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煉油廠副廠長胡新南,後為中油董事長,10年前他已90多歲,在中研院近史所「增補小組」的口述訪問中,本來講得有氣無力,但被問到涂光明是否槍擊彭孟緝,老人卻來了精神,還做了個腋下掏槍的動作。這段錄像被放在11年前的「228溫馨晚會」中播出,成為一段「民逼官反」的證據。

但是台獨卻一直否認這段,說涂沒帶槍也沒打彭的事。但是有點說不清的是,那你涂等上高雄要塞是幹嘛?請彭孟緝喝咖啡?

民國36年3月6日早,涂光明與高雄市長黃仲圖、議長彭清靠等七人,說是以「北平模式」上壽山高雄要塞,敦請司令彭孟緝繳械投降,拿出九項條件,彭一看,怒,說,造反啦!涂即拔槍,彭孟緝回憶錄說:「涂光明已探手脅下,拔出手槍企圖向我射擊,副官劉少校眼明手快,自後撲向涂匪死力抱住。室外官兵聽到了聲音,登時一湧而入,將暴徒一一逮捕」。

但是台獨人士則引與會的台電高雄辦事處主任李佛續說:「進入客廳就座,巿長與彭司令,比肩而坐,相談甚詳」。他並沒有看到有人掏槍。

可如果涂沒要行刺,那彭為何只抓了涂等三人,還組織了軍事法庭判其死刑,而其餘的市長、議長則放下山?事後彭還一直保有著這把涂刺他的手槍,退休時才送給國防部。

事變時中油煉油廠被戴日本頭巾的「自衛隊」接管,這批人後來辯說他們是應廠長要求組織來保廠,其實檔案中說這批人根本是暴亂分子。胡新南事後還是把這批人保了出來,也不追究了。

在保密局的檔案中,有民國36年4月13日發的有關的密電。

~代電

事由:呈報高雄石油工廠暴動經過情形由。

林振藩先生鈞鑒:據通訊員林介山同志報稱:「查二二八事變,三月三日波及高雄市時,奸黨、流氓到處活動,以圖推翻政府機構,中國石油公司高雄煉油廠(屬資源委員會)為在台最重要國營事業之一,集國內技術專家日夜經營,並由伊朗運到原油,原擬於三月中旬開始生產,計劃每日煉油貳仟噸,在開始時雖不能如願,而每日卻可生產壹仟噸。不幸禍生肘腋,廠中職員周石(海外回台日軍)、御用流氓劉條川(前充日軍鷹犬,隨日軍到上海、南京各地,為有名的幫兇)、楊凱雄暨工人暴動首領簡奢兌等,於三月四日糾集,提出反動條件,強迫交出廠中行政及警隊槍枝,限廠長賓果於三十分鐘內答覆,否則將採直接行動,一時形勢異常嚴重。各人頭紮白布條及戴日軍帽,奪取國內籍警員槍枝,打開倉庫,夥脅台籍警員組織灣人守備隊,由簡奢兌任為大隊長,周石、劉條川為副,並有警隊附黃思懋、李福生(高雄人),暨職工楊凱雄、丁嘉樂、黃笙、陳金連、楊世雄等十餘人分任中隊長(其偽組織情形如名冊),成立偽機構。

該周石以廠長自居,劉條川、楊凱雄、簡奢兌、李福生、黃思懋、黃笙等均任要職。拘禁國內籍警員,繳收警隊槍械並迫廠長通知駐廠國軍撤退。該奸徒控制廠中一切,擅發倉庫物資供其恣慾,毆打汽車庫主任楊明川,將海軍日用自來水斷絕,與高雄、台南等地奸黨聯絡,廠長暨國內籍警員行動失了自由,無不執行任務並阻其對外聯絡,陷全廠於恐怖狀態,至三月六日國軍恢復後,始把亂首周石、簡奢兌、楊凱雄、劉條川等捕獲,拘要塞第二總隊等情。附(高雄煉油廠勇隊)編成表名冊一份,報請鈞核」

職 謝愛吼印叩~

(待續)(郭冠英專欄每周三固定刊出)

#廠長 #高雄 #彭孟緝 #組織 #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