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蔡英文參加桃園大潭藻礁活動的時候,曾經親筆寫下「藻礁永存」4字承諾,表示要與環保團體站在一起共同維護藻礁的心意。因為藻礁案的開發是早在20年前就已經被提出的計畫,所以當時並沒有掌握實權,還只是在野黨的蔡英文用這種方式表達她的立場,無可厚非。然而在8年之後,當蔡英文已經當上總統,明明可以透過行政部門的手段確實保護藻礁,而且環保團體找上蔡政府,希望蔡英文伸出援手的時候,蔡英文也沒有對藻礁、對環保團體實踐她當初許下的「藻礁永存」的承諾。難道說當初蔡英文只是為了選票才跟環保團體站在一起嗎?選上之後就不認帳,變成「選前手拉手,選後下毒手」了嗎?

早在環團因為看見政府不顧他們以及專家學者的反對,執意要執行三接開發案並危害藻礁生態,因而發起公投時,就有民進黨的人不斷地跳出來說,這些都是在野的國民黨在刻意操縱議題。他們還說這個開發案是國民黨執政時期就已經提出的232公頃興建計畫,這次民進黨政府都已經縮減到23公頃又避開了藻礁區,已經是有努力不讓藻礁被破壞的方案了。

但他們的這個說法不但被專家學者打臉,甚至還被踢爆,經濟部和中油雖然縮減了原來的開發面積,卻新增填海造地的21公頃開發,再加上新設置的海堤、航道、迴船池,到時候可能對當地造成破壞的面積高達324公頃,後續經年累月造成的突堤效應甚至可能破壞整個南桃園的藻礁區。

當大潭藻礁的公投連署書在2月28日統計超過29萬份,已經達到中選會規定的公投門檻時,長期研究藻礁生態的研究員沉痛地說出了一句,「痛心啊,這都是政府逼我們不得不連署公投。」其實原本如果政府願意跟環保團體好好溝通,共同找出真正能夠符合環境保護又兼顧經濟發展規劃和能源政策的雙贏做法,環保團體又怎麼會想要耗費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走上公投這一步?講難聽一點,大家又不是吃飽了撐著。

這一切的出發點,也不過就是想要為我們共同有責任要一起守護的環境盡一分心力。當然連署能夠過關,讓人民還有機會守護珍貴的藻礁固然是好事,但連署過門檻之後並不是終點,還有後續一整段漫長的辯論和程序要走。藻礁最後到底能不能保衛成功也充滿許多變數。這無一不是因為政府忽視了環保的重要性又沒有做好份內的工作,然後又東扯西扯意圖推卸責任,才會讓民間團體不得不站出來,自己號召民間力量自救所造成的結果。

看著執政黨的同路人還有1450的網軍不斷出來帶風向,試圖把民眾對於環保議題的重視,貼標籤成是被在野黨利用,我們就知道這個政府已經落後人民太多了。他們真的確定這些連署的人裡面,沒有原本是投給民進黨的選民嗎?獨派都站出來反對三接了,很多選民重視的其實是一種價值,而不是政治上的顏色。

有力氣把藻礁的開發說成是前朝留下的爛攤子,還不好好想辦法跟專家學者坐下來談,好好找出符合能源經濟利益和永續發展的折衷方案。否則這件事情,就是執政黨背棄自己選民基礎的死亡交叉起點。

(作者為口譯工作者)

#藻礁 #蔡英文 #環保團體 #公頃 #連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