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鳳梨與澳洲紅酒的類別與產地都不同,唯同屬「自由」品牌,由於大陸打壓同病相連,相互取暖。台灣鳳梨在蔡總統登高一呼,在「吃鳳梨、救台灣」感召之下,不到100小時就認購超過全年出口大陸的4萬公噸;而澳洲自由紅酒命運舛危,市占率居首的大陸市場已形同關閉。無論如何,根本問題尚未解決,台、澳終究無法迴避在政治立場與現實商業利益尋求平衡的抉擇。

川普全面反中時期,台灣是「急先鋒」、澳洲充當「副警長」,兩方卻同時享有對大陸的龐大貿易順差及投資利益。大陸吸收1/3澳洲出口,大量留學生、觀光客及投資造就出「澳洲需要中國,中國不需要澳洲」的氣勢。去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北京列出澳洲令中國不滿的14條「罪狀」,展開系列報復性措施,包括對紅酒高達212%懲罰性關稅。外交部長吳釗燮、駐美代表蕭美琴等在第一時間聲援澳洲的自由紅酒,但除了政治加溫,對降低商業利益衝擊毫無助益。

大陸暫時禁止台灣鳳梨進口與對澳洲的報復措施有雷同之處,除了「聯美抗中」外,台灣去年對大陸貿易順差高達1400億美元,民進黨政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內部反中情緒高漲,甚至高調表示大陸更需要台灣,都是造成北京採取反制的因素。吳釗燮卻是見獵心喜,立即比照「自由紅酒」模式,鼓吹世界各國支持台灣的「自由鳳梨」。

台灣鳳梨每年出口大陸不過5千萬美元,民進黨稍經操作就輕易解決。而35%的澳洲出口紅酒目標是大陸市場,價值超過10億美元,兩者完全不成比例。在中國提高關稅後,去年12月澳洲紅酒出口劇減98%,如持續下去整個產業將蒙受災難,而民進黨仍在哈囉自由鳳梨、自由紅酒,完全無法體察事情的嚴重性。

澳洲是美國盟友,也是「四方安全對話」成員國,但美國對中澳經貿問題也愛莫能助,堅定反中的澳洲總理莫里森最近表示,他願在維持主權及價值情況下,與前任總理陸克文及霍華德合作,與大陸「再接觸、再設定」雙邊關係,顯示改善關係的意願。

再看台灣,大陸吸收了43.8%台灣出口,農產品出口價值10億1773萬美元,占20.7%,5千萬美元的鳳梨就幾乎形成政治風暴,徹底暴露出兩岸關係的脆弱性。當大家關注大陸是否武力犯台、實施「灰色地帶」戰術時,除了軍事外交手段、惠台措施外,北京還有更多政策工具。過了鳳梨這一關,還有釋迦、蓮霧等,農民永遠生活在壓力之下。

除了表達不能理解大陸舉動、高喊自由口號、甚至自以為「撿到槍」之外,民進黨到底有何對策?拜登政府積極倡議「中產階級」外交,以人民利益為核心,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民進黨政府無意或無法改善兩岸關係,但絕不能為選票犧牲農民與勞動階級的權益,更不能以「吃水果、救台灣」作為施政主軸。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我見我思 #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