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去年傳出停產消息,美國F-35戰機將被無限期擱置的傳聞愈來愈多。雖然要終結這款全球訂單3,400架、美國及其盟邦21世紀主力的第5代隱形戰機將是個艱難決定,是否轉圜還要繼續觀察,但徵兆不妙。美國空軍已回頭訂購8架第4代機種的F-15EX,總價12億美元,未來可能還要再採購136架;而這筆預算原本是要給F-35的。

美軍為何考慮永久停產F-35?公開的理由是F-35有許多嚴重瑕疵難以解決,包括內建機砲無法瞄準、隱形塗層脫落與發動機葉片等問題,以致妥善率偏低。有報導指出已交付的成品中甚至只有51%適合使用,美國空軍難以接受。

但這真的是F-35被打進冷宮的原因嗎?妥善率低不是F-35獨有的問題,美國空軍現役戰機都低,2017年F-22A妥善率甚至維持不到50%。製造瑕疵無法改善也難以想像。美國空軍放棄F-35被還有更重要且影響深遠的理由。

美軍放棄研發已久的先進武器系統,空軍的F-35並不是首例,海軍的朱瓦特級(Zumwalt)驅逐艦才是。這款深具未來感的隱形戰艦原本預定建造32艘,後縮減為24艘,之後又縮減至7艘,最後基於預算排擠只建造了3艘。騰出的預算,則是為了建造舊款的勃克級(Burke)驅逐艦。

為什麼?公開的理由是因為朱瓦特所運用的先進科技成本過於昂貴。但這在邏輯上說不通。開發武器系統最耗成本的地方在研發、開模等前期準備,建造的數量愈多,分攤的就愈低。將原先預定製造32艘的前期成本攤提到3艘上,成本當然昂貴得不得了。

事實上,朱瓦特級驅逐艦失敗的真正原因,在於美國戰略學者對未來戰爭的判斷錯誤,以致海軍對其任務與角色嚴重的決策失誤所致。美國海軍原以為朱瓦特很棒,後來才發現不好用,不能回應真正的挑戰。

對未來戰爭的預判錯誤

軍武科技的研發是以對未來戰爭的預判為基礎。戰略學者預判未來戰爭的樣貌,各軍種則依據這樣貌,分析自己在未來戰爭中的角色與任務,再決定需要什麼樣的主戰武器,開出參數,要求軍武企業設計。

上世紀的90年代,當時冷戰結束,美國大勝,戰略學者於是開始思考未來的戰爭,各軍種也研擬未來的軍武需求。1992年9月,美國海軍公布了《從海上來》(From the Sea)的戰略綱領白皮書,以為美國海軍從「冷戰結構」邁向新時代的轉型起點。

當時的戰略學者認為,在未來的一個世代,將沒有任何軍隊有能力挑戰美軍,因此美軍的作戰形態將類似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遠征亞、非地區,與當地的區域強權作戰。而這種空中轟炸後再由地面部隊掃蕩的作戰型態,軍艦扮演什麼角色,就成為海軍所思考的問題。

美國海軍於是將自己定位為「從海上來」面向地面的武裝力量,也就是在陸戰或登陸戰中扮演火力支援的角色。朱瓦特級驅逐艦於是被設計為對地面打擊的武裝彈藥庫,擁有龐大的對地打擊火力,隱形的船身,可以輕易進入目標區領海遂行任務。並沒有想到有任何國家能挑戰其制海權的問題。

但到這幾年中國崛起,像「下餃子」一樣各式新艦艇不斷下水,尤其萬噸級055大型驅逐艦出現,美國海軍才驚覺海上作戰能力不夠。朱瓦特並不是為爭奪制海權而設計,不適合海戰,而海戰主力的提康德羅加(Ticonderoga)級巡洋艦已經老舊落伍,這才停建朱瓦特,在設計新款大型戰艦來不及下,先趕建舊款的勃克(Burke)級驅逐艦應急。

F-35面臨的是同樣困境。空軍回頭訂購第4代機種的F-15EX,同樣是著眼第6代戰機的「下世代空優」(NGAD)計畫緩不濟急下,為避免戰力真空而採取的應急措施。

在原本美國空軍的計畫中,作為21世紀的主力機型,F-22與F-35這兩款隱形戰機是當作高低配而設計。F-35雖然屬低階,重要性其實更高,因為是「聯合攻擊戰鬥機計畫」(JSF)的獲選機種。

JSF的設計理念,是要作為海、空軍與陸戰隊,以及盟邦的通用機種,以避免當時F-14、F-15、F-16、F-18、AV-8B…等多款戰機相互爭艷,而造成後勤補給必須大量備料的困擾。也就是說,F-35的各款衍生機型,是預定在21世紀全面取代1970年代或更早設計的4代戰機。這是為何F-35僅美軍與盟邦,訂單就高達2,456架的原因。那麼大量的製造,也能壓低單價到1億美金以下而節約經費。

JSF選擇F-35這款隱形戰機,和海軍選擇朱瓦特一樣,都是基於美軍無敵的假定,沒有國家能挑戰美軍的空中優勢,因此只要利用隱形功能,在敵軍無法覺察下深入敵境,就可遂行「穿透打擊」(Penetrating Strike),摧毀敵軍的任務。但這項優勢在中國電子科技突飛猛進下同樣面臨考驗。中國偵測紅外線的分散式光學孔徑系統(DAS)已具備反隱形能力,裝備在預警機或戰機上將使隱形戰機無所遁形。

F-35如果能被偵測得到,缺點就暴露出來。隱形戰機不宜裝大推力引擎,因為引擎推力愈大紅外線信號愈強,愈不能隱形,因此F-35的速度與航程都比不上4代戰機。彈藥不能外掛,必須裝入彈倉,否則也不能隱形,因而攜彈量也比不上4代戰機。當解放軍配置最新電子設備的殲-10、殲-11、殲-15、殲-16等4代或4.5代戰機陸續服役,再搭配反隱形技術,美軍如果全面部署F-35,能否繼續掌握制空權就面臨考驗。

這是美國空軍會回頭採購F-15EX的原因。F-15除了沒有隱形功能,2.5馬赫的最大速率比F-35高出33%;作戰航程1,930公里也比F-35A的1,240公里遠,對空中加油的需求較低;最多能攜帶20枚飛彈,更比F-35彈艙只能裝4-6枚好得多。在無需隱形或隱形無用的作戰環境,比F-35好用。

中、美軍事能力已經拉近

美軍若放棄其由F-35全面取代4代戰機的計畫,將和放棄朱瓦特驅逐艦一樣成為美國軍武發展的另一次悲劇,對美國軍事能力的影響極為深遠。因為這表示美軍浪費了30年的時間,從「冷戰結構」轉型的計畫失敗,必須重新開始。而這給解放軍拉近中、美軍能力的機會。

1991年波斯灣戰爭後的美軍領先解放軍至少一個世代。當時美軍已具備資訊化作戰能力,解放軍則仍停留在準備打「人民戰爭」的層級,不要說資訊化,連機械化都談不上。波斯灣戰爭美軍出乎意料的驚人戰果給解放軍很大震撼,「打贏一場現代化區域戰爭」的軍事改革就從那時候開始啟動。

因此在波斯灣戰爭結束後的那幾年,如果說解放軍30年後將挑戰美軍,肯定是笑話一則。因為解放軍會進步,美軍也會;美軍領先幅度那麼大,解放軍哪有機會?

朱瓦特與F-35的轉型失敗,以致必須回頭建造舊款的勃克級驅逐艦與F-15戰機,表示美軍這30年的軍武發展近乎空轉。解放軍才有機會以跳躍式的「跨代」升級,迎頭趕上美軍。

雖然舊款構型可以加裝新型電子設備,美軍新建的勃克級與F-15EX,和30年前建造的舊機艦是兩回事,但中國電子科技能力已經逼近美國,否則美國也不會以與軍事相關而制裁中芯國際等中國半導體企業。軍事和其他產業一樣都奠基於社會的製造力,當中國成為製造業大國時,軍事工業同樣也名列前茅。

對美軍來說,這是個驚心動魄的危機。雖然美國軍事科技仍然領先中國,就個別來說,例如同屬4.5代戰機的F-15EX綜合性能或將優於殲-16,但中國新款戰機與戰艦即將大量服役。相形之下,美國與盟邦仍多是服役超過30年的第4代機種,以及亟待汰換的老舊軍艦。等不了新設計,回頭改裝舊款構型,正顯示美軍的急迫感。未來太平洋兩岸的軍事競逐將呈現何種樣貌?值得關注。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35 #美軍 #15 #解放軍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