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兵壓境,劍拔弩張大半年後,中印邊防部隊終於開始脫離接觸。北京於是大張旗鼓宣傳解放軍戍邊將士的英雄事跡,一不小心還觸發了兩岸媒體之間的口水戰。這場流血衝突很容易讓人回想起1962年的中印邊境戰爭,彼時台灣還在老蔣統治之下。筆者最近讀了一位大陸歷史學者的論文,對中印戰爭中蔣政府的對策有所瞭解。一個甲子快過去了,雖然老蔣和小英都對中印衝突作壁上觀,但關鍵處仍大不相同。

表面上看,國民政府遷台初期的威權領袖與現任民進黨籍民選總統風馬牛不相及,但兩者對中印之爭的反應何其相似。第一,都對中共抱持敵意。對蔣介石來說,「共匪」乃不共戴天之死敵。對蔡英文而言,對岸是打壓台灣的惡霸。第二,都認為中印衝突的主要責任在大陸。蔣政府公開宣傳1962年戰爭是中共「內外交困」的結果,是「滲透、顛覆及武力威脅鄰邦」的產物。蔡政府的表態沒有這麼激烈,但也暗示大陸是印太區域和平與穩定的威脅。第三,都信奉「敵人的敵人是朋友」。蔣政府一度暗中期待中印徹底翻臉,台印關係能夠迎來轉機。蔡政府則明目張膽拉攏印度。

然而,仔細比較的話,兩者的態度仍有重大區別。首先,老蔣是從「反攻大陸」的角度審視中印衝突,小英則基於「抗中保台」的立場。根據老蔣的判斷,中印衝突對「反攻大陸」利大於弊,理由是如果美國軍援印度,則共軍可能被印軍拖入持久戰,或者美軍直接入場,這些均對台灣有利。中研院院長王世杰還向行政院長陳誠建言,台灣應趁機「以說帖致美總統,闡述美應助我為對共匪軍事之進一步準備」。對蔡政府而言,「反攻大陸」根本是天方夜譚,民進黨關心的是中印衝突能否削弱對岸,進而壯大「抗中」統一戰線,減輕台灣的安全壓力。

其次,蔣政府對「反攻大陸」念茲在茲是因為自視為中國的合法政府,故對侵犯中國邊疆的印度並無好感,蔡政府則完全沒有這一顧慮。對老蔣來說,「共匪」固然大奸大惡,但印度對中國領土虎視眈眈乃至侵門踏戶,也是對中華民國的挑戰。加之印度在聯合國中國席位問題上始終支援中共,故共軍對來犯印軍迎頭痛擊一定程度上也是老蔣願意看到的。這也是為什麼蔣政府一方面要求台灣在外交場合不得發表譏諷印度及尼赫魯之言論,另一方面老蔣在日記中卻多次蔑稱尼赫魯為「泥黑路小丑」的原因。

蔡政府的心態就沒有這麼矛盾,台印既然同處「抗中」前線,當然要加強協作。因此在去年10月中印邊境對峙正酣之際,吳釗燮接受印媒專訪,毫不避諱台印合作必須首先考慮如何應對「共同面臨的被侵略局面」,包括「彼此交換意見或交流情報,並探索其他可能的合作領域」。

最後,老蔣堅決不承認「麥馬洪線」,無奈鞭長莫及,小英則事不關己。雖然老蔣對「匪」印均感厭惡,但中印邊境的「麥馬洪線」事關中國主權與領土完整,蔣政府至少在原則上不能棄守。面對美國官員聲稱「麥馬洪線」是國際公認之邊界,副總統陳誠、駐美大使蔣廷黻均與美方當面交涉。老蔣也指示外交部對美方提出正式抗議。但蔡政府眼中只有台澎金馬,中國西南邊陲關我何事。去年11月,還有民進黨立委提出了「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要求刪除涉及蒙古和西藏的條文。

由此可見,60年前即使「蔣匪」、「共匪」鬥得你死我活,但在「一個中國」和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上仍有最起碼的默契。60年後兩岸卻幾乎毫無互信可言,春暖花開談何容易啊!

(作者為大學教師)

#老蔣 #蔡政府 #中印衝突 #中國 #小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