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伊始,日前因為趙少康宣布回歸、進而表態角逐黨主席與總統大選而引發震撼的國民黨,也跟著動了起來。面臨7月的黨主席改選,包括江啟臣宣布競選連任黨主席、韓國瑜展開公益之旅,被解讀是為復出暖身;而朱立倫雖尚未表態,仍不斷勤跑地方基層、以臉書明志引人矚目,更有其他黨內群雄紛紛出頭或躍躍欲試。一時之間,似乎有點春暖花開的味道。

春意固然促動花開,但花兒能開多久?甚至迎來真正的春天?這當然又是另一回事。如今趙少康掀起的新聞熱是暫時冷卻下來了,但他所刺激出的鯰魚效應,似乎也產生了某種微妙反應,讓整個國民黨提早思考、反應未來3年接踵而來的三大挑戰。

農曆年前掀起的趙少康「刺激」,至今發展已出現若干不同預期的變化。一是江啟臣雖然事先已知趙要回歸國民黨也樂觀其成,但卻不知趙進而還要選黨主席乃至總統;二是韓國瑜雖鼓勵趙回歸選黨主席,但恐怕沒想到或沒談到趙還進而要選總統。

前述兩者,未必是趙有意隱瞞,也可能是雙方並未談到那麼遠,更可能是「快打旋風」型的趙少康在形勢演變下的自然推進,而這些演變更說明了,沒有誰能「利用」誰去達成其政治目的。

但這些已難以深究的變化,終究會留給外界作文章的口實,也會形成前述諸人乃至其團隊或支持者間的疙瘩。因此趙少康此時的出現與表態,對國民黨競爭活力提升,乃至進一步大局的醞釀形塑,絕對是好的能量擴充,但也別高估政客們和其團隊的胸襟,小看這些技術性的不足與干擾,絕對有可能壞了大局的鋪陳。

趙少康當然是國民黨能否形成新局的一大變數,所謂禍福相倚、奇正相生,正負發展並非單方面說了算,但非常時期須有非常認知與非常人物,趙的戰力、謀略與靈活,絕對是國民黨不可多得的改革發動機,但看如何結合運用。

趙已年逾7旬,生理年齡是無法改變的,但所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以他長期在媒體第一線掌握最新民意脈動的表現,其實比絕大多數較他年輕者更為敏銳犀利,以他最近與阿扁會面談和解、之前對香港反送中與對黎智英的聲援、要求國民黨路線總辯論,都代表他有反省力與新想法。又有質疑他會將國民黨「新黨化」,姑不論他離開新黨已多年,且新黨路線與當初創黨時已略有不同,把趙單純畫歸為「保守右派」實屬外行。

趙真正的問題在於,他一向以外在造勢的形象牌見長,後來又長期處在尖端媒體光環的優越感下,使他在內在的人和上缺乏自覺,這對黨的團結訴求是個硬傷;加上今時不同往昔,如今尚無戰功與表現,便說出種種大話,雄心壯志雖不減當年,但遭到質疑反諷就不足為怪了。

黨主席誰屬深刻影響2024的總統之戰,江啟臣拋出「造王者」、不參選總統的底牌,顯然是對志在2024的朱立倫釋出合作召喚,當然也有卡趙也卡韓之意,而朱則是等著看韓國瑜表態是否選黨主席,這一組連環套既清楚也複雜。2022地方大選各領軍令輔選看戰功,當然是好主意,但能成大局的戰勝謀略、務實且公平的黨內競爭規則、能爭取年輕與中間選民的戰將,才是真正能化焦慮為期待的王道。

#資深媒體人 #張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