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對香港選舉制度進行大幅改革,現有反對派政治空間幾乎消失,外界多認為此舉不亞於對香港政治進行一次大型外科手術。對台灣而言,可以透過「中西醫之辨」更加形象地理解此次北京治港思維,預判今後兩岸關係將如何演變。

正如國父孫中山因「醫人不如醫國」投身革命,以醫術比喻治國之術,的確是個有趣的視角。受傳統文化影響的大陸,較偏好用中醫理念處理政治問題:一方面注重「望聞問切」,也就是透過各系統的調研和接觸,了解當地社會動向和民意脈動;另一方面則注重「小火慢燉」式煮藥煎服,希望透過長期經濟、文化、教育等手段潛移默化地影響和改變。

長期北京對港「中醫為主」,但近年大動干戈,不惜連續用兩次人代會處理香港問題,應是被2019年「反送中」嚇到,驚覺香港之「病變」已經來不及用中醫手段阻止,認定「反中癌細胞」已經擴散。只有先切除惡性腫瘤(國安法),再更換代謝器官(選舉制度改革),才能止住病情惡化。至於經濟文化等中藥(粵港澳大灣區融合發展政策),目前只不過是輔助作用。由此可見,「西醫為主,中醫為輔」已經變成當下北京治港主導思維。

同理,北京眼中的「台灣問題」,西醫就是「軍事牌」和「外交牌」,中醫就是「交流牌」或「惠台牌」。大陸提出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兩岸同胞心靈契合就體現了「中醫為主」爭取水到渠成、自然實現兩岸統一的思維。

正如西醫看起來見效快、藥效猛,但後遺症或副作用都不小,而中醫雖然循序漸進,但用時較長、需要耐心。近些年大陸對台「中醫」療法逐漸陷入自我懷疑:首先,民進黨去台獨轉型看似不成功,基本盤反而坐大,北京眼中的台獨「病灶」乃至「癌細胞」猶在;其次,兩岸經濟文化合作外溢到政治似乎不彰,惠台政策這一劑「藥方」的療效被外界質疑。此外,美國因素對台影響尤深,這可能是北京改以「西醫」(如軍機繞台過中線)對付的更關鍵因素。

香港原本應該可以透過「中醫」手段,循序漸進按照《基本法》的路線圖實現雙普選,但正因為香港內部反對派和民進黨一樣抱持著「抗中」以及自恃有西方支持的偏激心態,最終激怒北京,直接亮出了鋒利的外科手術刀。同樣,民進黨持續和北京對抗,更把所有兩岸交流汙名化、妖魔化,北京連對台灣「望聞問切」的機會都沒有了,難道不是加速令北京放棄「中醫」療法、採納「西醫」手術解決台灣問題的念頭嗎?

近期民調顯示,維持一中各表的現狀仍是台灣民意主流,而包括年輕人在內普遍仍選擇避免與大陸正面對抗,以溫和政策應對大陸軍事壓力。解決兩岸政治問題,唯有透過「中醫」的調理,自然而然達成一種和諧平衡的狀態,才是對人民最有利的方案。大陸要有耐心,多給點時間讓「中醫」逐漸見效,也提醒民進黨務必對照香港現在的遭遇,看到台獨的未來。假如大陸有一天真的下決心對台灣「動手術」,台灣將面對怎樣的結局?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蘇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