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小報《圖片報》周前在頭版報導英國注射新冠疫苗的情況,斗大的標題寫著:〈英國,我們羨慕你〉。新聞刊出之際,德國總理梅克爾正提出警告德國將再進行封鎖,因為德國只有不到10%的人接受疫苗接種;英國首相強森則公布新一波疫苗接種計畫,表示英國所有成年人將在7月31日之前完成第一劑注射,實現群體免疫的目標。

這真是件諷刺的事─英國脫歐後,第一椿受到歐陸國家稱慕的竟是疫苗接種。英國反脫歐派人士對此百感交集,而英國在野工黨在新冠疫苗接種這件事上,對執政保守黨政府也表達了肯定。

英國是全球第一個批准新冠疫苗注射的國家。去年12月展開接種以來,英國人以一針一針對抗病毒的方式推動接種。一位最近接種疫苗的朋友,打完針後捎來短訊說:「步出注射中心,我忍不住淚水盈眶!」

今年3月新冠病毒在歐洲肆虐滿周年,封鎖受限和對未來不明的日子令人困頓疲憊。我忍不住思忖,接種疫苗後的淚水裡包含了什麼?委屈或釋放,還是真的受夠了,想大聲高呼:「去你的,新冠病毒!」

英國目前已有超過1/4人口接種,接種率全球第3,次於以色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英國目前是注射美國輝瑞和英國AZ疫苗(牛津疫苗),美國莫德納生產的疫苗也已獲准,預計4月後供應。但有以色列為前車之鑑,英國朝野此次對接種後的解封速度採取了比先前審慎的態度。

相較於英國,歐陸國家的許多人對接種疫苗仍抱持懷疑和迴避的立場,儘管法國是免疫學先驅路易‧巴斯德的祖國,包括法國在內的歐洲主要國家,仍暴露了反疫苗和反科學的尷尬。德國是反AZ疫苗聲浪最大的國家,到2月底,在150萬接種中,AZ疫苗僅接種18萬7千次,不安的人們要求政府對接種疫苗提出「百分百」的安全保證。類似情況,義大利左右兩派政黨都對接種疫苗的安全性提出質疑,引發人們恐慌;法國衛生部長上電視呼籲人們接受疫苗接種。

然而,恐慌讓許多人失去了理智。許多人相信義大利病理學家蒙塔納里指稱新冠病毒是場騙局,以及接種疫苗是比爾蓋茲透過注射晶片控制人們的大陰謀等等各式令人匪夷所思的說法。

除了恐慌,人們對接種疫苗猶豫與政府的不信任也息息相關。歐盟委員會與AZ疫苗間的遞交貨品時間延誤,讓人們對疫苗產生了質疑,馮德萊恩領導的歐盟在新冠疫苗這件事上,突顯了歐盟效率不彰的現實。

歐洲人對疫苗懷疑的另一主因在於文化。歐洲社會普遍存在著悠久的反疫苗傳統。即使在全球疫苗行業中占主導地位,根據2018年的《惠康全球監測》調查顯示,西歐只有59%的人認為疫苗是安全的,遠低於全球的79%。法國是歐洲不信任疫苗比例最高的國家,約33%的人認為疫苗不安全。相比之下,西歐為22%,東歐為17%。而在新冠病毒爆發前,歐盟兒童疫苗接種率正在下降,導致有些可預防病可能再復發風險。

這場世紀病毒不僅勾起歐洲深層反疫苗文化傳統,同時暴露歐盟政治的長期挑戰。令人擔憂的是,在地緣和政經如此緊密的前提下,歐陸的反疫苗和反接種,勢必衝擊整個歐洲脫離新冠危機的時間,也難怪歐盟前主席容克急著跳出來譴責歐洲此刻反疫苗無異於「玩火」。

#資深媒體人 #江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