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參加G7峰會,高喊「美國回來了」,他的前任川普曾高喊「美國第一」,更早的前任歐巴馬也說過「美國繼續領導全球100年」。連續三位領導人的表態,充分折射了美國對於能否繼續擔任全球老大日增的焦慮。

美國的焦慮並非無的放矢。幾年前,曾擔任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10年的馬凱碩在哈佛大學演講,當時美國全力打壓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及亞投行,但作為美國最鐵桿的盟友英國卻第一個跳出來宣布加入。馬凱碩引用了這個例子說,「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所有人都準備好了,迎接美國不做老大那天的到來。」

演講中,馬凱碩還提醒美國也需要把軍艦從南海島嶼12海里撤出,這是「美國給自己積點德留點後路」,不然的話, 20年後中國軍艦將在加州海岸如入無人之境。馬凱碩還說,「是時候了,美國要認真準備好如何取代中國的老二位置了。」這段話,美國聽了一定刺耳,但歷史不會因為美國高不高興而改變它前進的方向。

美國之後,誰會做或誰有資格做全球老大,看來是一個既有趣更值得討論的課題。撇開誰會做不談,就資格而言,我認為至少得滿足三個期待:一、有足夠的道德(威望)足以號召全球共謀人類發展;二、有足夠的力量足以引導全球共建國際秩序;三、有足夠的智慧足以協調各方、化解矛盾,繼續世界的穩定進步。把這三個期待具體化,也許就可以梳理出作為全球老大不可或缺的三個資格。

一、體量大:體量指綜合國力,必須夠大,否則不具備影響力。前不久,有一段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短視頻,是她告別政壇前的1分鐘演講,聞者無不動容,在場所有嘉賓起立鼓掌10分鐘,久久不歇。梅克爾無疑是當代為數不多受人敬仰的偉大政治人物,她背後的德國,上世紀二戰結束以來的出色表現也備受國際肯定,可惜德國體量不夠,最多做個歐盟老大。論體量,當今之世有資格做全球老大者為美、中兩國。

二、不曾霸:這是指歷史紀錄。就這個標準言,近代所有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國家都沒資格。再引馬凱碩的話,在眾人眼中的美國,往往是一意孤行、損人利己;但,「和美國不同,中國並不熱衷推銷自己的意識形態,中國人不會慫恿別人邯鄲學步。」、「中國做了第一的世界將會大不相同,因為這個老大不會指手畫腳搬弄是非。」還有,「中國的歷史長河裡,沒有殖民海外的記載。」因而,美、中之間,中優於美。但歷史紀錄中優於美還不夠,還得看第三條。

三、不會霸:這裡的「會」是「能」的意思,是能霸而不霸。舉個例子,美國當今之霸,除了軍事更厲害的是貨幣。1971年美國單方面毀諾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國即以不斷印鈔掠奪霸取了全球利益。美國之後的下一個老大因此必須向全球證明絕不走貨幣霸權的老路才行。中國央行領先全球推出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的數字人民幣,是否想以貨幣紀律與貨幣道德取信於全球,值得關注。

美國之後下一個老大,遲早會來,值得期待。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美國 #馬凱碩 #中國 #全球 #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