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3日,美國參議院針對川普第二次彈劾案進行定罪與否的投票,結果為57票贊成,43票反對,全數民主黨與7位共和黨議員投下贊成票,未能達到憲法規定的2/3門檻(67票),川普再次被釋罪。然而,共和黨內正面臨一項重大問題:川普對共和黨未來所扮演之角色。

2019年川普任內首次的彈劾案在眾議院未獲任何共和黨眾議員支持,此次共有10位投下贊成,其中有一位甚至是共和黨眾議院第三號人物錢尼(Liz Cheney)。2019年的彈劾案在參議院僅獲1票共和黨議員(Mitt Romney)支持定罪,此次則有7位。綜觀美國歷史至今四次的彈劾案,此次是最具「兩黨共識」的一次。

贊成彈劾與定罪川普的共和黨參眾議員認為川普在大選後至1月6日之間不斷刻意散布關於選舉舞弊的假消息,激化了自己支持者對國會山莊的攻擊。這象徵了憲法第二分支(行政部門)對第一分支(立法部門)的侵犯,而川普因此違背了總統捍衛憲法的誓言,達到憲法第二條第四節規範之「重罪與不端行為」(high crimes and misdemeanors)的彈劾標準。另一方面,反對定罪川普的共和黨參議員多因為「管轄權問題」(jurisdictional issue)—認為定罪卸任總統有違憲法規定—而投下反對票,但多數仍認為川普對國會山莊被入侵要負上責任。參議院少數黨領袖,亦是現今共和黨內最具權力的麥康奈(Mitch McConnell)即便投下反對票,仍在隨後參院發言時強烈譴責川普散布選舉謊言,指出川普無疑對國會的暴動有著實質與道德上的責任,並也提到即使被參院釋罪,川普仍可能因總統任內的所作所為而面臨民、刑事上的責任。

此外,2024年共和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也是川普任內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海莉(Nikki Haley)日前在受訪時亦表示川普選後的舉止讓支持者失望,認為共和黨不應再追隨川普。為明年參眾議院選情考量的麥康奈與海莉都清楚了解:共和黨若欲奪回執政權,除了需要維繫川普的支持者,也得要重新獲取獨立選民,以及傳統共和黨支持者——郊區白人的青睞。後兩者對川普主義可說是避之惟恐不及。這反映在亞利桑那州與喬治亞州——兩個長期以來可靠的共和黨州,而川普因在該兩州失去過多郊區白人選票,輸掉兩者。又川普是自1929年同黨胡佛總統以來第一個在首任期結束後,使共和黨輸掉總統寶座以及參眾議院多數的總統。因此,為重返執政,共和黨應設法取得平衡——若執意擁抱川普,即便獲得了川普支持者的票,也將疏離獨立選民與郊區白人,難以贏得全國性的選舉。

有史無前例的7位同黨參議員投下定罪票,但川普真在共和黨內失去影響力了嗎?

答案為否。

投下支持定罪川普的七位參議員抵抗了川普與其支持者的壓力,據良心投下定罪票。但若細察,可發現其中有兩位——波爾(Richard Burr)與圖米(Pat Toomey)已宣布不再尋求連任;三位——卡西迪(Bill Cassidy)、柯林斯(Susan Collins)、薩斯(Ben Sasse)甫獲連任,有完整六年任期,短期內無選舉壓力;首次彈劾案亦投下贊成定罪票的羅姆尼(Mitt Romney);僅一位是明年要尋求連任的——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不禁令人懷疑若有更多參議員短期內無選舉壓力,最終的結果會是如何。儘管如此,7位參議員仍是展現了無比的政治勇氣,其中波爾、圖米、薩斯、卡西迪已經面臨川粉的怒火——在他們的定罪票後,其各自家鄉州的共和黨團紛紛表決要對他們進行正式譴責(censure)。

筆者認為,川普影響力雖仍存,但其本身政治前途已黯淡。他仍可能於4年後再次角逐公職,但他將難再贏任何全國性的選舉——在1月6日以前他已輸掉總統大選、他總統任內的全國支持度從未突破50%。他或許會號召全國支持者報復背叛他的共和黨人,又或許會以第三黨候選人之姿再度挑戰大位,但他此舉只會分裂政治立場中間偏右的選民而使民主黨得利——民主黨在1月5日喬治亞州兩場參議員補選的勝利證實了此點。美國正在過渡到後川普時代,只有隨之跟進,共和黨才能脫離政治荒野。(温承澤/以色列阿巴埃班智庫亞洲政策計畫學人、大九學堂第二屆學員)

#川普 #共和黨 #定罪 #彈劾案 #後川普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