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協議談判過程中遇到的敏感問題,特別是牽涉到兩岸政治立場爭議的,除了副主委、副主任層級的電話聯繫,賴幸媛也透過陸委會同仁致電國臺辦,由國臺辦的窗口把賴幸媛的主張帶給王毅,王毅聽了,把他的回應交給國臺辦的局長,打電話告知陸委會。二○一○年兩岸協商《海峽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大陸反對在兩岸協議裡面有「普世」或「國際」的文字,陸委會向陸方提出替代方案,用「人類共通價值」替代「普世價值」,賴主委告要負責協商的處長直接告知大陸的對口,明確表示,「如果大陸不喜歡把人類放入協議,那就放阿貓、阿狗、阿豬好了。」就是靠兩機關的直通管道。

管道是雙向的,王毅也會主動傳意見給陸委會,藉此解決一些僵局。原本得透過海基會安排日期、訂機票、約好見面地點,才能面對面談的事情,關鍵的部分就靠一來一往的電話談定。

某天晚上十點半,我在西門町晚餐,接到國臺辦的電話。在陸委會工作,晚上七、八點常是我最忙亂的時候,這時段湧來的公文特多,記者探詢的電話也多,晚上十點,才可以放鬆好好享受晚餐。十點半的電話,我看著來電顯示,跟太太說我非接不可,走到餐廳外面聽。不出所料,電話那端轉達了王毅主任看法:

關於兩個公司最近談的這兩項合同,王老闆希望與賴老闆溝通。現在已是關鍵階段,希望共同努力。我方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關於第一個合同,我方已經突破國際慣例,慣例是保護投資,不保護投資人,現在已經放入投資人,還包括親屬、幹部,而且做到二十四小時通知。

這些達成的結果,雙方可以用共同發佈新聞稿的方式,等於是對雙方都有約束力的協議。

關於(個人對政府)的部分,兩公司都沒有法源,雙方已經找到了五種仲裁等方式,最後一種,我公司可以通過最高法院做出解釋,這是最有權威性的方式了。這合同,我們這邊,與美國、香港還有其他地區,有的都談好了,都沒有這些內容。我們的專業部門說,別的經濟體都沒有像你們這樣要求的。

我公司老闆親自出面直接與專業部門溝通,強調兩家公司的特殊性以及需要。坦率說,已經讓到沒餘地可以讓了。

臺商方面,我們也用委婉的方式聽取了意見,他們可以接受。臺商講了時間點,如果可以在時間點內處理,是最好的結果。

你們過去關切的問題,我們很坦誠,盡了努力,這個合同是加分的,對兩邊都是好事,不簽臺商反而反彈。

簽,利大於弊,希望轉達賴老闆,請她發揮作用,最後關頭,相互靠攏,相互釋放善意。

當晚我就向賴幸媛主委報告。

邊報告,我邊想,我沒看走眼,賴幸媛與王毅都是在重要關頭敢擔起責任、親自出手、魄力行事的人。想到《投資保障協議》最辛苦也是糾纏最久的部分,突破僵局了,有點激動。

報告時我眼眶有點濕。因為肚子好餓,我飯才吃了兩口,餓得想掉眼淚。我突然想起,忘了在電話裡面跟對方約定。我一直希望國臺辦與陸委會兩個機關能建立默契,重大的宣示,或是要出難題給對方,最好在中午十二點前宣布。若晚些宣布,接招的一方確認求證、危機處理、協調其他部會、擬對策、往上報告、定調、回應記者……一路忙起來,又是夜晚了。陸委會與國臺辦應該具體正視雙方員工都需要吃飯這個客觀存在的事實,兩岸關係才能深化發展,讓亞太區域和平在紛亂的全球局勢中,成為人類世界珍貴的典範。

賴幸媛與王毅的高度,在乎達成史無前例的,把大陸的公、檢、司、法、商都納入規範的《投保協議》;我的高度,只是擔心肚子。

陸委會與國臺辦的直接管道逐漸成熟,陸委會同仁也因應這個新事務,建立通報程序。直通管道讓兩個機關形成良性互動,建立合作解決問題的基礎,在往後幾項兩岸協議的協商過程裡,有臨門一腳的作用,迅速地讓賴幸媛與王毅能達成共識、定案。

兩機關的直接管道也促成了賴幸媛與鄭立中的祕密碰面,在沒有海基會人員在場的情形下,共有兩次。即便兩個機關間對彼此的存疑仍然很深,隨著陸委會、國臺辦的互信增加,我們觀察到鄭立中與賴幸媛的互動,第二次就比第一次坦率而直接……

(系列完)

#陸委會 #賴幸媛 #國臺辦 #電話 #王毅