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貧成功是大陸近期討論最熱烈的話題。自中共十八大揭開脫貧攻堅序幕以來,投入扶貧資金累計達1.6兆人民幣,平均每年協助1000多萬人脫貧。這個數據令人震撼,大陸一年的脫貧人口,接近一個中等國家全部的貧困人口,對比同類型的開發中國家,仍有相當高比例人口無法擺脫貧困線的束縛,就算是英、美等先進國家,仍有將近兩成的人口屬於政府定義的相對貧困人口。

部分人口難擺脫貧困

根據BBC報導,若從貧困人口、貧困線以及國際貧困標準等三大面向來看,大陸離真正的全面脫貧,其實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世界銀行認定大陸為中等收入國家,貧困線為每日5.5美元,依據這個標準,大陸仍有約3.73億貧困人口。若以OECD年收入1萬3770人民幣的貧困線定義來看,差距更是高達5倍以上。連大陸總理李克強都吐槽,大陸還有6億人的收入在中等城市還租不起房子。在貧困人口認定上,北京與國際標準有一段落差。

儘管如此,不能否認8年來大陸夙夜匪懈的脫貧攻堅,已大舉改善大陸農村貧困人家的生活,也為全面小康社會奠定良好基礎。根據大陸官方農村貧困監測調查,2020年大陸貧困縣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萬2588人民幣,是2012年的兩倍之多,年均成長11.6%,比整體農村居民年均成長率高出2.3個百分點。難能可貴的是,在這個扶貧過程中,並不僅止於增加農村居民的收入與所得,包括食衣住行育樂等各個生活環節,都獲得全面提升。例如藉由貧困戶建檔立卡,確保不會挨餓受寒與享有基本醫療保險,同時透過危房改造、易地扶貧搬遷等措施,保障住房安全,都是鮮明例證。

大陸脫貧攻堅很有中國自已的特色,過去鄧小平主張,中國經濟要加速發展,首要任務就是讓一部分地區或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帶動及幫助其他地區與其他的人,最後逐步達到共同富裕。這個發展路線,從鄧小平以降,經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都是最高指導原則。進入21世紀,沿海及城鎮地區發展已遠遠領先農村地區,大幅拉大城鄉差距,讓現任領導人不能再等閒視之,全面脫貧才會被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視為首要任務,更是未來改革的重要基石。

提升整體實質購買力

誠如習近平在脫貧攻堅表彰大會上所提,消除農村的絕對貧困只是第一步而已,接下來進一步振興農村的任務,恐怕才是重頭戲,也會更為艱鉅。就如同疫情下的紓困,前期的紓困補助只要政府投入一定資源,就能見到初步成效,但後期的經濟振興卻需要更多政策配合與民間投入,才能看到具體成果。

大陸的經濟活力仍集中於沿海與城鎮地區,農村依舊相對貧瘠。以2020年前十大GDP省分來看,都是擁有工業重鎮或座落在沿海的省分,就人均所得而言,結果也是一樣。2020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4萬3834人民幣,農村居民僅1萬7131人民幣,兩者相差1.6倍,代表大陸城鄉二元結構、區域發展不均問題並沒有獲得完全解決。

大陸已讓171億人的生活超過絕對貧窮線,這是重要的成就,但不能以此為滿足,正如許多學者的呼籲,絕對脫貧(生活在貧困線以上)固然很重要,但相對脫貧(對比高生活水準)應是北京接續努力的方向。關鍵還是在於如何拉近或縮短城鄉差距,比如加快新型城鎮化腳步、振興農村經濟、實施現代化農業、改善農民生活等等。畢竟,相對脫貧背後代表的是整體實質購買力的提升。如果只有量的改變,卻未見質的提升,這樣的脫貧,恐怕難以持久,後續也可能會衍生更多社會問題,這是大陸積極脫貧過程中,必須特別留意的。

經濟轉型的關鍵在消費,大陸不缺公共建設投資等的政府消費,重點是民間消費能力與意願的提升,若能繼續提升鄉村地區的生活水平,讓所有人超越相對脫貧,背後代表的是實質購買力的提升,以及經濟轉型的成功。

#脫貧 #大陸 #農村 #貧困 #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