盟國的共同利益尚待觀察,歐洲國家可能根據自身不同的國家利益,對於印太地區有不同的介入,從而表現在與不同區域國家的合作上。

反觀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由於雙方擁有「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在反制美國主導的印太戰略的目的下,雙方於2019年開始軍機共同巡邏,中俄的夥伴關係將呈現持續強化的趨勢,而直接的表現方式就是提升聯合軍演及巡航層次,其結果將促使美中兩強的集體安全對峙程度持續上升。

雖然2021年美中在亞太地區的衝突風險,究竟是「美攻中守」還是「中攻美守」的格局,目前仍不好說,但在東海與南海之外,台海爆發衝突的風險遠大於東海與南海,根據早先由美國國安會公布的內部文件便顯示,台灣佔西太平洋第一島鏈中重要地緣政治位置,對美國及日本均極為重要。

因此,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FR)認為,美中為台灣爆發嚴重危機已登上全球潛在衝突風險中的最高級別,特別在國際普遍接受「一個中國」的前提下,中國大陸握有對台主權的正當性與主動權,台灣官方切不可見獵心喜、試圖倚美抗陸,以免禍延兩岸及台灣人民。

(作者為國立台東專科學校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中國大陸 #美國 #2月 #東海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